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可以「卖」微信好友挣钱了

现在你可以「卖」微信好友挣钱了

「我通过发 Uber 的码现在账户里有 500 多块钱」,家住海淀区的熊小姐说,饭桌上的我们都惊呆了。

她说的码是指 Uber 给每一位注册用户生成一段独一无二的代码,任何新用户在注册时输入这段代码,这位新用户和拥有这个码的老用户都同时获得 30 元现金奖励,以前甚至更高,50 元。

熊小姐说她从 Uber 刚进中国开始就在各个渠道推荐它们,「现在这么多不算多」。她混迹的社交网络主要是新浪微博和豆瓣以及更早在 Twitter。她在新浪微博上有 3000 号粉丝,在豆瓣上被 6000 多人关注,Twitter 粉丝更了不起,有 5000 多个。平时我们都喊她「网络红人」。

除了给 Uber 拉新用户外,她还曾经在微博上发过一条购买科学上网工具的地址,瞬间就有十几位好友下单。事后熊小姐哀嚎:「我应该问它们要提成。」

这都不算什么,「我这种事儿干太多了」,她说。熊小姐想起几年前新疆发生七五事件时,她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讲一个淘宝店主因为当地断网,为了照常发货,夫妻俩开车跑到西安连上网发快递。她看完就在 Twitter 上转了一下,一小时后自己跑那家淘宝店去买,一问客服说今晚疯了,全是从 Twitter 过去的。在知道是熊小姐发的 Twitter 后,老板想免费给她,她没好意思要。

当我在杭州有赞的办公室里听到他们介绍一个叫「有赞微小店」的产品时就立刻想起了熊小姐。

什么是有赞微小店

先来介绍一下有赞。这家公司刚成立时叫「口袋通」,去年底改名叫「有赞」,整个视觉体系都做了变动。一起变化的还有它做的事。

2014 年 2 月,当我在杭州贝塔咖啡馆见到有赞创始人白鸦时,他将自己做的事情形容为「基于微信平台给商家创造一个新型店铺系统和 CRM 体系」。前者涉及到库存、支付、订单管理、物流跟踪、售后等过程,直接深入到商家后台。CRM 包括客户营销、客户关系管理、客户生命周期管理等。现在这些成了有赞业务的一部分,叫「有赞微电商」。

一个多月前上线的有赞微小店是它的新产品,像熊小姐这样的人只要注册账号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小店。她可以从进驻微小店的供货商那里挑选商品,点一下就可以将这件商品上架到她的小店里。她可以分享这件小店里的商品到微信、朋友圈、微博等渠道中,只要有人通过它购买了产品,熊小姐就会得到营收。

现在已经有 25 万人通过微小店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中卖货。白鸦是其中之一。上个月他发了一条关于血橙的朋友圈,他说这个橙子「好吃到哭」,并配了三张血橙的图,下面就有人问哪里买,白鸦附上自己微小店的链接,一晚上就挣了一千多。

微小店极大降低了一个普通用户卖货的门槛。相比之前的在微信里开店,这里不需要搞定货源、供应链、品牌等种种问题,只做好市场和营销一个环节就行了。它让每个人的参与成为可能。对商家来说,每一个社交网络用户都可能是自己的销售员。

几年前就有人畅想过微信这种社交网络给购物这件事带来的变化。比如当你看到有人发了一条关于商品的朋友圈状态,如果感兴趣就可以直接点过去购买。相对于传统的电商模式——到一个集中的平台上去——这种方式有熟人背书,让你觉得更值得信赖,也更容易一冲动就把东西买了。尤其像熊小姐和白鸦这种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中属于意见领袖型的人物,他们的推荐更容易被别人信任和采纳。

未来或许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购买:当我们在跟朋友聊天时,我们把东西买了;当我们在读文章时,我们把东西买了;当我们关心朋友们的新鲜事儿时,我们把东西买了。

现在,有赞微小店正在走在实现这个未来的路上。

它的诞生是一个被需求赶着走的故事

一家卖女装的店,有一天突然上了一款儿童玩具产品,一上午就卖出两千单。

这是一家叫「绽放」的店,它拿其他家的货过来卖的行为在电商行业被称为「串货」。去年下半年,有赞发现这种情况在微商城的商家里越来越多。因为专门卖一个东西的商家所对应的用户需求频次有限,这时候他们就可以卖其他跟自己品牌和用户符合的产品。

