喷气背包成功飞行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小事儿

喷气背包成功飞行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小事儿

只能飞行不到 1 分钟,只能从一点快速飞行到另一点,只能由专业飞行员使用。

「在一个满是飞行器的大会上,我们为什么要请这样的 GoFast 来?」在极客公园团队的内部沟通会上,我不解的望着周围的每个人。

直到 7 月 11 日奇点·创新者峰会的现场,当我站在草坪上真真正正看到 Nick 腾空、转身、画出弧线、绕过头顶,喷气的轰鸣声充斥了耳朵,我才真真切切明白了这件事。

99% 的纯度

几个月前极客公园邀请 GoFast 来中国时,发出的邮件很快得到了回复。GoFast 的创始人 Troy 也很兴奋——要不我们去长城飞吧,多有纪念意义!

在定下合约的最初,我们和 Troy 以为一切和以往的飞行表演没有什么不同。Troy 带好设备和燃料、抵达中国、顺利飞行,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他提供第一次来中国飞行的机会。

准备中 Troy 发现燃料的供货商出了问题,希望我们能从中国准备过氧化氢和氮气。可没有一个人是化学背景的我们,要到哪儿去找纯度高达 99%的过氧化氢和氮气?

Snip20150712_1.png部分GoFast 需要的燃料纯度表

记忆里学化学的高中同学、通讯录里存过的化学老师电话、有可能和化学沾上边儿的朋友被我们问了个遍,最终找到两家能提供足够纯度燃料的化学品公司。

连杂质类型都要严格控制的过氧化氢,需要特殊材料的容器才能存放运输,在中国根本没有适合的小型分装容器。于是我们从美国运来四个燃料桶,从位于上海的化学品公司装好过氧化氢,再运到北京。而对于小罐子里保持 20MPa 的压强的氮气来说,罐子、管子、仪表等一切都需要计算。

照了无数张照片、写了无数封说明邮件给 Troy,榨干仅有的化学知识计算了无数参数,我们终于得到了可以用使用的燃料。

21 秒的飞行

飞行方案一直在变。

从在湖上飞、在建筑里飞、到在机场飞,为了能够成功飞行,每一天方案都在改变。每次改变都要 Troy 确认,这个环境可以么?这样飞行可以么?

原本以为每次飞行表演都差不多,从没想到从燃料到方案都有这么多困难。厌倦了这一切的 Troy 说,要不然,我们就不飞了吧?

不飞了吧?折腾了几个月的我们也疲倦了。对于 Troy 来说只是改变场地,我们要做的是报备、运输、路线等无数细节的变更。可是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最后、最后的最后,真的不飞了么?

7 月 9 日从机场接到 Troy 立刻带着他的团队去试飞,在路上和他解释地点的变更希望他能理解。这天下午,收到试飞成功视频的我们在雁栖湖边大叫了起来,比第一次看见这个背包时还要兴奋。

TIME0720_meitu_2.jpg

GoFast 终于能在酒店飞了。然而拿到飞行许可后的我们还在解决种种问题,现场连线还是观众围观?在空地还是在湖边?从平台还是从地面?绕酒店还是绕人群?

7 月 10 日的夜晚最终的飞行方案得以确定,才有了 7 月 11 日中午的成功飞行。回放手机中录下的视频时才发现,Nick 从头顶上方的空中飞过时,我竟克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原来最初不理解的事情,竟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丹佛工厂 20 年

今年 6 月,我们的同事恒星曾到 GoFast 位于丹佛的工厂。说是工厂,其实就是 20 多个人在像车库一样的地下室里,花费了 20 年时间,近乎用手工复刻了人类的飞行愿望。

IMG_0102_meitu_1.jpg

GoFast 的工厂里贴满了各种科幻电影的海报,《钢铁侠》也是其中之一。在这样的工厂里和 Troy 聊天,你能感受到他对飞行非常、非常强烈的渴望——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飞。

飞行喷气背包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