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Uber之后,班车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滴滴Uber之后,班车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这里是北京。

一个拥有 2000 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每一天,人流和车流像潮汐一样涌动。清晨,人们从天通苑,回龙观,清河等城郊的四面八方向城市中心集中,夜晚,又从中心商业区留向周围的万家灯火之中。

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潮汐运动由无数的运力承载着,地铁,公交车,的士,专车,拼车……他们像一个城市的毛细血管,疏通着整个城市的血液,让这座城市得以生生不息。

和北京类似但不相同的还有杭州,上海,深圳等城市。

二十三岁的小茹工作刚满一年,为节省开支,本在北四环新浪工作的她把家安在了昌平附近,每天转两路公交,在拥挤的车厢内耗上一天八分之一的时间。而最近,她发现了停在公司附近的「另类巴士」。

这类巴士乍一看有点像企业的定制班车,准点到达,车内承载一定人数后就立即发车,线路也是固定的。

和企业的定制班车不同的是,他们的乘客并不局限于一家企业,而是在手机上下订单的网民,搭乘的服务也不是免费的,通常和地铁出行的价格不相上下。

从这些班车车身上的 Logo 你或许可以看到他们的来历:考拉班车接我云班车哈罗同行……

新市场与新玩家

对于嘟嘟巴士的创始人刘逸洵来说,创办一家提供班车服务的公司并非跟风,而是和自己的经历密切关联。

在「生意气氛很重」的广州念大学的时候,刘逸洵就开始尝试租班车,为学生在各个校区的往返提供运力。从大学城到珠海校区,从珠海校区再到深圳大学,切入学生在学校间穿梭交通不方便的需求,几个大学生的创业项目竟然也做得风生水起。

「那时候也没有互联网的概念,用的是诺基亚手机,只有 QQ 群,我们靠发短信的方式和大家联系,上车的时候再向乘客收钱。」

毕业后,刘逸洵相继在阿里巴巴和腾讯工作了一段时间,再次创业的他把目光瞄向了上下班人群。

不同于大学时期,如今,手机已经从简单的功能机变为可以提供各种生活化服务的智能机,人们在通信方面的使用习惯也过渡到了微信和各类 App,只要在手机上,就可以完成预订座位,订单支付的全过程。

嘟嘟.jpg

「深圳有 900 万的出行人员,这是一个大市场。」在电话采访中,刘逸洵对这个增量市场怀有很大的信心。

在深圳,同样看到这个市场前景的,还有嗒嗒巴士,小猪巴士等。

和滴滴快的在很短的时间辐射到全国的场景不同的是,班车类的服务目前大多是呈区域化的形式扩散。

车来了是一家成立于 2013 年的杭州公司,也是国内较早做实时公交应用的公司。据车来了的大巴项目负责人马程杰介绍,之所以从杭州开始做实时公交的数据积累,是因为杭州是唯一一个把数据开放给第三方的城市。

在做实时公交的时候,车来了发现用户不仅仅希望提供实时的公交线路,还希望提供公交车拥挤的数据,这个数据在技术上很难实现,车来了团队准备自己做。

专车市场的火爆给车来了提供一个思路,于是,他们想利用实时公交积累的数据来提供班车服务。

大象脚边的舞蹈

来自四面八方的创业者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如果滴滴快的做了,你怎么办?

刚刚完成15亿美金新一轮融资的滴滴快的在过去一年正在跑马圈地,在整合了专车,快车,顺风车等服务之后,它想变成用户手机里唯一的出行应用。

在和其主要的竞争对手 Uber 展开竞争,低端专车的价格与拼车的价格不相上下之时,拼车市场也收到了波及。

尽管这样,在从业者看来,这个市场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车来了的马程杰如此看待用车市场的竞争,在滴滴快的的大部分精力在于和 Uber 竞争,专车市场上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目前还没有时间和精力放在班车的出行上。嘟嘟巴士的刘逸洵也认为,巨头自己做的可能性很小。

「和一对一的拼车不同,班车拼车更加更加强调线下的用户体验。」

这一点也许是班车拼车与众不同的地方。

在和北京几乎统一纬度的旧金山,也在今年年初掀起了班车拼车的潮流,据 The Verge 报道,目前已经有 LeapLoupChariot 三家创业公司为上下班的工作人员提供班车服务,据资料显示,Leap 会在公交车上为乘客提供免费的 WiFi ,USB 接口,有饮料和零食的吧台,以及木制的桌子。

屏幕快照 2015-06-29 下午5.35.09.png

(图片来自 The Verge)

尽管旧金山的准地铁系统 MUNI 已经可以提供较为便宜的出行服务,但是在 Leap 的创始人 Kyle Kirchhoff 的预想中,拼车的班车更像是一个大学或者是科技公司的训练学校,在车上,一杯分享的咖啡就会成为社交的润滑剂,『大家都住在彼此的周围,去同一个地区上班。』

护城河与壁垒

除了便捷的办公环境,方便的生活服务之外,围绕班车的想象空间还有很大,包括企业的定制服务,周末游等。但在目前来看,提供良好的用车体验还不是那么容易。

在车和用户两端,首先要解决的是车从何来的问题,和 C2C 的小轿车拼车不同,大巴的资源目前大多掌握在车队手中。考拉班车的联合创始人柯实介绍,目前北京有 1000 多个供应商,有银建这样大的国企公司,也有小型的车队,而考拉班车目前的做法是租用车队的车辆,提供出行服务。

与考拉班车不同的是,车来了的大巴选择资源整合的方式,把推荐的路线发送给有出行任务的大巴,当和大巴的出行线路吻合时,就利用大巴的剩余运力,为有出行需求的上线班族提供服务。

马程杰介绍,「杭州的通勤公司下的班车有两种,一种是公司自己的,一种是班车挂靠在通勤公司下面的,我们直接跟通勤公司合作,把钱给到通勤公司。」

与供应商合作的大巴拼车公司是如何管控司机的服务质量呢?一个普遍的做法是给司机提供奖励,嘟嘟巴士的刘逸洵介绍,他们会给服务质量好的司机提供补贴。

即使解决了司机端的问题,线路也是行驶在路面上的大巴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在哪条线路上行驶更容易保证上座率,更容易避免拥堵,不会和公交车产生过多的冲突都需要兼顾。

在开辟新的线路上,车来了的大巴项目负责人马程杰介绍,由于车来了在早期做实时公交时积累了大量的公交线路数据,掌握了热门路线之后,更加容易把握新线路的需求。

车来了.jpg

嘟嘟巴士的刘逸洵则认为,除了这些公交数据之外,区域的办公人数,人们的出行需求等都是重要的维度。

嘟嘟巴士还提供了让用户开辟线路的选项,报名超过 30 人的线路就会被纳入新线路的筹备考虑当中。

当线路的规划确定之后,能否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对于一辆大巴车来说更为重要。单从北京的班车情况来看,还没能做到国外 Leap 所描绘的车内场景。

以 WiFi 为例,据考拉班车的柯实介绍,目前很多公司班车所提供的网络服务只能达到实时发送微信的速度,要搭建一个更好的网络环境还会面临成本的问题。

而这些很难解决的问题,不论巨细,都将成为新兴大巴公司的护城河与壁垒。

滴滴打车Uber专车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