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无人机,他们都想错了!

关于无人机,他们都想错了!

无创新,则无进化

万物皆为千篇一律

在雷同的世界里,改变,迫在眉睫。

这是 4 月 8 日大疆创新(DJI)的新产品——大疆精灵 Phantom 3 全球发布会上宣传视频里反复出现的一组文字。大疆第一次在国内通过优酷进行了直播,据说这次收看发布会直播的人数达到 15 万——这在前几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过去一年里,无人机在中国真的火了。

如果仔细品味,在这些文字中,你可以感受到这家很少对外表达自己的公司,似乎想要对突然火爆异常的无人机领域,表述自己不同的观点。

2014 年 8 月,当极客公园在业界第一篇关于大疆创新的深度报道《极客与硬球》引爆科技圈的时候,无人机在国内其实还只是极客们追捧的对象。半年之后,无人机市场已经开始让人联想起 2010 年这个智能手机大爆发的前夜:那时候 iPhone4 的发布确立了行业标杆,三星、HTC 开始坚决押宝安卓,当然更多的还是来自华强北基于联发科解决方案的山寨智能机——重新定义智能手机的苹果让人眼红,人们看到一个无比庞大的市场即将爆发,各路诸侯摩拳擦掌都想分一杯羹。

中国无人机行业也是如此,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内迅速从蓝海变成红海,大疆之外国内无人机有积累的企业如极飞、零度等公司迅速被资本追捧,而一些新的玩家们也迅速出现,并且关于小米、腾讯等巨头投资布局无人机的消息亦层出不穷。

今天,一方面作为领头羊的大疆公司估值据说已经超越 100 亿美元;另一方面,大疆在市场上也必然要告别原来「清净的局面」,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汪滔,一直没有对外透露过自己的声音。

汪滔其实是个典型的极客,他不是善于对外泼洒观点的企业家,也不是那种能用惊人之语引爆流行的语言大师。在 2015 年年初大疆公司年会上,他自己制造了一个非常拗口的「成语」作为给公司的方向指引——「激极尽志,求真品诚」。这八个一般人要琢磨半天的字,意思大概是说大疆应该要继续充满激情的去追求极致和实现自己的志向,不要被外部虚像干扰和诱惑,而应该真诚和踏实的去做好事业。

那么,一个日益热闹的行业与市场为什么那么让汪滔抗拒而不是兴奋?这些问题在极客公园时隔近一年后与他的专访中,正在逐渐越来越变得清晰。因为他认为对于无人机,很多人都想错了。

低价撑不起无人机的未来

如果我们真正分析下这个行业,会发现无人机和前文描述的 5 年前的智能手机行业其实很不相同——2010 年当 iPhone4 发布的时候,手机行业已经在诺基亚、摩托罗拉、苹果、富士康等巨头的推动下有相当多的技术储备,只是没有企业勇于像苹果重新构造一个智能机的体系与生态。iPhone 本质上是很多已有技术的集大成者,也是以用户体验为焦点的新产品思维的先锋,而在这之后几年受到启发的智能手机厂商做的事情主要是两件,一是如何把成熟的技术变成更好的用户体验;二是如何让好用的产品更便宜。

但相比而言,无人机的技术积累却还远未到半山腰,因为如果要把这个行业推向更大的应用场景,很多技术的难关还没有攻破。大疆创始人汪滔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曾说:「我们写了十年的飞控代码,现有技术条件下极个别情况还会出现 GPS 信号丢失之后无人机漂移的状况。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把体验做好,但是还是有很多风险是现在技术无法完美解决的。」

汪滔说到的问题,需要无人机上更复杂的传感器体系和技术才能解决,那么这时候把无人机强行推向广众市场必然会面临一系列问题:首先是今天的技术条件带来的体验和应用场景下,是不是人人都需要一台无人机?人们拿无人机又能来做什么?

