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S 李涛:快公司的秘密

APUS 李涛:快公司的秘密

编者注:本文根据极客公园「未来头条•快公司」活动中李涛的演讲和访谈整理而成。


APUS 是一个 Android 用户系统,「世界上最快最小的桌面」,只有 1M 多大小,即使是 256M 内存的低配手机也可以安装。APUS 为拉丁语,意为雨燕。它确实像雨燕一样飞袭了全球。

2014 年 7 月 2 日产品上线。

1 周后——100 万。

1 个月后——1000 万。

6 个月后——1 亿。

10 个月后也就是现在,APUS 全球用户量已超过 1.5 个亿。

「大概还会有一堆各种各样的数字」,李涛预计「在 2015 年底,Apus 用户量会突破 3 亿。」

2014 年 12 月底,APUS 获得了第二轮 1 亿美元的融资,并以高速的发展吸引了外界的目光。在极客公园《未来头条•快公司》活动,APUS 创始人&CEO 李涛向极客们分享了他的经验。

李涛1.jpg

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

「捕捉时代的大潮,顺势而为,站在潮流之巅将会让你的人生事半功倍。」听上去有点鸡汤?那让时间倒回 10 个月前,看看在李涛决定离开大公司创业做 APUS 的 2014 年 6 月,中国互联网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中国互联网在过去这十几年里面经历了三次大的改变——

第一次变化(1999–2006):更多的是海外互联网产品服务技术占据整个中国的市场。

第二次变化(2007–2014):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的崛起,BAT 几乎都是在这个时间段崛起的。

第三次变化(2014 年 5 月至今):8 亿市场过度饱和,巨头垄断整个市场,很多创新者已经走投无路。

中国物联网向何处去?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了一个大的分岔路口。创新者面临两条路,一条路是「深化改革」,就是向垂直领域去,向整个中国人民所有的生活渗透,所以出现了大量做 O2O 的企业。另一条路是「外向型经济」,在中国竞争激烈的红海市场之外,海外还有 20–25 亿没有被开发的、比中国落后 2–5 年这样的智能手机市场,这个市场上大概只有国内竞争激烈程度的 1%。

国内互联网巨头也不大可能会出海,因为没有出海的动力。他们 90% 以上的既得利益都在国内,出海意味着太多的未知挑战。一些公司高管也不愿意出海,因为出海意味着远离核心业务,涉及到非常多的个人的既得利益,所以你会发现在中国大公司出海有个特色,有决策权的和出海的完全是两类人。

这是一个巨大的空档。

另外一方面,李涛本人也在 2014 年 6 月做好了创业者各方面的能力储备。

此前李涛在某互联网公司担任副总裁(编者注:虽然不说但我们都知道是 360),负责它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和它的国际化战略,产品覆盖超过 10 亿用户,是投资人眼中是「明星创业者」。

「我为创业,准备了 15 年」,第一阶段,他完成了对销售和市场 PR 的管理。第二阶段,他完成管理能力的学习,怎么样从零去构建一个上千人规模的公司。这时候,有两个机会摆在李涛面前,两个同样体量的公司,一个去做 CEO,另外一个是做 VP。李涛选择了做 VP,因为可以学习实践对产品研发的管理。

2014 年,「我准备好了」。为了赶在正确的时间去做正确的事,这个明星创业者也付出了很多,他损失了几百万美元把自己从大公司赎出来,恢复自由身,按照金额算,付出的代价接近第一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的一半。

一个快公司的产品思想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学习能力非常强。」

在去年用户量突破 3000 万之前,APUS 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李涛说,「我在中国互联网泡了 15 年,跟无数的巨头打过交道,我深知我所做的这个产品未来意味着什么。」

很多创业者在成长过程中之所以要发声,是迫于投资人的压力。李涛很感谢他的五家投资人,给了他们「低调潜行」的机会。

「创业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当你的创新速度超越巨头的复制速度,你就是下一个独角兽。否则无论多么领先,迟早被拍在海里。」

除了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APUS 能发展得如此之快,李涛认为,是基于一个正确的产品观——以用户需求位中心,而不是以用户体验为中心。体验或许很重要,只是它没有刚需那么重要。

