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恒宇:电影成了,但我「对不起观众」

卢恒宇:电影成了,但我「对不起观众」

《十万个冷笑话》电影制作过程并不一帆风顺。

「这回做电影的时候遇到一些业界的阻碍。知道中国动画不成熟,但没想到它不成熟到这种程度。」卢恒宇和我聊到这里,有些激动。

以下为卢恒宇口述:

中国做动画主要就几种人。一种觉得自己特别天才,其实做出来什么都不是;还有一种我不能吃亏,你就给我一百块钱,我琢磨着怎么花五十块钱的工夫对付,我只会做五十块钱的东西。其实中国业界大部分人是这样,心没在创作上面,沉不下来,而且爱拿「大环境就这样儿」做借口。他不是说我把这事尽量做好,人家想的是就这点时间,反正你丫耗不过我,我给你磨,最后你一定会说同意。

我们遇到很多障碍就是这样。我一开始并不想把团队做大,就工作室几个朋友完成影片前期,剩下外包就可以了。结果很多根本达不到预期,中国动画电影工业不给力。你说好莱坞电影为什么强?人家导演、灯光、配音、特效、演员、服装、道具专业度上全能打九分,十个部分加起来九十分。中国你发现每个六分,你做一个八、九分的东西人家还嫌弃你,说你那么认真干嘛?装什么孙子?

发现这种情况后,我们俩花了几天,轮班熬夜,谁抗不住了,倒下,另一个来上,写了大概四万多字关于影片动作的修改意见,还只写了一半。剧本才三万字。

然后也没有按照修改意见改。

《十万个冷笑话》从剧本分镜,拉片,动态分镜,粗配音,人物、场景设定的每个镜头,大环境颜色的小色稿,我们全都做好了,但你发现细节呈现上根本跟不上。

后期有些他们实在改不动了,我们加上一些朋友帮忙改了 10% 左右,但太细节的东西,不可能有时间再去改。

特别细节的东西我演一遍给他们看的。到后来写那个修改意见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在骂人了。我是已经在怀疑:你会不会做动画?我们写的是,「这个头转过去要五帧,不要只有一帧的弹跳。」都是这种的。

但实际上是他们能不画就不画,你会感觉一群根本就不想画画的人在做这个动画。这个就是中国动画工业很大的一个问题,他们并不想画画。他们并不觉得在画动画这个事情里面得到了愉悦。

他们会觉得我们那种要求是一个笑话。打比方说,有三个人在打架,一个人身上是盔甲,一个人身上是现代的衣服,一个人穿的是长衫,质感得分出来。那个人在听到我的这种要求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呵呵」,他觉得我是一个傻逼。

其实这次《十万个冷笑话》的画面大家也都看得出来,不好,最对不起的不是说这是我们的第一部作品,这个都无所谓了,是特别对不起观众。

我说你能做好,问题是你不做,这是另外一回事,就是你没把观众当回事,你觉得观众傻逼,这样就行了。那活该吧,活该你中国动画市场被好莱坞、被日本侵蚀,没人搭理你。


(题图为去年上映的《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版官方海报,文中配图由被采访者提供。如需转载本文必须联系作者<keshi@geekpark.net>,或极客公园官方微博和微信(ID:geekpark)。)

十万个冷笑话有妖气ACG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