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就是与多元的你共同构成这个时代

播客,就是与多元的你共同构成这个时代

编者注:本文根据三角龙电台 DJ 小贤在 2015 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的公开演讲整理而成。


现在有一一句流行话:人人都可以做播客。我们就来讨论什么是播客。

播客是什么?从天鹅馆馆长、独立音乐人、流行偶像身上找答案

三角龙电台是三个人做的电台——一个失落的人、一个失意的人、一个失恋的我——失恋的那个就是我。我们一起用很多周末去录音,去很多地方旅行,尝试很多节目,甚至跟几百个人一起刷屏倒计时,也收到过很多品牌的邀请。也给一些品牌定制过特别的节目。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发展到了 14 年,有了六档节目,和极客公园一起合作的嗑技馆,也已经有超过十位主播。

我们看着自己的节目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有 15 亿次的播放,豆瓣也拿过播客人物推荐。这时我们问自己,到底三角龙电台是什么?是我们自己、是我们每个伙伴还是其他的什么?

其实在做播客过程中有很多节点,伙伴会变化,自己在成长。我们曾意见不合,觉得对方变了。曾经经历过最受考验的时刻,我的伙伴们站在手术室外,陪伴我的父母,对我说这个病没有那么凶险。面对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的伴侣,当你们发生不同改变的时候,电台的内涵和外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除了伙伴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嘉宾。我们采访过天鹅馆的馆长、孤独症儿童保护的协会、还有很多保护原生态音乐的人、独立音乐人、独立画家、艺术家。甚至是极客、流行偶像,都涉猎其中。从最开始几个人之间的插科打诨、调侃生活圈子内的生活经验教训,变成和世界上更多有趣的人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大的节点,整个这个过程中我们从嘉宾身上收获非常多。可以说他们代表了这个时代非常多元的价值观,文化上的困境、诉求,甚至是解决方案。我们有很多节目被听众反反复复收听,因为他们从嘉宾身上找到很多力量,甚至答案。我们自己也是一样。

当然我们也在选择拒绝。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热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我们有时候知道它是什么,但会刻意离开它。以我们的成员王录为例,作为音乐制作人制作过很多流行偶像的音乐专辑,但是他自己选择做耀乐团,花了四年的时间才被人们认识他的价值。以我自己为例,我的第一职业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在这个行业工作了 13 年。我们这个小团队在微博里做音乐电影播客,也有一点点小的成绩。比如 2014 年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在微博上完成了超过一百万的数字音乐的下载量,我知道微博上时时刻刻用户的活跃度是怎么样的,关注焦点在哪里,什么是真正的热点,但是我们有时候会离开这些热点。为什么?我们不想把世界变得狭窄或者狭隘,我们不想去炖鸡汤。

听众是你的镜子

除了我们的团队、嘉宾之外,其实很重要的就是听众。我不想把他们叫成我们的粉丝,因为他们是一群非常有趣的人。在 2014 年最后一天,我们在北京做了一场落地的活动,把我们四年来延续的大家一起跨年的传统,变成一个线下活动。一周准备时间就有六十多位朋友到场,其中有四十多位是我从来没见过、从外地赶来的。最小的一位是 99 年出生的,我很惊讶。当然更长的是一直陪伴我们的那些人,他们帮我们设计了三角龙电台的 logo 和卡通形象,种种好玩的东西。他们甚至在现场为我们做了三角龙电台爬梯形状的蛋糕,线上邀请函也是我们一位听众连夜赶制的。对我们来说,听众是非常有趣的、你的对面。

他们更是一面镜子,让你一直关照、一直观察「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以我为例,一个很自我的天蝎座最初接受到的信息是他们对我的疼爱。四年过去后我写年度感言时,会思考他们岁末年初跨年时想听到什么,而不是我个人要表达什么——什么对他们未来一年更有价值?

而一个喜欢多变的双子座在每年写感言时都会例行感谢我们的听众,为什么?因为他们在不断丰富着我们的可能性,也连接着我们交流的很多节点。我们到底是谁,我们要问我们去哪,要给文明以时间,或者给时间以文明。金字塔尖并不是很稳固,很多内容像散沙一样,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孵化。

两条清晰的路之外,可能有更多选择

我们可以看到两条很清晰的路。以兄弟电台糖蒜广播为例,他们在线下落地有天然的优势,误打误撞找到了一条路,最后奇迹般的融资转正了。另外一条路是我们的前辈。有二十年资历的老广播人是这个行业的前辈,他们所制造的内容同整个行业比较,每期节目都经过长期的策划。他们的资源不充足,但是他们拒绝了融资,或在自己的节目里加入广告。

我经常和他的创始人杨岳老师交流这些问题,他到 2014 年才第一次有品牌赞助商冠名了中国播客大赛,我有幸成为评委看到他们挑选最优质的内容。他们是在以专家、以内容为王的角度来做。

在播客往前走的路上,可能还会有更多选择。但我觉得在选择的过程中,向自己提出问题用排除法可能更好。你擅长的和这个世界的交集是多大?你的听众是哪一代人?未来你会不会对自己的选择感到羞耻或者遗憾?我们的选择是一手抓内容,一手真正和听众在一起。我们不认为这个时代还是只是一对一讲话的时代需要灌输,而是大家联合创造。我们可能会在现场邀请很多听众直接参与我们的节目制作,甚至在线上直接提问,改变我们的走向和脉络。

与多元的你们,共同构成这个时代

而我们对这个行业的观察,无论从内容还是从行业看都需要时间继续发酵,让它的规模、类型、价值进一步扩大,能够在时间维度上有更多的成长。徐傲企划、宣传、经纪人的加入,不只是落地的活动。当金字塔尖更牢靠的时候,大浪淘沙,更多人才会选择这个行业。

 我们的选择是有耐心的为听众持续创造价值,让多元的你们共同构成这个时代。举个例子这是我手绘的怪物系列,像我这样一个胖子画画比跑步肯定更简单一些。我的朋友帮我做了三维立体的,也就是我的听众。

说到这里,如果我们再问一次播客是什么。热爱,智慧,光明,王家卫在开微博时被问到在这里只有自拍和自黑两条路,你要走哪条?王家卫说哪一条是活路?

我觉得答案很简单,就是那个你能走的更远的路。因为你还在路上,说明你还活着。能走多远处,我们的答案是:我们想跟我们的听众一起,共同的互相激励,互相成就,彼此陪伴。在第四年的时候,我想关于能够走多远的问题,我们的答案是有多远就走多远。

GIF 2015三角龙电台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