做产品的第一要务就是把握用户的刚需是什么,然后满足这个需求,并让用户在芸芸众生之中第一眼就能够看到这个产品的亮点。这时候如果产品能够满足用户的刚需,用户就几乎选择了。在这个基础之上不断优化和改善产品体验,给用户一些甜点,黏住留下用户。

传统的营销流程是:产品经理设计——研发做出来——市场部包装——推广出去。

但 APUS 在产品设计阶段,就由产品、技术、市场,甚至用户一起参与进来的,所有的工作流程并行。换句话说,今天看到 APUS 在传播一些用户点,很有可能它还没有做出来,这样可以快速地得到市场的反馈,然后再去优化。

李涛建议中国创业者,尝试用这样的方式做产品运营,「产品你做到 60 分就可以把它扔到市场上去,而不需要追求一百分,你的效率会极大地提升,你的产品迭代速度更快更精准,更符合用户的需要。」

最终获得多少用户、留住多少用户,是靠你自己的产品定位。李涛强调「用户一千万以下不做推广,花钱买来的用户最容易欺骗你,让你无法看到你的产品到底处在什么样的状况。如果市场表现不好,是产品做得不好,还是推广做得不好。推广很容易,就像鸦片一样,但无异于饮鸩止渴。」

李涛对 APUS 的定义是一个平台,拥有自己的生态,而不是一个工具的合集。如果 APUS 是一个工具或工具类合集,很容易就会被取代。各种功能上的竞争(如清理、加速)实际上是非常低层面的竞争,像过去的 3Q 大战一样。如果是一个体系,甚至有很多创新的东西,就不同了。具体到 APUS 的生态,自身团队只做最基础的与系统相关的服务,增值类服务都交给第三方来做,未来会帮助很多其他应用在 APUS 平台上成长起来。

你要永远站在最高点,避免意识形态、产品形态、技术迭代上的竞争,跟竞争对手打一场超限战,让你的产品可以取代他们,而他们无法取代你。」

海外的路怎么走

APUS 的用户在全球分布得比较平均,美国占 8.7%、南美 11.8%、东南亚 32%、欧洲 16%、中东 17%。

李涛介绍,想要让产品能走遍全球,就要选择共性的需求做一个产品,Android 系统的弱点是共性——「真的像 shi 一样烂」。李涛说他拜访过谷歌,和 Android 团队的人交流:「谷歌的战略核心是要做万物互联,要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连起来,成为宇宙中心,所以他们没有功夫去帮各位去满足更好的用户体验。」

APUS 非常直接地锁定到了这个最核心的点。

「语言从来不是问题,只要找人帮产品翻译就行了。最重要的是文化。做海外最重要的就是对文化的理解,语言仅仅是文化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只有到当地,才能够理解当地,李涛讲述了他的两则 Culture Shock。

李总喜欢穿土黄色裤子,配紫色上衣,他这样去巴西的时候,巴西人觉得都是很忧郁的颜色

当年中国宅男开始用 P2P 下载,传的是 (° ꈊ °)✧!  但在印度,绝大部分用户用下载软件,传播的是正正经经的传统印度歌舞。你能想象两个中国宅男用迅雷传黄梅戏的画面吗?

「一定要把产品形态设计成一个能够广泛地让用户参与进来的形态,而不是通过编辑。」那么多国家的编辑团队,创业团队是没法做的。目前 APUS 团队员工只有一百人,平均每一个员工要支持 100–150 万用户,平均每一个员工要支持 1000–1500 万美金的市值。

 APUS 的做法是更多的吸收 UGC 和网络聚集效应,而不是让编辑做推荐 list。如果是固定的应用推荐 list,很快就会被最有钱的团队买断。而「APUS 雷达」在给用户推荐应用候,会根据他的喜好和周围人的使用频度来推荐,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会看到不同的推荐内容,实际上是当地人在向你做推荐。

在印度看到的雷达推荐一定是印度人喜欢的,在巴西看到的雷达推荐一定是巴西人喜欢的。

APUS 还有个叫「心情故事」的壁纸功能,每个用户都可以把他看到最美的风景上传,写上一句心情故事,签上他的名字。APUS 不用向任何人支付版权费,同时又能够最大程度满足当地人选择壁纸的需求。

结果?你猜……

印度用户上传的全是自拍!

李涛产品运营海外市场APUS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