1.JPG

实际上,目前无人机的主要使用人群还是在影视从业人群和发烧友,这其实是一个相对小众的专业市场。特别是全球各国政府都开始出台日趋严格的无人飞行器管控政策的背景下,再加上无人机本身一定的上手门槛和技术风险,让人很难想象一群零基础的小白用户拿着无人机到处乱飞,并且四处坠机的场景对这个行业会是正向的促进。

如果把目前主流无人机的核心技术拆解开来,主要是飞控、云台、图像传输和相机四个部分,其中飞控的本质和机器人技术相通,追求的是智能化的飞行,所需要的技术研发能力远远不是简单的遥控玩具级别。事实上,如果只是追求造一个「会飞的照相机」,淘宝上早就有 800 多元的产品,在香港甚至只花 200 港币就能买到。

比起大疆持续十年的技术积累,800 人的研发团队,新入场者在技术上很难有大的突破,于是让无人机「更便宜」、「更易操控」、「到手即飞」等角度成了核心的方向和公司卖点。而借鉴「小米模式」作出高性价比的无人机,「让人人都享受无人机的乐趣」一度成了很火爆的路径。

不过,汪滔觉得他们把无人机想错了。

互联网思维的极限

尽管大疆过去三年取得了 80 倍的成长,但在汪滔看来,无人机行业高速增长的红利正在消失。「我觉得未来增速会没有以前那么快,因为现有技术条件下最容易的市场已经被开发掉了。无人机是技术驱动而非营销驱动的产品。有时候关键的新的技术是跳跃性的,需要我们开发三年甚至五年,比如我们的环境感知技术、图像传输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每一个东西都研发了三五年的时间,这些技术整合到一起才能让产品体验真正迈上一个新台阶。」

汪滔做出这样的判断或许是源自他长期身处深圳,对于过去中国科技产品小家电化教训的警惕。「很多硬件企业还是走不出低毛利,性价比的路线,而且现在很多互联网硬件的玩法和十年前在家电行业中出现的玩法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套了一层互联网的皮。」汪滔说。

在汪滔眼中,当年珠三角小家电行业最大的教训就是在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前提下,普遍采取了依靠低价、低毛利的手段进行红海血拼,看似获得了份额,却让企业长期处在产业链下游无法翻身。而今天流行的互联网模式下硬件不赚钱,以指数级增长的用户量转换价值的模式,对于无人机这个从技术现状到应用场景都还无法支持海量用户的行业,其实也是无效的。

虽然身处科技行业创新的焦点,但汪滔却对互联网圈的很多流行的思维不以为然。他认为过去几十年的整个中国商业界,聪明的人太多,谈商术的太多,但有技术信仰的却是凤毛麟角。

在私下的交流中,汪滔表达了 85 后新生代创业团队与前辈们的不同,在他看来这种专注产品技术,不忽悠不功利的技术公司在气质上明显区别于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一代企业家。不管市场估值如何、份额怎样,他觉得这样的公司才是自己更认可的。

汪滔这样的思维模式在极客公园接触的很多 80 年代后的新生代创新者身上的确有不少共鸣。或许从成长所经历的社会大环境出发是一个有趣的观察视角。

五六十年代的那一代企业家在少年求学和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整个社会还在经历物质的相对短缺,生存的压力让竞争意识被写入这代人思维的深处,在商场厮杀,拼到剩者为王是那一代人理所应当的价值观,因此进入一个红海市场,用低价和低毛利拖垮竞争对手也成为商业竞争中惯用的杀手锏。正是靠着残酷竞争磨练出的执行力和忍耐力,这一代企业家在很多行业创造了不少拥有垄断地位的企业。

作为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一代,汪滔极度不希望复制父辈走过的路,比起占领多少市场份额,汪滔似乎更在意的是能不能靠技术赢得尊重,他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以前中国有很多市值很大的公司,但却鲜有在国际上让人真正佩服的产品。

所以他在追求高利润时显得非常理直气壮,因为只有公司的高利润做支撑才能雇得起最多最好的工程师,这样在技术上和产品上才可能不断攀登制高点,才能让一个本该对人类社会有深刻影响的技术,不被商业带来的「早熟」矮化成玩物和忽悠资本的工具。

「我不希望身处一个单一价值观的世界,我们追求原创,七分产品、三分商术,而不是反过来。希望中国能有好产品打动全世界,过去中国从来没有一个拿的出去的产品让人家佩服我们,我也是想走出这样一个怪圈,让自己活得稍微爽一点。大疆除了想做产品之外,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认同产品精神,把这种风气扭转过来。」汪滔说。

无人机真正的机会在哪里?

