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路并进:「乐童」既要帮音乐人赚钱,又要做硬件众筹

两路并进:「乐童」既要帮音乐人赚钱,又要做硬件众筹

根据 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公布的数字音乐报告显示,2014 年全球音乐产业收入 150亿美元,其中数字音乐收入为 59 亿美元,占总收入的39%。虽然数字收入离总收入的一半还有些距离,但是越来越近了——2012年,实体收入占总收入的58%,2013年降到了51.4%,下降了11.7%。在数字音乐的不断冲击下,传统音乐的生存空间正变得越来越窄,不少音乐人也在这一浪潮下寻求着新的转型,而「乐童」所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实现这一转型和利益最大化。

数据图1.jpg

作为一个音乐众筹平台,「乐童」曾成功地帮助李志、万晓利、周云蓬等知名民谣艺人完成过线上项目众筹,其中,李志在「乐童」平台上对其现场演出专辑《勾三搭四》的发行众筹更是开启了一个「无实体回报」的众筹新模式。近期,「乐童」又将众筹的范围扩大大了新的领域,接连在平台上上线的「荒岛唱机」和「Solo+ 音箱」都获得了百万级的众筹金额。但是,仅凭线上众筹的方式似乎还不能满足更大的行业需求。在带来了更大的流量后,乐童面临的是音乐人进一步变现作品和消费者端产品开发的转型需求。

从音乐众筹到线上音乐人经济平台的转型

part 1.jpg

「我们连接的其实是两端。一端是音乐人,特别是独立音乐人。我们将他们整合起来,为他们提供从出版、制作到营销、版权方面的一站式服务,改变他们原有零散单兵作战的状况,提高他们的收入。另一端则是对接一些大的平台和渠道,他们需要一些好的内容,而我们已经整合了很多优质的音乐人资源。」 「乐童音乐」的联合创始人郭小寒告诉「极客公园」。

的确,靠音乐众筹起家的「乐童音乐」现在做的远不止众筹这一单一领域,在音乐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两位创始人更希望以音乐领域的众筹为入口来进行对传统音乐行业的互联网改造。

「我们立志做成一个音乐人线上的云经济平台,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音乐人实现自我运营,将传统唱片公司的运营方式互联网化,打破壁垒,让音乐人更大限度地实现自我价值,这样才能更好地促进他们创造,实现良性循环。」

对于音乐人,尤其是独立音乐人而言,目前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是来自于版权方面的授权收益。从当前市场的情况来看,各平台间的版权之争给音乐人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和尊重,但随着版权斗争的结束和最终寡头的出现,音乐人又将失去对自己原创音乐内容的议价能力。在此方面,「乐童」的解决方案是以商业整合的方式同各地平台进行版权合作,通过平台商业的博弈能力给音乐人带来更多的利益和价值。而针对艺人收入渠道单一的问题,「乐童」通过和各地音乐节和 Livehouse 的合作将众筹布局到了更为广阔的线下领域,同时又能根据实际的众筹效果来判断市场预期。

「乐童要做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为音乐人带去现实的收益,为他们解决一个一个的问题。我们立志做打通一个个的资源,通过和荔枝、虾米和乐视等平台的合作,我们将艺人和平台整合到一起,打造一个良性的、新的空间,也就是所谓的生态,并将优质的内容在生态中进行整合。」

从音乐人众筹到硬件众筹的探索

硬件众筹.jpg

从黑胶唱机到蓝牙音箱,再到前不久的「猫王收音机」和「Solo+ 音箱」,「乐童」通过一系列创纪录的众筹成交记录似乎找到了新的众筹切口。

「很多人认为硬件产品是冷冰冰的,而我们通过聚合平台上的精准音乐爱好者人群将更多的情怀赋予到了原本冷冰冰的硬件产品上,乐迷们都十分愿意为这种消费买单,而我们上线的这些硬件产品本身也是极具价值的。」

无论是复古的理想主义项目「荒岛唱机」,还是不久前刚刚大获成功的「大内密谈」情怀定制版「Solo+ 音箱」,「乐童」充分利用了自己作为平台的整合能力,将赋予了情怀的硬件产品通过跨界营销的方式推送给了最可能购买它们的乐迷受众,而消费者也更乐于为这些被赋予了「软」性文化意义的硬件产品而买单。

人才和观念的转型障碍

图2.jpg

郭小寒向「极客公园」透露,作为一个音乐领域的互联网公司,「乐童」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相关技术和产品人才的缺失。「懂音乐的人不懂技术,懂技术的人不懂音乐。我们目前在这种两全人才上还是比较缺的。」但这并不妨碍「乐童」的增长,据「极客公园」此前的报道,有超过 50% 的用户在「乐童」上购买过相关的音乐项目,「荒岛唱机」和「Solo+ 音箱」的众筹总金额更是突破了百万。

除此之外,对所服务音乐人观念的改变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郭小寒表示,作为行业层面的服务者,「乐童」的一些理念在很多时候其实是超出音乐人们的认知范围的,尽管是在帮助他们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但是观念的改变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独立音乐可能在制作的时候对注册、版权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清楚,可能我写了这些歌我就写了,找个轧片场就轧制出场了。独立音乐人缺乏对整个市场和规则的深入了解和运用。很多时候音乐人们都是单打独斗,这块是他们的一个盲区。有些平台会通过给一些钱和资源来置换音乐人的数字音乐版权,有时候一些大的公司可能会邀请你做一个单独的项目,开价 5-10 万,价格还不错,但是可能就要独家代理你 5-10 年,这是很不合理的。」

郭小寒表示,这种方式虽然可以在短期内代理相对不错的收益,但这些都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和正规的商业模式,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利益分成,虽然很多都是以互联网的方式。这时候一个相对独立的第三方平台的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过和「乐童」的合作,音乐人除了能够丰富自己收入的来源,还可以更加深入地了解行业到运作规则,不至于在大的平台面前无从应对。

「传统唱片公司的运作模式实际上已经消解得差不多了。所以,观念的改变很重要。好在凭借着多年的口碑和平台上的成功案例,大多数音乐人还是非常相信我们并愿意同我们开展合作的。」

乐童音乐众筹平台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