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已死,但匿名社交未亡

Secret 已死,但匿名社交未亡

本文系产品观察家望月投稿(可以搜微信公号:望月的博客ID:wangyueblogging),投稿邮箱:observers@geekpark.net

 4 月 29 日,匿名社交应用 Secret CEO大卫·贝陶( David Byttow) 宣布关闭公司,将融资返还给投资者,因为『 Secret 未能展现我当初成立这家公司时所构想的愿景』,用时下的话来说,就是『违背了创业的初心』,这一决定无疑是值得尊重的。

 Secret 从在巴西、瑞典、以色列、墨西哥等 8 个国家 App Store下载榜名列第一,先后融资 3500 万美金,估值高达 1 亿美金的盛况到黯然关闭,前后只用了 9 个月。意料之中的是,各路唱衰匿名社交的文章见诸网络,纷纷认为匿名社交已死、匿名社交必死、匿名社交早就该死,有意思的是,半年前,诸如匿名社交是下一片红海、下一个风口的文章同样充斥着网络。

事实果真如此吗?

Secret 已死,但匿名社交未亡

Secret 并非匿名社交的全部,他既非最大,也非最早,只不过,因为突然的走红以及国内众多的跟进者,比较有知名度而已。事实上,创办于 2012年 的 Whisper 才算得上是匿名社交的鼻祖,目前 Whisper 已经进行过 C 轮约 6000 万美元融资,创立至今, 每月浏览量超过了六十亿, 平均用户每日访问 10 次。

Secret 和 Whisper 刚好是匿名社交的两种不同类型,前者属于熟人匿名社交,基于通信录好友等,你知道 TA 是你的好友,只是不知道TA 是谁。而 Whisper 则属于陌生人匿名社交,它以明信片的形式让你想陌生人袒露心里话,去年 8 月,Whisper 进入中国市场,开发中国本土化产品"耳语"。据最新的数据,Whisper 已经拥有超过一千万的月活跃用户,平均每小时启动 APP 次数超过百万。

活得不错的匿名社交应用远不止 Whisper 一家,去年在美国校园红包的匿名社交应用Yik Yak 就是其中一例。

640.png

Yik Yak 的主要功能是让用户匿名发布消息( Yak ),然后,这些匿名消息被顶上去或沉下来(类似于新闻聚合服务 Reddit ),其他用户可以发表评论。被顶上去的消息越多,他们赢得的点数(即 Yakarma )也越多。

和其他匿名社交有所不同的是,Yik Yak 加入了 LBS 功能,把用户的交流限制在 1.5 英里的半径范围之内。它的 Peek 功能允许用户查看美国任何大学校园里的 Yak 消息,但不能回复或者投票,为了呈现出近期的消息,Yak 消息只能存在 100 天,然后就会消失不见。

 Yik Yak 现在是美国校园里的大热门产品,超过1 500 所大学的学生都在使用这款应用,Yik Yak 也获得了红杉资本的 6200万 美元投资。

匿名社交有需求和市场

有朋友说看微信朋友圈有一种很挫败的感觉,因为大家活得都很好。其实,这只是实名社交产生的结果罢了,有人称之为正能量,但这显然不是人性和生活的全部。

如果说实名意味着责任与信任的话,那匿名就代表着自由与轻松。在实名的情况下,我们会和生活中一样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匿名则可以让我们释放隐藏的人格和生活压力,说一些实名状态下想说却不能说的话。严肃且实名的职场社交应用微人脉,也加入了匿名爆料的『内幕』功能,并且,还颇受欢迎。

2.jpeg

再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私密花园,有着不愿为人所知但又希望表达的各种想法,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很多烦心事,而这些负面情绪也需要一个安全隐秘的渠道来发泄。 Whisper 创始人海沃德把 Whisper 比作一个缓解孤独的分享经济的载体 (「Airbnb for loneliness」)和口袋里的心理医生,因为 Whisper 的用户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诉求——从阿富汗服役回来受到战后后遗症折磨美国大兵、被同事歧视的同性恋人群、压力过大患抑郁症的大学生,甚至有想不开的年轻人,Whisper 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众筹支持的平台。

道德风险和粘性缺失仍是顽疾

但是,目前的匿名社交模式,的确存在一些硬伤。

首当其冲的,是道德风险。无论是 Whisper、Secret,还是后起之秀的 Yik Yak ,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当初 Secret 的走红,就与一则谣言不无关系——一位自称是 Evernote 的员工在 Secret 上爆料称云笔记产品 Evernote 即将被收购,一天时间里 Secret 从社交版 73 位上升到 26 名。无独有偶,国内跟进者之一的无秘(后友秘),也曾爆出『张朝阳吸毒』的谣言,除此之外,各种负面消息,对投资人的抱怨、揭露公司创始人的不良品行以及各种或真或假的并购传闻充斥着S ecret 和它的模仿者。

和成长于科技创投圈的 Secret 相比,成长于校园的 Whisper 和 Yik Yak 境遇稍好些,但 Yik Yak 也因为性、暴力和谎言的内容被一些家长和老师所抵制, Whisper 算是做得比较好的,它在菲律宾雇佣了一个庞大的团队,用人工审核的方式屏蔽色情、暴力、有攻击性的条目,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3.png

对用户缺乏粘性是匿名社交的又一个硬伤。Secret 吸引我们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和爆料,但久了就麻木和厌倦了,Whisper 也是一样,吐槽之后,我们想要的是解决之道,但目前的匿名社交显然还不能完全满足。对于匿名社交应用本身来说,匿名用户让他们无法准确的获取用户的相关信息,在对用户进行类别分辨、精准满足用户需求和商业模式探索上也就更加困难。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转型后的陌陌就将兴趣和标签作为交友和社区划分导向,隐形地将相似属性的用户归类划分,Yik Yak 给匿名社交加上地理位置限制,也相当于进行了一定范围的细分。

匿名社交当然需要创新,但绝不会消亡,在匿名社交领域,或许不能诞生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社交帝国,但它会作为一种新常态存在,或许是在垂直领域,或许,是存在于许多社交应用之中,成为一种标配,正如团购之于购物应用一样。

secret社交匿名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