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我们的不同维度的父母

我们和我们的不同维度的父母

年过了,亲戚走了,鞭炮放了,该热闹地都热闹完,聊天模式开启。可是一聊就发现聊不下去。

父母关心的无非那几个问题:回家工作吗?什么时候结婚?

你说不结婚,也不回家工作。

父母问为什么?北京那么好吗?

你说北京也没那么好,有时候也很烦恼觉得一点不幸福:污染那么多,出个门成本那么高,什么还没做就累了。但在北京结交的朋友,做的事情,见识到的东西在家里不可能有,便也不会有在北京体会到的充实和激动。

父母听不懂,什么激动?哪种激动?除了结婚买房子买车外还有什么值得激动的事情吗?于是谈话进入下一阶段——自说自话。

父母开始诉说他们理想中的你的人生,用那个放羊的笑话来讲就叫「放羊、娶媳妇、生娃」。他们也会旁征博引,把这一年从电视上看到的、亲戚朋友里那听到的「幸福人生」的例子都拿过来讲给你听。

用「讲」已经是软化后的动词,「羞辱」这个词更接近真相。尤其对女性而言,比如我。他们说,隔壁 XX 跟你一样大,儿子都两岁了,你也这么大年纪,再不结婚谁要啊?言下之意是,女性只要年纪过了一个数就一文不值,做什么事情一点不重要。

你想反驳,但能怎么说呢?把你读到的关于女权主义的那些东西讲给他们听?或者跟他们说你身边好多朋友跟自己一样,她们都挺好的?这话几年前就已经说过,结果呢?鸡蛋碰石头。对,父母的价值观和想法已经坚硬得像石头一样,无坚不摧。

早料到会如此。春节放假前的几周,每次跟女性朋友聚会都会蹦出一个话题:你家爸妈问不问?答案都是,问,怎么可能不问。天南海北,大城市小城市,父母关心的事情出奇地一致。我们努力把这事当笑话来讲,讲完疙瘩还在心里,挥之不去,所以下次见面还是不自觉提起来。

父母毕竟是父母,过年毕竟要回家,这辈子算是缠在一起了。

深陷如此境况的是一代人。知乎上很多人讨论这个问题,怎么跟父母沟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一种观点认为要努力沟通,比如向父母展示我们的生活,让父母接触一下当今科技,告诉他们我们追求什么。还有一种观点是「放弃治疗,皆大欢喜」。由于父母的观点是几十年的人生一点点塑造出来的,几乎不可能逆转。

「和上一代,尤其是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长辈交流,本质上是跨维度交流。」

知乎上赞成最多的答案这样写。

作者这么解释跨维度交流,「一个三维生物看见地上有根长绳子,从一头拿起来看看。这个行为在地板上的二维生物看来,就是本来挺长的一根线突然急剧变短。你和二维生物去解释歧视线没有变短,那是鸡同鸭讲,二维生物的脑力处理不了三维世界的新观念。」

鸡同鸭讲、两个不同维度的人,这种说法确实很残忍,也确实是事实。

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大多生于 60 年代,那是政治运动和报纸广播的年代。他们看被展示给他们的内容,接触别有居心的信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们没有选择。

他们的观念经不起逻辑和理性的质问,却在经年累月的习惯中根深蒂固,也不可能去思考自己的观念来自何处。水里的鱼怎么会意识到自己在水里呢?比如人一定要趁早结婚生孩子这个观念,在父母眼里如此地理所当然,不会想到这也是社会控制的一种手段。

然后是电视,有过之而无不及,春晚就是最典型的代表。权力侵入春节这个本是私人的、家庭的节日,将它所需要的价值观一年又一年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渗透进电视机前的大脑。父母看这些电视节目,不会想它背后的制作过程,不会问它的用心,在哈哈大笑中全盘接收。

报纸、广播、电视这几个媒介都是传播者占主导地位,他们掌握权力,用户被动接受。没有反馈、没有修正、没有质疑。父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工作、生育我们、然后变老。他们不需要思考,因为在思想上一切都被照管好了。自由的人才需要思考,因为要为自己负责。

好在有互联网。互联网是我们的。我们这一代最大的共同点是互联网,我们都在形成价值观的阶段接触到互联网,第一次我们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主动寻找。我想自从我们接触到互联网的那一刻,就进入了另一个维度,父母长辈全部被关在外面。

在这个维度里,信息没有边界,接入没有限制(虽然后来有,但总有办法破墙而出),观点五花八门,这是一个有选择,因此也要求思考的维度。从我接触互联网起,我的人生就被它主导着,而不是父母所处的那个世界。我在互联网上认识朋友,发表观点,以至于找到工作。父母,尤其像我这样的三四线小城市的父母,他们的朋友都沾亲带故,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陌生人,说话当然不能乱说,出格的人总会被指指点点,工作自然靠关系,人情世故是最大竞争力。

尽管我们都看春晚,父母看完就带着过了年的心满意足的心情上床睡觉,我们在互联网上吐槽春晚对女性等少数群体的歧视,嘲笑它劣质地、丑陋地审美,春晚再也不能向我们完成灌输。

这确实是两个维度的世界,从基础到规则到形态全然不同。这是互联网和没有互联网时的两个世界,我们在跟着技术一起进化。

互联网越来越是每个人的。智能机自然人手一部,本地生活服务接踵而至,我家那个小地方也可以用打车软件叫到车(也有补贴哦),也能用团购吃吃喝喝看电影。智能家居也来了,我家不久前刚开一家乐视 TV 体验店。

几年前我父母终于习惯了在网上买东西(我妈在淘宝上买好多十字绣没事就在家里玩这个),但在听我说要在网上买水果时还是有点担心,不过我觉得要不了多久他们也会开始在网上买水果。

他们总是要慢好几拍,但没关系,总会追上来的。技术不会错过潜入任何一个个体的机会。在互联网化的与物质和服务相关的事情上我从来不担心父母与我们同步的能力,在精神相关的事情就难很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也许有一天,父母不再主要通过电视接收信息,而转向去中心化地、信息更丰富地互联网时,我觉得变化会慢慢发生。我对技术保持乐观,如果我们可以被点亮,父母也可以。只是需要时间,也许是很多很多时间。

时间这个维度,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题图为电影《星际穿越》剧照。影片中时间被当作一个维度,所以低维度的生物可以存在于高维度。)

互联网春节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