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卖掉的二手手机到底去哪了

我们卖掉的二手手机到底去哪了

这是老王第一次来到 Apple Store,透明的玻璃房子跟他在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老王发奖金了,他准备给女朋友买一台 iPhone 6 Plus 作为生日礼物。但是老王的闲钱不够,他听办公室的同事说苹果专卖店现在支持以旧换新折价抵扣,于是他带着他用了半年的 5s 来到了三里屯。同事给他看的网页上说「苹果的旧换新服务终于落地中国」,「只限于在苹果零售店办理」。

8180c35fjw1epkg8wgp4rj20yi0pwn7z_副本.jpg

老王走进 Apple Store,蓝精灵热情地接待了他。得知老王是准备以旧换新购买新 iPhone 后,蓝精灵带着老王来到了二楼的天才吧。老王拿出手机,交给了天才。简单的查询校验检查之后,蓝精灵告诉老王他这台国行九新在保的 5s 可以抵扣 1500 元购买新 iPhone。

老王慌了,因为同事之前告诉他他的手机至少可以卖 2500,怎么苹果才肯抵 1500 呢?他低着头离开了 Apple Store,因为他的钱不够,即便加上 1500 也还是不够。老王叫了一辆车,开向了中关村。

老王的手机在中关村这样的地方是很受欢迎的,因为还「在保」。

「在保」的 iPhone 一律「官换」

目前所有的渠道里,回收过来的「在保」iPhone,几乎全部会被拿去官换。

mmexport1433473200966_副本.jpg

什么是「官换」?简单说就是在保修期内的故障 iPhone,苹果不修只换售后政策下换给用户的「新机」。经销商一般会说这种官换机「是全新的国行版本机器,在硬件外观上和全新机都没有差别;官换机的保修一般是 300 天左右,和新机一样享受全国联保的保修政策和服务」。

mmexport1433473197420_副本.jpg

「欣哲」是我的一个小伙伴,在家乡高中毕业后就作为学徒开始做二手手机的生意。「欣哲」通过他师傅的关系,认识了这座小城市苹果授权售后的「老湿」。「老湿」的叔叔承包了当地的苹果授权售后「百邦」,「老湿」就抓住机会承包了当地的官换业务。在欣哲和「老湿」经历了「一回生二回熟」的过程之后,他们开始搭伴儿操作官换业务。欣哲在电信市场有一个档口,负责机器的回收。「欣哲」告诉我,现在收机器,还是靠忽悠。我也曾亲眼看过他们收机的过程,十分有趣。

「你这是国行 iPhone 6,16G,全新的多少钱?五千多。二手的要打八折,就是四千。没有包装盒要扣四百,没有充电头数据线要扣三百,边缘背面都有明显的使用痕迹再扣三百。兄弟不要多说了,我吃点亏,三千块收了。」当然这样的机器最后一定会以这样的价格成交,因为整个市场上所有的店家都早已「串通」好了,没有人会出更高的价。

这些收回来的没问题的二手手机会被蓄意制造出故障,然后送到苹果官方售后或授权售后进行「保修」。像「欣哲」的档口这种三线小城市小买卖,官换业务需要等待官方的售后周期,也就是从送过去到拿到至少要等待 20 天左右。而有 Apple Retail Store 的一二线城市,官换的周期甚至可以实现「立等可取」,左手交出在保的二手机和「服务费」,右手就可以拿走全新的官换机。

mmexport1433473210512_副本.jpg

一台国行在保的 5s,换出来的新机能卖 2900,但是回收的时候经常还不到两千块钱。这样算上换机的成本一台常常能赚个六百八百的。所以,现在在市面上你如果想要买一台在保的二手 iPhone,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屏幕摔碎了的在保 iPhone,「欣哲」他们其实也可以拿去「官换」。苹果给授权经销商都有一定的名额,允许一定数量的损坏机走售后流程。当然这类机器不会是免费售后,机器实际相当于折价抵扣。但是苹果提供给经销商的这个抵扣机会,经销商需要付出的金钱远远少于回收时吓唬顾客扣掉的价钱。所以当他们面对一台进水不开机但在保的 iPhone 时,虽然嘴上说「这根本不值钱」,眼睛里却是放着光的。

mmexport1433482942552_副本.jpg

北京和上海的 Apple Store 数量比较多,授权售后「百邦」也比较多。因此这两个城市可以换出来的官换机器也就比较多,这样就伴随产生了辐射周边省市的功能。关于这一点,我请教了「欣哲」的师傅「长毛」。「长毛」是当地这个行业里「台前」最大的明星,每年靠手机业务净赚几百万。

mmexport1433475431078_副本.jpg

「两年前我们这里还没有苹果授权售后,现在很多地方也还没有苹果授权售后,他们那里就操作不了官换业务。最早我们回收来的机器都是直接转手卖的,一台也就加价两三百,就出去了。因为我收机器技巧比较好,所以常常价钱可以压得很低。那时候开始我店里每天就是人山人海,大家围在我周围等着我收便宜机器,然后他们赶紧加钱买走。那时候没有官换渠道,所以他们要买也就只好卖了。后来我做大了,每天五十台,有的时候上百台,就认识了上海南京苏州的朋友。之后收回来的机器我就不卖了,统一发到上海或者苏州的上游伙伴那里去,他们做官换的操作,然后换出来的机器再发回来给我卖。北京啊上海啊现在各自都能辐射周边的几个省。我这里现在经常会有上海发过来的成批的官换机,50 台 5c,100 台 5s,都有可能。我卖出去的价钱比行货全新的机器至少便宜八百一千,机器每次都是被秒杀。」