如果做来做去无人机只是一个能飞的照相机,那么它至多是一个小众的产品品类,终将流行于细分人群;如果更智能化的无人机想要在未来更深刻地影响人们的生活,它需要延展出更多的应用场景。

2014 年,大疆曾经被前美国连线杂志主编,今天的 3DRobotics 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称作「无人机领域的苹果」(既是肯定大疆的品质也是暗讽过去大疆的封闭)。2014 年末开始,一个很多人没有关注的变化正在发生,那就是大疆正式宣布开放 DJI SDK(软件开发套件),这被汪滔看作是大疆最重要的战略之一。4.jpg

「我们的核心技术经过了十年的开发,无人机的创业公司他们自己去摸索,至少需要很大的人力,三五年以上的时间,现在我已经把这些东西全部集中在 SDK 上面,以一种很合适的价格开放给他们来开发的话,他们就没必要重新走一遍这样的路。」汪滔说。

另一方面,开放 SDK 也是希望把对无人机真正感兴趣的技术人才吸引过来,这些人是真正热爱无人机的技术气质创业者,而不是投机者。围绕无人机,每一个细分的方向上都有可能长出上市公司,重要的是能聚集一群技术疯子用灵活的商业模式把整个无人机产业做大。

把开放了 SDK 的无人机平台看做智能终端,这和 App Store 最初的思路一脉相承,苹果之所以从制造消费品到成为生态,至关重要的是无数开发者在 iOS 平台上编写的 App,让手机有了更多新的玩法,对于无人机来说,也是如此。

事实上,无人机在行业应用领域的潜力已经开始逐渐被发掘了。

比如,瑞士有一家创业公司叫 Pix4D,它是一家专门用无人机做地图测绘的公司,通过接入大疆开放的 SDK,用无人机在一个区域上空飞一圈就能完成对此区域的 3D 地图重建;此外,招商新能源就已经在用大疆的无人机去检测他们的太阳能阵列,通过无人机上的照相机去排查坏掉的电池板模块;而某世界级通讯企业也是采用无人机来做基站的定期巡检,以前需要派人爬到恶劣环境下基站的塔上,现在用无人机直接飞上去,帮助他们省了非常多的人力。

在行业合作之外,今年 3月,大疆开启了第二届面向全球高校和创客群体的 SDK 开发大赛,旨在利用无人机实现最有商业价值的应用,如交通管理、建筑勘测、野生动物保护等;或者是通过无人机实现最酷的技术,如定位、识别或其他功能。

大学期间一直是一个不安分的航模和机器人爱好者的汪滔格外看重大学生群体中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年轻人群的想法或许稚嫩,但却更可能改变世界。

比如去年面向全球高校的 DJI 开发者大赛 & 第一届 DJI 开发者大赛,一个学生团队就开发出了利用无人机进行高速公路上事故定损的应用。众所周知,中国的高速公路一到了节假日就异常拥堵,出行高峰期若两车追尾经常导致堵车队伍绵延十余公里,交警从接到报警到到达事发地点往往会浪费大量时间,所做的事情不过是现场勘测、调解定损,而这些都可以借助无人机来完成。事先的编程能够让无人机在最快的时间到达事发地点,帮助交警远程完成拍照录像等工作。

据了解,大疆今年很可能还会与大的互联网企业进行应用层的合作探索,寻求硬件平台上的更丰富的应用场景,在继续做好自己硬件平台技术的同时,通过 SDK 的开放引入更多的创新应用可能——这显然是大疆创新下一个五年的核心战略。


附文——汪滔访谈节选:想给雷同的世界带来不同

ffdfea790b06acb7791a3081e5e45909.jpg

极客公园:无人机的市场越来越热,很多人都在进入,你觉得这个市场有多大?