这是有赞开始做分销平台的原因。分销平台让这种商家之间私下串货的行为变得规范化,商户可以更方便地针对自己的用户去卖其他人的货。

这样之后又发现其实分销商不需要限定在商户,可以让更多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中有影响力的个人去卖货。

有赞在早期做微商城的积累让它已经拥有一批商户。2014 年,有赞服务的商户从 2000 家到 100 万家,这些商户都是分销平台的潜在供应商。现在要做的是用一个更好的方式将供应商和作为分销商的个人连接起来。

更好地连接并不容易。首先,毋庸置疑地,产品要做的极其简单,让个人花很少时间就能把店铺建起来,把商品加进去,马上就可以卖了。它跟其他分销类系统不同的是,有赞微小店不允许囤货,不允许多级销售。也就是说,这里只有一级——供货商和分销商。

有赞商户运营总监冷面介绍说,这么做有几个考虑:让个人去囤货的成本太高,风险也太高,门槛也随之变高。同时,在他看来,渠道扁平化是板上钉钉的事,吃下家是走不下去的。冷面没有说的是这也杜绝了有赞微小店变成你在朋友圈里看到所谓卖面膜的微商模式。

另外则是要做好供货商的把关。让分销商个人去识别供货商是不现实的,所以有赞在接入供货商时会让供货商交保证金,看他们的货和相关证明,然后才接进来。有个例子,当著名微商面膜品牌「俏十岁」接进来时,有赞清理了平台上所有的假货。

最难的是「消费者保障」。作为平台的有赞承担了为交易提供担保的责任。为此,上个月有赞上线了「消费者保障」系统,即将上线「担保交易」,为此专门组建「消费者满意」部门,负责处理消费者维权投诉,并为此拨划了「先行赔付」专项资金。

「有多少人知道电商平台最麻烦的、最高成本的其实是消费者保障」,白鸦说。

叉蓝是负责有赞微小店的产品经理,他发现产品做出来后用户使用情况比设想的要好。「开始觉得大家主要是为了玩过来用,在这过程中可能会成交一些单子,但不会像商城一样需要保持增长,但发现结果比设想的要好。」叉蓝说,甚至有人会自己买自己小店的商品,因为等于是进货价。

这倒让我产生一个疑问,既然开小店如此简便,为什么大家还要以更高价钱去买朋友卖的东西而不直接自己开店用进货价买东西?

冷面说这种事确实存在,但很少。因为人很懒,不是每个人都有熊小姐那样的心力去专门做这件事。同时可能的用户群体实在太过庞大,这种少数情况不会对模式运行产生影响。

产品在运营中倒是发现另一个需求——商家也想用这个系统。

微小店平台上的商家大多数来自线下企业,他们已经拥有庞大的线下销售人员,商家希望能给这些人配备网上营销这个武器。同时,一家几万人的企业中还有大量可供开发的员工,理论上说每一个员工都是自己产品的销售。其实在日常商业活动中这种事情很常见,只是没有一个专门的体系去保障、激励而已。

这是现在有赞在内测的微小店企业版。这可能将给企业带来很多变化,以后企业也不光卖自己家的东西,还去找一些自己用户群体、品牌相关性高的产品卖,到时候对企业的定义会发生什么变化?对销售人员的定义恐怕也要改改了。

如果说社交网络中每一个贡献内容、每一个点赞的用户其实都在为这家公司创造价值,但这并不会给个人带来实际好处。有赞微小店所建立的体系则让每一个个体都成为一家公司的销售和品牌市场人员,它真正让每个人在社交网络中的影响力变现。

等等,「卖」好友要小心的地方……

像有赞微小店这样的产品,赋予了每个人向自己的朋友卖货的能力,事情会发生什么变化?

这让我想起微博上对一位卖货女明星的评价:

@ 一一一卓:郝蕾老师,一代文艺女青年,目前微博主要内容是卖面膜和佛珠。

有一点不能忘,社交网络上之所以有人关注你,是因为你说的话做的事,如果这些不存在只变成卖货,也就没有关注你的理由了。

在微信里这种事就更烦人。比如之后有人让我帮他点个什么页面然后两个人都同时获得来自这家公司的好处,但这个公司我一点想占它便宜的兴趣都没有,于是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就是骚扰。我把那个人屏蔽了。

对郝小姐来说,失去一个粉丝并不会像你失去一个朋友一样对生活产生影响,所以当你决定将自己的影响力变现时更需要格外小心。

聪明的做法是,朋友不会觉得你在卖货,而是觉得你在跟他分享好东西。更聪明的人是自己打心眼里就这么想。

微信有赞购物卖货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