mmexport1433483009093_副本.jpg

当业务成了规模,有了固定模式,便开始有人在中间承接直接面向用户的官换业务。现在各地找人官换一台机器的价格在 150-300 元,周期一般需要 20 天。商家会提供苹果售后流程的操作单,十分官方,十分靠谱。中间苹果陆陆续续收紧了几次,一些不够强势的地区官换业务也陆陆续续停了几次。但是最后都还是恢复了正常,现在国行港行的官换的业务依然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水货和过保的 iPhone 能翻新就翻新

水货(非国行港行)iPhone 在大陆地区不享受任何保修政策。在保修期内如果出了故障,我们这儿的官方售后和授权售后都不会免费给你修或换。国行港行 iPhone 一过保修期,苹果售后也不管了,手机价值也会跌去一大截。

2015-06-05_120545_副本.jpg

这两种机器在二手回收的时候价格会比国行在保的机器低几百上千。但由于售后没有保障,再次出售的时候加价空间也不大。因此,商家基本都会选择将这些机器外观翻新然后作为「全新」机出售。我们在淘宝上看到的大量低价「全新」美版 5 和 5s 都是这样的机器。

珠三角地区可以制造出那些手机上绝大部分的零部件,甚至可以利用废板造出能开机的 iPhone 的主板。华强北在这个环节扮演了绝对核心的角色。全国做这个买卖的,不论是大佬还是小弟,都要去华强北「拜码头」。所有的元器件,基本上只有那里有。大家要去那里看货谈合作,之后才能顺利地在当地「操练起来」。因此,「欣哲」虽然身在小城市,但也已经掌握了 5 及前代 iPhone 的翻新技能,保留主板换掉中框总成和屏幕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工。这些配件几乎没有原装原厂的,全部都是寨厂出品,有些可以做到视觉零区别,有些则还是存在色差或品质差距。

2014-03-05 170038_副本.jpg

「欣哲」说,他们现在还做不了最新一代 iPhone 的翻新,因为配件和技术他们都还没掌握。但是之前几代的产品,翻新起来就十分容易,他甚至可以把 5 翻成 6 的样子。高仿的充电头数据线他们能拿到,包装盒还有塑封的工作他们都能完成,因此他们已经完全可以把一台水货 iPhone 5 翻新打包成为「原封全新」的状态了。更神奇的是,他们可以给水货 iPhone 换上粉色或黄金色的中框总成,在背面镭雕上「限量版」,能卖出比全新机器更高的价。如果你在华强北见过那样色彩缤纷的后壳,你一定也会觉得高价买了那些「限量版」机器的人挺「可怜」的。

「二手的水货和官换的新机也就差几百块,大部分顾客肯定会选官换机了。但是我们翻新打包之后当全新的水货卖,价格反而能高一点,因为全新还加整套配件。翻新的成本也不高,换个壳几十块钱就搞定了。有的时候要换屏幕,换国产组装的屏幕一般也就一两百块。水货本来就没有保修,iPhone 主板会出问题的也很少,卖出去以后基本就不用管了。真要是哪个部件坏了,换一下也很便宜。」

4E33844T2YB0_DSCF9362_副本.jpg

对于自己翻新不了的机器,「欣哲」一般会选择发给深圳的伙伴。还有的时候,深圳的伙伴会因为货不够卖而主动要求「欣哲」把机器发给他们做。「今年过年之前那段时间,深圳的伙伴就打过来说他们机器不够卖了,让我收到的机器全部拿给他们做,他们出高价。」深圳是做全国市场的,他们面对的需求量是恐怖的。所以深圳的商家会从全国各地的商家那里回收机器做统一「二次加工」,然后再分销到全国。这其中,电商的业务量占了相当的量。淘宝上销量靠前店铺,基本全部是深圳的。他们每一家每个月都要在线上卖出成千上万台机器,当然需要整合好产业链供应的关系。

对欣哲他们来说,有些机器是要慎重对待的,比如有 Touch ID 的机器,因为主板和 Touch ID 必须一一对应,换屏变得不太现实。而对于 4 和 4s 或者更老的机器,他们一般也就不会翻新了,因为机器已经便宜到了几百块钱,没空间了。

