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我们感受到技术的力量

在西安,我们感受到技术的力量

西安这个城市聚集了众多以理工科见长的院校,如西安交通大学、西安科技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大学等都坐落于此。这也为西安的创业环境带来了浓厚的技术氛围。从目前来看,由于缺少 BAT 这样的大公司,切地处经济相对没那么发达的西北内陆,西安的互联网创业环境还处于起步阶段,与杭州热火朝天的景象差距不小。

但在我们的观察和走访过程中,发现西安的创业者具有这样一些特质:富有极客精神,重视技术研发;为人处世低调,并不热衷曝光。

上周六极客公园在位于西安高新区的「创途在线」里办了「极客·燃计划」的西安站活动,现场早早就挤满了人。本文就是根据这场活动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

易到用车 CTO 汤鹏:用技术改变坐车这件事

P1270666_meitu_1.jpg

西安人作为十三朝古都对于马车、客栈和饭馆一定不陌生,因为这是共享经济的雏形。政府机构把当地建立的客栈、马车提供给其他一些有需要的人,这是我们最初的工业共享经济 1.0。

共享经济 2.0 的代表就是出租车。我们看到出租车公司买了很多车,时常在路上响应大家的需求。另外一个就是连锁酒店集团,比如如家,这都属于后工业时代的共享经济 2.0。这是由一些大的财务主体建立的共享经济模型。

现在又不一样了,到了共享经济的 3.0 时代,比如 Uber 或者易到用于解决大家在路上的用车需求。共享经济 3.0 不是说让你去拥有这些资源,而是共享,所以我们看到 Uber 也好,易到也好,你不需要拥有这辆车,但是你的出行依旧可以通过它们来进行——所以它连接了需求方和提供方,去共享而不是去拥有。随着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你的资源可以实时共享出去,有需求的人通过移动搜索发指令需求通过系统自然匹配,达到效率的最大化。

简单分享一下易到现在的数据:我们在全球有 105 个城市,75 个城市是国内的,30 个是国外的,我们在全国覆盖的车辆大概是 20 万辆。

我看到一篇文章写得挺好,它说专车项目是效率的旗帜,易到则是个性的旗帜。这一描述实际上慢慢在我们的产品里面已经体现出来了。如果你用其他的专车产品,他们都会给你指派最近的或者最先响应的司机。而易到不是,易到会把愿意接你的司机都列出来,你可以在上面进行比较,比如我喜欢 SUV 车型等等。实际距离和速度并不是用户真正的目的,因为用户有很多选择你揣测不出来,所以我们会把很多个性化选择交给用户。我们在接了一个订单以后,会主动让他通过 IM 的方式聊天沟通。

易到在提升用户黏性方面也做得很好。举个例子,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得知在特定的情境下对用户做跟进效果会更好,比如在周五下午的时候说今天晚上下大雨,可以温馨提醒用户今天大雨黄色雷电预警,不过有一辆专车已经停在你楼下了,现在只需拿出手机召唤他就即可。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基于用户的推荐模型,根据应用场景和需求进行推荐。这种方式能很好地让用户感受到我们的贴心。

容联云通讯产品总监汪坤:通讯连接的重新定义

P1270689_meitu_2.jpg

通讯服务这个行业实际大概有万亿级以上的巨量市场,在这个市场下传统的通讯服务商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一些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尤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我们做的就是通过通讯资源的整合优化,以云和互联网的方式分发给大家。我们已经拥有超过十万个个人开发者,超过一万家企业接入。

关于未来的服务网络趋势,我们认为会趋向于分布式的资源节点结构,每个人、每种资源都会成为一个节点,每个细分领域都有专注于此的专家,其实就是小而美的概念。个性化则是每个场景消费的需求都会非常的个性和定制,产品和服务一定要满足这种个性化消费需求。未来我们需要某种服务资源的时候,随时可以从云端去调取,这是未来的一种服务网络的趋势。

接下来我讲几个小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是怎样帮助产品实现更好的通讯连接。第一个故事,比如 Jack 和 Robin,Pony 开一个电话会议,传统的方法会通过电话邮件反复确认,结果到开会的时候,Robin 和 Pony 有没有上线。现在可以通过阿里钉钉进行批量通知下发,自动将 Robin 和 Pony 在会议时连接起来,钉钉这种高效的协作沟通方式实际是通过我们的产品来实现的。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 PP 租车的,我们假设李先生租了范小姐的车,范小姐不想暴露自己的号码(大家都知道范小姐是美女),范小姐就通过 PP 租车提供的功能,可以把自己的号码隐私在用户号码里面进行设置,就可以很好地进行沟通。PP 租车有 70% 的业务都是基于我们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来提供用户之间的交流。

还有就是大家越来越多的吃外卖,我们在吃外卖的时候送餐员在学校或者写字楼这种高密度场景下,如果能够一键实现批量云通知,这个效率的提升是几千倍甚至几万倍。这个场景其实也是基于我们的产品去实现的。

