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周刊]:我们的电脑,我们自己

[极客周刊]:我们的电脑,我们自己

上周我在鼓楼旧大街打车,司机想从鼓楼和钟楼中间的那片广场抄近道,没想到那里被加上路障,过不去。没办法,就只能往里开。司机大叔用一口纯正的京片子说:「我带你逛北京得了」。

往外面一看,广场两边都被刷着蓝漆的铁片围起来,有时候能从缝隙里看到里面被推倒的胡同房子。「这里在拆迁,有人对赔偿不满意所以不想搬。拆迁那些人有办法呢,就把它围起来,弄得灰尘缭绕地,逼着你搬走。」大叔非常熟练地当起了导游。

我问拆了做什么?「建商业街啊。你看现在鼓楼、后海这边都成了旅游景点,政府想再扩大范围。」大叔说,然后就说起了北京旅游景点的历史。据他说,在没有鼓楼之前,北京的酒吧都集中在三里屯酒吧街,鼓楼的酒吧和夜生活起来还是因为 2003 年的非典,当时人都不敢去三里屯那种人员密集的地方,鼓楼那些藏在胡同里的小酒吧反而成了一个好去处。

10 多分钟的路程,一路上司机跟我侃了北京城旅游景点变迁史、拆迁补偿标准的各个阶段、国营老店的消失……临下车的时候还特别客气地说,「不好意思跟你叨了一路,希望没烦到你。」

我是一点没被烦到,反而觉得特别有意思。早在来北京之前就听说北京出租车司机什么都知道,坐趟车就上知国家大事下知风土人情了,可惜来北京之后很少遇到这样的司机。尤其最近一两年,因为打车软件的兴起,每次上出租车都是听着打车软件刺耳的通知度过,还没到地方司机就开始抢下一个订单了,哪顾得上跟你聊天。固然这提高了运营效率,降低了司机空驶率,但不得不承认也丧失了不少乐趣。

我一直无法停止思考一个问题:究竟计算机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这有两个含义,它们给了我们什么,以及它如何改变我们?

它带来了效率,但不是很人性

对于这个话题,没有比 Uber 更好的观察对象了。这是一个追求极致效率的公司,同时做的又不是一个纯粹跟计算机打交道的事情,而需要无数个普通人参与其中,它是人和计算机的互动。从现在的结果看,有时候非常美妙,有时候又让人感觉不舒服。

比如上周一 Uber 中国宣布将人民优步产品降价,它带来一个极端的景象:

从三里屯到上地,一共 22 公里,行驶 37 分钟,最终只花了 27 元。这是星期二下午钱雨沉通过 Uber 叫「人民优步」的体验,根据地图软件的估算,这趟行程如果打出租车的话,需要 67 元。

同一天下午,曹威在 798 打开人民优步,出现的却是提价通知,显示要将正常车价提到 1.8 倍。他以为这是变相加价,于是放弃叫车。

因为 Uber 的核心是一套非常厉害的算法,当用户发出请求时算法能分配最近的车辆,让用户能最快坐上车。当 Uber 降价后,想要用车的人太多,算法按照之前的逻辑——让用户最快坐上车——于是选择抬高价格,这样其他地区的车辆看到价格抬高后会开过来满足用户需求,结果就是很多用户看到的提价通知。

这只是 Uber 所经历的众多冲突中的一个:当算法遇到人性上周它在法国的办公室被警方搜查。Uber 厉害的技术和它带来的效率的提升不可否认,不过至少目前来看,它不是完全没有代价。

我们愿意怎么和计算机「合体」?

也有和计算机合体得非常愉快地经历,比如足记这款应用。我们在《如何像足记一样引爆朋友圈?》这篇文章里分析了它走红的原因:

谁小时候没有导演梦?与众不同的剧本、难以名状的线索、细微颤动的镜头——一部充满个人色彩、完全属于自己的电影,这难道不是生活中最遥不可及的梦想么?同时这截图又如此优雅、如此隐秘的表达了这深不可测的愿望和对当下的直抒胸臆、奇思妙想。

像这样的合体还有一个叫为艺的网站,它希望用互联网打破音乐教育行业的信息不对称,最终的野心是:让古典音乐走进大众生活,学音乐的孩子能发自内心热爱音乐,提升音乐家在社区内的地位和知名度。

这些愉快地合体都有一个共同点:人的情感和体验在其中占主导,而不是数字或算法。

我是说,真的合体

之前说的合体其实还要加个引号,真正的合体是我们将计算机与我们的身体结合在一起,别以为这听起来很科幻,其实一切来的很快,嗯,我想说的正是可穿戴设备,比如真的要上市了的 Apple Watch  。畅想一下它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

Apple Watch 作为新生事物,围绕它的生态圈子还没有形成,其潜质自然难以发挥。想想互联网问世之初,大家也没意识到它会改变历史;智能手机刚步入江湖,也受尽了键盘手机党们的挤兑,才登上了如今的盟主之位。大众认知都要经历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

不管长短,可穿戴设备大潮不可阻挡,手表只是其中之一,跑鞋也想变得智能。

最近,在可穿戴领域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李宁公司宣布与小米生态链企业、小米手环缔造者华米科技达成战略协议,共同打造新一代智能跑鞋。小米手环研发团队将为智能跑鞋研发智能鞋底芯片,并通过接入小米运动 APP,对用户的运动过程和结果进行记录、分析,并能提供专业的指导。

我们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真的需要智能跑鞋吗?

我们自己跟科技的合体还不算,我们想把被我们驯服的狗狗也跟科技合体,比如这个叫 Disco Dog 的汪星人马甲

尽管穿着 Disco Dog 很酷,在带着狗狗跟你一起参加 party 前,还是确认一下它喜不喜欢吧!

不知道狗狗喜欢不喜欢,但人类总是非常喜欢新技术,简直跟小孩见过糖果一样两眼放光,因为它让我们超越了肉体本身的限制,成为某种程度上的“超人”。

如果去看人类的历史,其实是我们不断发明新的技术增强我们能力的历史:我们的眼睛是一个一次性地容易坏掉的器官,所以我们发明了眼镜,让那些近视的人能重新看清东西;我们的记忆力非常不可靠,所以我们发明了书写帮助我们记忆,又同时又方便了传播,后来我们知道它彻底改变了人类历史;电脑也许也是其中之一,它让我们变得从未有过的强大。

你点一下就能让附近闲置的车来载你,这不是超能力吗?拿出手机咔嚓一下然后在屏幕上戳戳就把梦境变成现实出现在面前,这不是超能力?不管想学什么乐器,到网站上看一下就能找到合适的老师,这不是超能力?

当然我们喜欢这样,但是,它有没有副作用?尤其当我们真的在肉体上将自己与我们的电脑合体时,它会悄悄改变我们吗?也许电脑跟眼镜一下,是一个几乎没有副作用的技术,也许它跟以前的所有技术完全不同。

(图片来自NPR 播客节目《Invisibilia》,标题来自它们的一期同名节目,《Our Computers, Ourselves》,如果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可以点击这里收听和订阅。)

计算机互联网Ub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