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我,我只是一个偶像派歌手」

「别管我,我只是一个偶像派歌手」

别误会,「李志」这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名字指的可不是你某位高中同学。在知道他的的大多数人眼里,他可能仅仅是中国独立音乐界的「另类」音乐人;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是一位极具极客精神的颠覆者。

1.png

多数人对李志的了解源于互联网,也仅限于互联网。21 岁大学肄业,五年后首发专辑,十年后成为中国民谣界公认的「一哥」。单从历程上来看,很励志,但不够惊艳。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一个资质很平庸的音乐人。但就是这样一个「资质平庸」的音乐人凭借着「极客」般执拗的韧性正在改变着中国独立音乐与互联网的许多方面。

一个音乐人的 SNS 「去中心化」探索之路

提到李志,大家都习惯称呼他为「逼哥」,这源于他很长时间的网名「BB」。但更多的人知道他这个名字则是源于豆瓣「月亮小组」的一篇神帖《艺术人生——我们要和李逼的亲密接触》,俗称「逼哥日记」。

李志豆瓣.png

                                                   「逼哥日记」的撰写初衷

「月亮小组」是一个以揭露独立音乐圈不良乐手不良行径为宗旨的小组。但随着名气渐大,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也使得「月亮小组」充斥着各自谎言和谩骂。(现「月亮小组」已成为需要邀请才能加入的私密小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当时小有名气但不算太红的李志对此深恶痛绝。在他看来,过多虚假信息的存在误导了乐迷们的判断,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人们应当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哪怕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于是,一篇堪称豆瓣神话的「揭露与自我揭露」回忆录应运而生。在「逼哥日记」中,李志毫不避讳地描写着自己与行业内的种种「黑历史」,这一方面使得他成为无数乐迷眼中敢说敢做的性情中人,另一方面他也因为文中的大尺度内容而受到诸多指责。但在更大程度上,李志的这一超前「行为艺术」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他们本不了解的独立音乐人现状,并将其剥离了所谓的「中心化艺术家」外衣。

逼哥日记节选1.png                                          「逼哥日记」健康内容节选

而这仅仅是开始。随着作品逐渐地广为人知以及在豆瓣和其自身 blog 上积聚的大量人气,李志迅速在微博上找到了阵地。一如既往地赞誉与诋毁并存,李志不羁的言行并不是为了做所为的公知和意见领袖,他的想法很简单,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行业与行业里的人,而不是一味地去盲目崇拜。独立音乐人要保持自己独立的创作人格就必须「去中心化」,为此他接连同多位著名音乐人展开了隔空争论,即使被诋毁指责也毫不在意。在李志看来,意见有分歧才会有进步,相互观点的碰撞能够让音乐人们抛弃虚伪的外衣而更多地专注在作品和行业上;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这是开启歌迷「民智」的一种方式。正如有些人所言,「李志输出的不仅仅是音乐,而是一种价值观。」

李志微博.jpg

从专辑滞销到互联网独立音乐众筹第一人

尽管如今被外界称为独立音乐界「一哥」,独立音乐的市场认可度也日益提高,但李志却不止一次地表示这个市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几年前,李志各地巡演票房大卖,但随着互联网数字音乐的冲击,他的实体专辑销量一直不景气。而在那个年头,各大音乐平台和独立音乐人对版权的重视程度还远不如今天。于是入不敷出的李志一怒之下烧光了自己所有的实体专辑。似在跟自己较劲,也像是在对这个市场的叫板。

烧专辑.png

                                           李志焚烧滞销的专辑

不过李志显然不想一直这么下去。他意识到互联网发展对传统唱片业的冲击将会彻底颠覆数字音乐的出版与发行,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自寻出路。他找到了音乐众筹平台「乐童」,决定用众筹的方式来销售自己的现场演出专辑《勾三搭四》。没想到此计划刚一推出便引来了「众筹无实体回报是否合理」的质疑和讨论。但李志却表示,「过度消费歌迷的注意力和金钱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的。项目只是没有实体回报,对喜欢李志歌的人来说,能听到一张新专辑应该算是个不错的回报。」最终,李志的众筹试水也已 2673 人参与、募集 50,800 元的额度超额完成了原定 2500 人参与、共募 5 万元的目标。这一目标的达成也使得他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独立音乐众筹的第一人。

李志众筹.png

勤奋、执拗地追求自己所认为的正确,这大概就是李志这位音乐极客的成功之道。尽管一直被质疑,但他却总能证明自己。人们也许不会永远为艺术买单,但却会为认真和勤奋而站台。正如他在准备尝试以 O2O 的方式销售自己的音乐周边时所说:

我不笨不醜,我誠實認真,我勤奮堅強。誹謗和詆毀我的人是少數,更多的人在這麼些年裡看我的一言一行,然後信任我支持我幫助我。為了自己我要活下去,為了你們我要做一些實實在在的有滋有味的東西。它可能是音樂會,也可能是暖寶寶。

我看到在一系列思考和行動之後我的產品的質量在慢慢提高,我會繼續努力,我想會有一天人們不知道李志是誰,不在乎李志是誰,同時還喜歡李志做的T恤。

死磕版权,与音乐平台的斗争之路

xiami.png

2010 年 9 月,李志联合了一众独立音乐人在微博上公开抗议虾米网未经授权提供自己的音乐作品给用户进行收费下载,要求包括虾米在内的其他音乐平台立即下架他们的作品并道歉。

对于当时的音乐平台而言,这些人的行为显得有些不可理喻:即便是付费下载,平台也客观上为你们的小众音乐带来了宣传的空间,何乐而不为呢?对此,李志的律师很无奈,「这个行业完全没有规矩。收到律师函,对方最多把作品下线几天,就又借网友的名义上传上去,有时还改歌名。有些网站故意把公司地址隐藏在非常不显眼的位置,甚至登一个错误的地址,即使律师函发过去也收不到。」为此,他们甚至将控诉 QQ 音乐的律师函发到了马化腾的办公室。

尽管过程艰难,但结果还是喜人的。由于李志等人的努力,各地音乐平台也认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纷纷和众独立音乐人签订了合作授权合同,而李志也不计前嫌地选择了虾米作为他新专辑《1701》的首发。这是中国独立音乐史上前所未有的待遇,音乐版权收入的确立不仅是对音乐人个人待遇的提高,更是行业规范与健康发展的保障。尤其是对于相对小众的独立音乐圈而言,稳定的物质基础才能保证持续高质的作品输出。

但对于此,李志却有他自己的看法:

「各音乐平台拼资本的方式从长远看来是多输的局面,由于缺乏合乎逻辑的商业模式,它不可能一直持续。我个人的预测是,一到两年内版权战争会持续,接下来市场重新洗牌,剩下来的寡头握手言和互换版权资源,共同建立行业秩序。作为音乐人,或者音乐人团队,希望的只是版权得到尊重,音乐人能够依靠自己的。」

最后,用一句极具李志风格的歌词来结尾,「别管我,我只是一个偶像派歌手。」

极客人物音乐极客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