安卓手机渐渐「懒得翻新」

iPhone 市场占有率的一再攀升,使得买安卓机的人越来越少,市面上能见到的二手安卓机也就越来越少了。两年前,在三星靠大屏如日中天的时候,市面上的二手机有一半是三星。但是后来,S5 和 Note4 在市场上受挫,销量相对前代几乎腰斩。再加上诺基亚被收购,索尼几近退出中国市场,HTC 业务每况愈下,整个安卓机市场可以说是死气沉沉。新机销量不好,商家们「折腾」二手机的动力也就所剩无几。目前还在「折腾」着的基本也就剩下三星了。

psb (1)_副本.jpg

我们卖出去的二手三星手机,基本都会被翻新,因为翻新三星的成本很低。「万年不变大塑料」这句评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噩耗,对于做二手机的商家来说却是福音。中框和后盖全都是塑料,意味着生产「山寨版」和生产一个肥皂盒一样简单。同时,三星之前的产品组装工艺都比较简单,拆解组装都很方便。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三星这样的国际品牌,在我们这里水货保有量极大,人们对它的预期本来就没有「官方渠道」这个因素。

三星手机里唯一一个「特别贵」的部件是屏幕。在市场上回收机器的时候,所有商家都会在你的三星手机屏幕上找出「触屏花了」的点,然后告诉你三星的屏幕是一体的,触屏千万不能花,现在花了要扣八百。事实上从前也确实如此,由于屏幕的特殊结构导致各层无法分离,刮花了也不能单独换表面玻璃。但是后来华强北「发明」出了屏幕分离再贴合的机器,无尘的环境下用机器已经可以剥离开再压合上了。所以现在换一块三星手机屏幕的成本也比较低了。

8180c35fjw1elovt99fmij20nm0vkjxy_副本.jpg

常在华强北看到档口的小妹面前铺一堆光板电池,然后她们会飞速地贴上三星电池的贴纸,看上去和原装三星电池没有区别。也听业内的朋友说过华强北可以用高仿 IC 造出没有功能缺陷的「三星主板」。我还亲眼见过小城市电信市场的商家用风枪剥离 9300 的 OLED 屏幕。即使是一台被用得「惨不忍睹」的三星手机,在市场上转一圈就会变成「全新」的样子,它「崭新」的程度甚至会让你爱不释手。

「长毛」现在也依然在做三星等安卓机器的回收,他告诉我说,他已经不会自己卖回收过来的机器了。「长毛」找到了当地全盘操作三星手机翻新的负责人「老陈」,「长毛」在店里收到的三星机器会在每周一统一「转手」给「老陈」,「长毛」只赚取其中不是很丰厚的「辛苦费」。「他们是专门做三星翻新的,跟深圳关系很密切。我们以前自己收自己翻新然后自己卖,但是现在市场需求比较小了,自己做吃力不讨好。所以还不如直接打包给他们,他们渠道比我多,翻新完了分销出去很容易的。我一台 1500 收回来,卖给他 1800,他们翻新完了可能卖 2500,我虽然赚得少但是我没风险啊。」

psb_副本.jpg

相对来说,那些工艺复杂拆解麻烦的安卓机,在二手手机市场上就「真实」得多。比如 HTC 的 One 系列和索尼的 Z 系列,要么是金属一体化机身,要么是三防,根本拆不了或者拆完就装不回去了。所以那些机器被商家收到了手上,他们一般会选择直接加点钱转手卖掉,不会想着「折腾」成全新的再卖。我在这个问题上就「吃过亏」,年初在香港的先达广场想收一台二手 M8 或者 Z3,但是几家店看了七八台全都是磕磕碰碰坑坑洼洼,根本就没有「充新」成色的,最终只好持币铩羽而归。

从我朋友圈里二手手机商家发布的信息来看,似乎已经很少有人在卖这些牌子的二手手机了。大家都转型去了更「规范」的 iPhone 市场。但只是零售方面的商家渐渐开始懒得翻新懒得折腾这些机器而已,背后的产业链依然是「暗无天日」。我们试着站在华强北人民的立场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可以用很低的成本把这台机器变成全新的样子,我为什么不呢?」

至于国产安卓机,由于整体售价比较低,在二手机市场上的表现并不抢眼。六七百块的魅蓝和三四百块的红米变成二手的该卖多少钱呢?两百收过来三百卖出去显然对买家和卖家都是十分无聊的一件事。「欣哲」跟我说现在他也只偶尔做一做中高端又比较热门的国产机,比如华为 Mate7 和 P8,要么是小米 Note 或 MX4 Pro,因为两三千块钱的机器低价收回来再加价卖出去稍微有点赚头。

最后

mmexport1433474166665_副本.jpg

二手手机的灰色产业链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有些恶习已经深入骨髓无药可医了。但随着产品的迭代和品牌的兴衰,二手手机的产业链也在进行自我调整和迭代。如果说造一台新手机需要强大的产业链整合能力的话,翻新一台手机也是一样。

对消费者来说,事情是无奈的,因为谁也无法抗拒「利益最大化」的本性。庆幸的是,至少在 iPhone 上,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互联网创业团队开始做高品质的寄售平台。虽然这相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至少先造福一些对互联网敏感的人吧。

我们卖掉的二手手机都去哪了?从三四线城市开始,到区域性贸易中心城市,「搞不定的」最后会汇集到华强北。华强北统一「加工」,流到一二线枢纽城市,最后再分销到三四线小城市。每一个从业者在各自的环节都有着明确的定位,他们都知道,「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二手手机iPhone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