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吃饭连续获得投资秘诀:专心把约饭这件事做好

请吃饭连续获得投资秘诀:专心把约饭这件事做好

这周,社交软件请吃饭完成了祥峰投资领投、红杉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加上2014 年底的 A 轮融资,请吃饭两轮融资总额达千万级别。

极客公园曾在去年 3 月份对上线不久的请吃饭做过报道,一年时间,请吃饭的产品功能看上去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对排行进行了优化,并添加了联系人这一维度,方便用户找到自己朋友的朋友。

而实际上,正是这种简单的设计成为它被投资方看中的原因之一。

产品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其实……

作为一款陌生人社交软件,请吃饭以吃饭作为切入点,让用户从线上走到线下,在一个放松,缓和的环境中约会见面。

尽管过去一年的产品形态上变化不大,但在看不见的地方,请吃饭还是做了很多的工作。请吃饭的创始人刘刚强介绍,引入餐厅的数据,在榜单排序上、联系人IM上的优化都是在后端进行。

插图_meitu_3.jpg

在整个产品的优化中,饭局以及约会的成功率被看成核心考量的因素之一。最初请吃饭的用户是没有层级的区别的,为了让用户匹配到更适合自己的人,请吃饭在联系人中加入了朋友的朋友这一功能,方便用户拓展自己的二次关系,从而让彼此见面的心理障碍得到缓解,而在未来,请吃饭还将加入多人饭局的方式进一步降低彼此在饭局上的压力。

控制垃圾信息和虚假信息也是请吃饭团队的重点工作之一。针对销售类的垃圾信息,请吃饭用技术手段进行屏蔽,保证他们只能被信息发布者一个人看到。

而酒托,饭托儿类的虚假信息,他们也想出一套办法进行控制。请吃饭的产品经理亲自体验了一次「被骗」的过程:跟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妹子约在了东四十条附近,聊了两分钟,妹子说要去咖啡厅吃点东西,于是就点了 888 元的水果和 666 元的饮品。

有了一次「被骗」的经历,团队尝试从一些数据和信息中找到共性,他们发现,酒托儿和饭托儿一般有几个特征:

他们会和一个键盘手进行合作,键盘手负责聊天,饭托儿出来见人;他们常常会在社交软件上放上好看的女性照片并且主动与大量的男性搭话,聊天的内容也相对同质化;在聊天的过程中不断向对方索要联系方式,而不要对方的照片;约出来吃饭的地方常常是一些不知名的餐馆。

为此,请吃饭团队想出一系列应对策略,首先,在产品设计上只允许发起的用户用请客或 AA 付款两种方式支付,其次,发起人定餐厅的地点,平台对吃饭的餐厅进行筛选,请吃饭的餐厅信息和大众点评进行合作;最后,在运营上对垃圾信息进行过滤:比如发现聊天地址和约饭地址不一样的用户以及用短信猫注册信息的用户进行审核,并关闭垃圾帐号。

投资人:看中的是简单

围绕陌生人的约会社交,已经有不少类似的互联网产品在尝试,比如职业社交产品会会,手机 QQ 的约会功能,网易花田等。

单纯以吃饭作为切入点,会不会太狭窄从而很容易被替代?

祥峰投资的投资总监赵楠认为,随着90后、95后、00后这些移动网民的成长,陌生社交的用户群会增长地非常迅速,而且女性用户相对表现会越来越活跃、主动。这是一个大的产业背景。

其次,陌生人社交的根本动力不是一直在网上耗着时间,彼此聊天,而是走到线下见面。请吃饭以「吃饭」为由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关系触发的机会。

作为请吃饭 B 轮的主要投资方,赵楠还很认同请吃饭在产品上极其简单的设计方式。

「很多陌生社交产品一上来就把产品搞得很复杂,热门的产品元素都往一个app里面去堆砌,我是很不认可的。请吃饭一开始就是非常简单的去引导用户见面约吃饭,等到用户量达到一个非常大的程度之后,再逐步的去添加更多的粘性功能。」

产品出身的刘刚强也坦诚最大的困难是「欲望」,虽然不断地扩张和添加功能可以增加自己的安全感,但同时会给用户带来迷茫,并增加团队的运营成本。

「要努力地克制自己拓展功能的欲望。」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