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翻倍后,这些创始人和早期投资人还会聊什么

估值翻倍后,这些创始人和早期投资人还会聊什么

「 除了公司内部的会议以外,我觉得一切需要麦克风的会议都挺傻逼的。」尽管这么说,陌陌的创始人唐岩还是出席了由经纬、真格、K2VC 联合举办的 Chuang 大会,在和投资人张颖简单直接的沟通中,唐岩也没有避讳创业,财富,上市这些众人关注的话题。

这场上千人的大会聚集了三家创投机构所投资的上百家企业,有的创业者专程从美国飞回来,唐岩,傅盛,王珂这些创业「明星」都成为创业者们关注的焦点。

除了寻求彼此间合作的可能,创业者们似乎希望从他们的对话中找到一些答案。

「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go together.」

类似的话一经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说出,仿佛触动了创业者的神经,迅速在朋友圈刷了屏。

不仅仅有「鸡汤」,在估值翻倍后,这些创业者对自己和公司也分享了新的看法。

陌陌唐岩:做一个开放的社交网络很难

张颖:聊一下你的新版本 6.0,你对陌陌长远的期待。

唐岩:像 FaceBook、微信这都是很伟大的社交平台,他们更多的是把既有的社交关系搬到线上,使他们的分享沟通更加频繁或者更加便利,这些是非常伟大的。

但是陌陌想做的时候略微有一点不一样,我们觉得人一生中要有很多社交关系,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应该是有一部分的社交关系来自于网络。

想构建一个开放式的社交网络特别难,色情的骚扰、诈骗,所有的开放带来的弊端全部要承受,陌陌要想办法把这些东西屏蔽掉。

中国今天有 14 亿人口,要保证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其实是非常不好做的。要做精准匹配的话可能涉及到用户建模,或者涉及到各个阶层中间能不能交朋友,宽容度的把握等问题

唐岩.jpg

这个度到底是什么。往上往下兼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研究明白)这些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努力在做,包括像6.0的改版,实际上都是朝着这个大方向去努力的。但是之前很多人认为,你们不就是男女之事,我觉得这是比较大的误解。

但是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这个肯定跟产品的设计容易往这个方向有关系。点对点社交当然更希望认识异性,他们产生线下交往的可能性,可能比原来的QQ更加的便利。这时候不需要验证可以直接说话,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骚扰,他又是看着人的照片来产生社交关系的,他有可能是更多的是荷尔蒙冲动跟产品有关系。

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争论)这个没有意义,目前更多地只能通过先把自己做好,添加更多的纬度,去改善这些社交生态。

蜜芽宝贝刘楠:快是顺势而为,未来的趋势是产业化

在我们创业的前三年,有一波非常明显的信息流的国际化,一帮 80后当了爸爸妈妈以后,他们的视野是国际化的,他们想找一个好奶瓶和玩具的时候,他们不满足导购告诉自己,他们自己在谷歌和亚马逊会上找信息。

当信息已经国际化的情况下,我们很顺风顺水的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贸易流匹配起来。我们用贸易流匹配起来,大家可以方便的在国内进行购买。所以我觉得这是本质的内核的原因。

把贸易流匹配了之后,有一段时间蜜芽很得罪人,我们把中国区总代理的事干了,人家肯定不高兴,工作没有了。我估计京东当年杀省代、市级代理商的时候可能也面临这样的压力,我们直接杀的是中国区总代理和亚太区总代理。

刘楠_meitu_1.jpg

我也要给他们洗脑,所以我在很多行业的会上跟他们说,虽然你做不了总代理,现在赶紧想一想产业升级,可能五年之后母婴行业,第一波信息流全球化,第二波贸易流全球化,第三波肯定是产业流全球化。

徐小平:产业流的国际化对蜜芽意味着什么,以及蜜芽能做什么呢?

刘楠:蜜芽现在是进口母婴特卖,我觉得有一天如果我们把进口两个字去掉,我们就叫高品质母婴特卖,或者在蜜芽上卖的商品80%都是来自于国产品牌。

傅盛:抬头看路比执行力更重要

张颖:尽量分享一下你的故事

傅盛:回过头来,这两年给我最大的感触,首先是,创业一定要瞄准未来,瞄准一个可能会发展起来的,看上去也许有各种各样不成熟的市场。不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用成熟的方法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

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执行力很强。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太依赖执行力是创业容易犯的错误,我很强,我很努力,我不睡觉,我能吃任何苦,这些东西不如对未来的预测重要,创业者既要埋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而且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去看路,这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变,这也是我们整个人生教育和大学教育没有教过的东西,就是怎么多思考未来会怎样。然后你怎么在未来里面找到机会。

傅盛.jpg

然后就是一定要在一个能够有机会变成第一的市场去拼搏,当时合并金山还有一个让我心里很有压力。因为它有历史,我得背着历史包袱,金山是千年老二,没有在哪一个行业做成第一的。后来我一直想第一原则,我有没有机会在区域做到第一,所以我排过来一看PC不可能了,360和QQ都打不动,中国的移动安全,你让我做一个不熟悉的领域,我当时没有底气,想了半天就是国际化。

如果说经验,就是找到一个你能够有机会拿到第一的市场,而且全力以赴,并且不要有任何犹豫。当时我们投资国际市场的,PC收入占了98%,PC的月活跃非常高。当时我们把PC能够抽出来的骨干,把国内所有做产品的都停掉,把这些人投到国外市场,当时投了大概接近100人。

我去美国公司,发现美国公司的执行力跟中国公司比起来都很弱。当日本公司进入半导体领域的时候英特尔公司退出了,最后发明内存芯片的公司退出内存芯片是因为日本的竞争。但是他进入一个更好的领域就是CPU,所以我想美国公司从来不是靠执行力和运营取胜的,他是靠对战略的理解和前进方向的正确理解的。

后来我觉得人的成功,第一个是视野,然后才有目标,没有视野,目标就是井底之蛙的目标,你在这种目标格局下做出的东西一定不好。所以一个大视野,不停的努力和折腾,这才是真正成功的三要素。我总结完三要素,然后开始做国际化。

猎豹未来三到五年有可能是怎样的惊喜,我站在全球的角度才觉得中国公司太有机会了,我觉得过去做国际化先本地化再国际化,必须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打。你必须进入本地市场,你才能进这个国家或者像联想那样,把IBM很大风险的买下来。但是今天移动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机会,连国外一个人没有,就可以拿到几亿的用户。

所以我觉得这个机会对中国公司来讲真的太好了,因为时代也在变。你真的站到全球视野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思路极大的开阔,今天中国的O2O,今天中国的社交等很多模式已经走到全球的最前面了。以前拷贝到中国,现在把中国拷贝出去,这种机会是非常巨大的。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