很多产品在涉及开发用户沟通模块时,往往会考虑是接入第三方通讯资源还是自己研发。前不久的一个例子就是阿里钉钉,它最开始做的时候,本来打算自己开发通讯模块,但发现要耗费很大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后来阿里钉钉找到我们,在两三天时间里接入了大多数场景的研发和测试,很快完成了产品上线。这不仅是对于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的极大节省,而且整个资源的利用效率也是非常高的,体现了精细化个性化的服务模式。

我们整合优化了一些通讯服务商的资源,将产品分发给用户。这是我们的服务模式,实际上也是一种新的机制。对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实际是零接入门槛,零上手费用,而且是快速接入、快速开发测试,简单讲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360 智能摄像机产品经理宁敢:走在期待「超预期」的路上

P1270711_meitu_3.jpg

这是我们的 360 智能摄像机。把摄像机放在家里,就能够看到家里的情况。比如,有同学跟我说我买了一个摄像机放在家里看娃的,每天上班的时候,我能随时随地在公司打开手机就能连上家里摄像机,摄像机正好对着孩子,这样的话我就能随时看到他们,同时我的摄像机还能跟他们语音聊天,沟通,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出来工作之余,还跟增加我和孩子的感情。

除了这点之外,我们的核心功能其实是防盗。你看家的时候家里门窗被打开了,或者桌子上放了一个钱包,你觉得一会儿我可能要出去一下,隔壁宿舍的人过来把这个钱包拿走了,这时候我把这个摄象头打开看一下钱包,如果钱包一旦被人拿走了,立马会报警发送一张图片,包括谁拿走我的钱包,以及我钱包消失的时间,这东西发送到你手机上。

我们还做了人脸识别,人脸注册功能,比如说我们检测自动给你发张照片,有个人在看这个是不是你家人,甚至我们还有一个想法在后期做,在家里看着摄像机,对着摄像机说一声爸爸,我摄像机能够语音识别,把爸爸存到摄像机里,我的摄像机说你的孩子在摄像机里显示,他想跟你说话,当然我们核心功能是看家,这个东西是超出用户预期的,可能用户觉得我买摄像机是防盗的,实际上我能给家人拍照片,把家人的活动场景,把家里每个情况都记录下来,我觉得这一点是满足用户基本看家需求以后,我们给他提供一种看家关爱家人的功能。

还有一个更加有意思的功能是通过 APP 里面看到直播,当然会有很多用户把他们家,或者他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公开出来,开放给大家,比如我刚刚看到的是一只猫屋,猫主人大概养了十几只猫,让大家一块儿帮他看猫。还有的用户用我们的产皮直播做手工,做饭,煎蛋啊拉丝萝卜啊。还有昨天还是前天从西安本地挖出来一位西安的魔术师,他一晚上大概直播了三个小时的魔术,最后吸引了四万的人同时来看。

雪肌科技 CEO 周思凡:如何为女性创造有爱的智能产品

P1270742_meitu_4.jpg

我们的产品事实上是一个叫做智能皮肤检测仪的设备,这个设备本身就是一个专业的医学用的设备,检查皮肤有专门的设备叫做皮肤镜,我们相当于把这样一个传统专业领域的专业设备把它智能化。

当然我在淘宝的时候做了一个实验,大概有几百万人我分析出来,如果我知道让用户能知道自己的一些真实状况可以帮助他去判断自己的身体情况和皮肤情况,可以帮助他更好的做决策,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一个切入点,这个方法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找到了方案,这是我们的一个技术原理,对于皮肤我们需要让用户知道他的真实情况,那是可以通过皮肤的光学原理来检测你皮肤的问题,对于表皮跟真皮来讲,他不同波长的光源可以渗透前面的肌肤组织,这样就可以通过医学的角度去分析你的皮肤状况到底有哪些问题,这个问题的程度如何。

所以在 2013 年底的时候就成立了雪肌科技,我的产品叫魔丽镜,魔丽镜主要的组成部分这是我们的硬件设备,大家回想一下看特别笨重的医疗用设备,再看这个,是一颗鸡蛋三分之二的大小,性能能达到专业设备的 80%,再加上手机上有 APP,主要的功能用这样的设备检测能发现肌肤的问题并且给你正确的建议,放大映象表皮跟真皮的颜色,时时的通过手机给你信息。

关于这个 80%,目前世界上最专业的检测皮肤的设备是德国的一家公司叫 CK,目前所有科研机构研究组包括美国运航局他要检测人类皮肤在太空上的变化情况,都是用他们家的设备,我们是和他们家设备有进行数据校对。此外还有我们自己线下采的样本数,所以得出的 80%。