汪滔:有时候蛮好的一个行业没人关注,有时候大家都蜂拥而入的也不见得是很好的行业,比如可穿戴设备、智能家电等,目前我一直都看不到硬需求,但是大家都在说这个概念。我个人是持保留态度。

无人机这个行业有点类似,的确是最近大家注意力转过来了,但是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还是需要技术的一步步开拓来把它做起来,我们那个时候是每出一个新的功能,市场变大一点。以前的产品、性能、品质带来的市场就只有这么大,如果我们的竞争对手进来之后是瞄准我们以前的技术,现有的产品做的,他们相互之间很快就会变成一种红海竞争。

如果没有一个核心技术,我觉得入门级的无人机会成为一个红海,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很容易拼杀成鼠标键盘这样的利润模式,甚至市场还没有鼠标键盘的市场大。

大疆在这个状态下怎么做呢?因为我们积累了近十年的核心技术,也有全世界最大的无人机研发团队(800 人),我们还是可以不断增加别人没有的新技术来不断保持我们的领先地位。同时我们希望可以把现在那么多的无人机创业团队吸引到我们的 SDK 开放平台上来,这样他们也可以省一些时间,也可以避免一些红海的竞争,做一些真正创造价值的事情。

极客公园:2015 年不少产业势力都在无人机领域开始布局,大疆对未来一年无人机市场的走向如何判断?

汪滔:如果产品的核心性能还会有明显的提升,这个市场还是会继续增大,但是增长的速度会低于前几年的速度。

入门级的无人机会遭遇激烈的竞争,现在看到的和还未浮出水面的入门级无人机公司有十几家以上,差不多的品类,拼得很厉害。

「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做产品,写了十年的飞控代码,现有技术条件下,极个别外界因素还是会导致 GPS 丢失之后无人机的漂移。对于初学者来说还有一个学习成本,不熟练的话操作上会出现很多问题。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把产品体验做好,把一键返航等安全功能做进去,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广泛推出「新飞手训练营」。」

所以我担心未来追求用户量草率的用低价方式进入这个市场的企业,产品体验上如果出现很多问题,会引发行业的危机。比如无人机大量卖出去,一天到晚掉下来,我们之前是没有出现这些问题的。但我怕大家无序进入后问题会日益严重。

极客公园:怎么看待互联网公司进入无人机行业之后可能带来的变化?

汪滔互联网其实是靠海量用户,资本补贴的方式运转的,但是无人机市场永远不可能成为这个样子,它就不是能有海量用户的市场。

一个是用户量有限,不可能用互联网的方式硬套,如果非要硬套就有些蒙人了,比如说,现在有人说,我把无人机航拍的内容抓过来然后对接云服务,大数据,这不是纸上谈兵吗。因为从市场份额来看,这个事目前唯一能做的只有大疆。

从我们自己的数据看,我们有三千块钱的入门级产品,也有七千块钱的产品,但大部分的客户不是只追求便宜,我们七千多块的产品是卖的最好的。

目前会去关注和主动选择大疆无人机产品的用户是追求生活品质的,不是只追求便宜的。

大疆主要还是想把产品做好,而不是一味的去降价,低价的市场留给其他人去 pk 好了,我们就是把高附加值的东西做好就可以了。

极客公园:今年无人机的行业内大疆必然会面临更多竞争,大疆会如何应对?