蒲公英联合创始人雷升涛:把「无趣的」应用内测变有趣

P1270769_meitu_5.jpg

对于一个 iOS 应用来说,它有两种方式可以让你们内测用户上,第一种方式是你要等待它上 App Store,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是上 App Store 之前需要审核,审核周期非常长,时间成本太大。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如果不通过 App Store 的话,是需要把你的手机设置一套添加到 Apple 网站上的某一处,然后下载一个文件和你的程序打包,再交给用户去下载,这个过程人力成本非常大。

所以说对于需要快速迭代的应用的开发者来说,他们急切需要在自己的 app 正式上架之前,能让用户使用到我们的产品,而且整个过程必须是简单、快捷、高效的。于是就有了蒲公英 APP。

除了我刚才讲的高效分发之外,还有另外四个核心需求,比如说收集用户反馈,比如说减少剩余次数,加快进攻速度,另外就是版本更新,还有就是进行数据统计。对于高效分发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开发者上传他的文件到我们,我们对它进行数据处理之后生成一个二维码,内测用户扫描这个二维码就可以安装,我看有人在扫,扫完装了以后就装了。

另外一个需求就是用户反馈,我刚才说到在场的只要你用到 APP,最终都会成为我们服务的受益者,因为在内测阶段,比如说你用了一个 APP,你觉得这个 APP 有什么问题,我们蒲公英就帮助我们解决了沟通问题,你只需要一行代码来集成就可以了,集成之后如果你对我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就可以直接在上面操作。

我们最大的成果就是拉近了内测用户和开发者之间的距离,也降低了用户反馈的成本,所以以后如果你用于一个 APP,也许你可以摇一摇,他很有可能就接收到你了,你想增加什么新的功能,或者是对它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只需要说一下,没准在下次更新的时候,就会替你做好了。

我们还为开发者提供一个非常贴心的服务,我们就会帮助在程序闪退的时候保存它的备案信息,会还原备案信息,简单一点想,就是当它闪退了,我们告诉程序员是因为哪一行代码导致闪退的。另外一个就是版本更新,我们会提示用户一键更新,不需要任何多余操作。

我刚才说的这些功能本身就会提供很强大的数据统计,比如说这个错误会在哪些机型上经常发生,一天大概发生多少次,大概影响了多少人,这些数据都能够有效地帮助开发者解决他的程序面临的问题,让开发者不错过在分发阶段的每个细节。

讲了这么多,这个数据大家应该很关心,这就是我截止本段使用蒲公英 APP 的总数是 57 万,57 万是什么样的概念呢?去年 WTC 上听库克说苹果 App Store 应用总数是一百万,我们这 57 万的数据是同时包含了 iOS 和安卓应用,所以这个量是非常大的,我们有同时支持 ios 和安卓的客户端,有网站,有开放 API,还有 SDK。现在基本上市面上主流的产品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

文件大师 CEO 辛晓晨:让文件从凌乱到「零乱」

P1270794_meitu_6.jpg

我们做的 APP 叫文件大师。我们觉得一款文件管理 app 要能分享、发送,要把用户的文件从一个用户发到另外一个用户上去。

在新版 app 中我们希望把分类的内容聚在一起,然后把它和云端打通,文件管理听起来是一个蛮枯燥的事情,但是当你给用户做了分类之后,每一个分类背后都是可以承载一个很大的互联网的服务的,通过我们文件管理的入口,聚合互联网的服务,所以说我们在做聚合这个事情,把流量从云端往客户端上走,把流量从客户端到云端上去。

我们新版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体积,对于传统的流量思维,用户还是倾向于下载一些体积小的 APP,所以我们这个新版重新设计了一个非常先进的插件系统,就是说所有的功能和新的东西都是要通过插件安装的,这样我们就把程序的体积由之前的 13M 重新减小到了 3M 以下。

所以说大家在设计产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到你最终出来的产品体积,有的时候你要在体积、功能和体验上做一个取舍,产品越炫体积越大,体积大了 1M,潜在的下载量就要减少大概 50%。

我们发现在我们的目标用户中有两类需求用得很多,第一个就是分享,其实每一个用户都是有分享的欲望,比如说今天拍了张照片,你就很想秀,今天有一个好听的歌,你觉得打动了你,你就想把它秀到朋友圈里,让朋友们听。所以在我们的新版软件里你可以把它分享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去,不单是我们常见的社交媒体,还有更多其他的入口。第二个是收藏,比如说他今天听到一首歌觉得挺好的,这个歌除了在线听之外,可以把它下载过来,放在我的手机上,然后我要在合适的时间把它拿出来听,这样价值就出来了。这些需求在我们的新版里都做了强化。

至于未来文件大师一定要从一个桌面工具产品供应商向在线服务商做过渡,这个是肯定的,这是我们比较推崇的形式,我们会通过我们的产品给我们的用户提供云服务,比如云存储,比如云分享文件的服务,这些服务是我们下一个很大的目标,同时我们会利用目前安装的很大基数做一些分发。

易到用车云服务企业级服务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