汪滔:我们追求技术可以领先两代,同样的价格下产品会好三倍。我们认为只要 800 人的研发团队不断迭代,可以把领先的距离不断拉大。

如果真正市场上有真正对无人机感兴趣的有理想的产品人,这些小的团队开始挣不到钱,我们还是挺愿意给予支持。

我们现在有相当一部分能力可以用 SDK 的方式提供给他们,让他们除了红海血拼,还能选择做一些有创造性的行业应用。

有些纯粹技术出身的人,他初创的东西很难直接转变成利润。但是跟我们的平台能力结合,他们是可以沿着自己感兴趣的技术获得收益。

国内有些下三滥的商业竞争让市场变的肮脏,前段时间公司甚至发现了竞争对手的「商业间谍」,立即交给公安部门处理,等待他们的将是严厉的法律制裁。我们的工程师们都非常气愤,我们辛辛苦苦写的代码,差点就给这些没底线、没节操的公司节省时间了……

说实话,我们想不断的长出翅膀尽快飞出去,不想乌烟瘴气的跟他们纠缠。有时候旧世界的习惯打法会伤害到专注产品,创新的这些人才,我们保护这些技术人才的方式就是不断快跑。

极客公园:在一个三年时间飞速成长的公司里,目前在管理上遇到最挑战的地方是什么?重点是什么?

汪滔:我们的目标是希望不断具备新的能力,那些以前我们不太具备不太懂的,现在我们要具备这个能力并且做到很优秀,最早我们只会做研发,后来市场和营销我们也做到了。

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是没有工作经验的人,也就是参加几次展会摸索出来的。前段时间公司的采购体系在升级,公司的生产管理体系也在升级,前面我们财务体系甚至都需要我们亲力亲为。很多人认为找个职业经理人把这部分管好就行了,这都是非常外行的看法,只有自己先跳下去搞明白,培养挑选最合适的人,再去解决下一个瓶颈。

所以我最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招聘上,这个是公司核心的核心;三分之一是公司每个部门的结构制度改革,怎么用比较聪明的方法解决以前部门的瓶颈,制定规则,改进规则;另外三分之一是产品,下一个产品的形态,要用什么样的技术,这个事情是会关系到整个公司生死的。

今年我们还是有很多看点,有些东西我们都没有展开讲,包括一些商业模式的改变,一些新的产品,基本上会是一个比较精彩的一年。

极客公园:在管理大疆这家公司中你希望公司保持的核心能力是什么?

汪滔:永远没有固定的模式,我们强调这个行业是一个动态的存在,谁都不是站住一个点高枕无忧。大家比的是持续的战斗力,我不在乎我已经霸到了多少的赛道,而是关心我们在跑步的过程中能不能不断成长为跑步健将,所有的东西都是动态的,我们能不能具备带出一个很有战斗力,很能不断搞定新东西的团队的能力;能不能不停的累加自己以前搞不定的事情,获取新能力的加速度,不是位置也不是速度而是加速度。公司的斗志,公司的核心人才不断接受新东西的速度,公司成功引进新的人才的速度,这些能力是公司核心的核心,甚至大于任何单个的能力,比如技术、市场、商业模式。

我们是一个运动战,变化很快,有些可以预料,有些不能预料。大家比的就是响应速度,并且有没有独特的眼光看透这些事情,现在外面有很多「思维」,你要是被它影响了可能自己乱了阵脚。

如果大疆是一个圈钱的公司,在无人机越来越热的时候会借着热度不断对外发声,一味鼓吹这个行业特别好,忽悠更多资本进来,把股份一买套现走人继续下一个事业;但是我们反倒说市场并没有那么大,希望大家冷静。

我们的指导思想还是希望做出好东西,把整个环境从自己不太自豪的状态扭转过来——国产产品又差又便宜这个印象让人很羞耻。甚至当别人说我看你们不像是一个中国公司嘛,我也会觉得不舒服,我是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们的父辈就是这样过来的,我希望可以做一些改变。但是我毕竟要在这个地方游泳,也会被一些低劣的竞争手法恶心到,不得不做一些让自己强大的动作,但是我最后的愿望是希望产品拿到全球是可以挺直腰板的。

无人机大疆DJI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