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恒宇和李姝洁的电影梦想和恋爱故事

卢恒宇和李姝洁的电影梦想和恋爱故事

知音杂志曾希望采访李姝洁,让她讲讲他俩的爱情故事。

卢恒宇刚毕业那会儿,正值 Flash 火热,收入不错。「钱特别好挣,一晚上做个 banner 条(网页横幅广告)就 500 块钱;和几个同学一起接活儿,也挣不少钱。但后来逐渐发现整天都在跟人谈业务,根本没在创作,再走下去不就成一商人了吗?赶紧停下来,就开始捣鼓着当个「艺术家」,在家编一个艺术短片。结果做了一堆东西,最后片子没憋出来。」卢恒宇说,「发现自己其实挺眼高手低的。」

他觉得把自己「打击坏了」,跑回成都散心(卢是成都市蒲江县人)。

一天他偶然发现当时在圈内名气很大的动画公司「中华轩」就在成都,就想过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做动画的。那段时间正中华轩正逢人事变革,正在招人,「蓬头垢面」的卢恒宇被当成了应聘者。在得知卢恒宇既有导演思维又会做后期后,对方如获至宝,没聊几句就安排他开始干活儿。

「当时他们那个片儿就差后期了,导演走了。而且前期从剧本到影片结构都很乱,我得在后期往回『搂』。但这个片子美术做得很好,美术刚好是我很差的东西。」

「那个片特别烂。」当我问到片名时,卢恒宇回答。

「其实你不能说烂,那个片算是跟高铭老师(后来《十冷》音乐的制作人)结缘的一个片。」李姝洁纠正他。「那个片整个故事情节比较乱,但高铭老师的音乐把这个片子的情绪起伏做出来了。」

「我就说不管怎么也把这片儿做完再回北京,反正也就俩月时间。」卢恒宇接着说。「工资才 800 一个月,但在北京不可能有人让你一个 21 岁的人当导演。再加上我经历了一次特别大的打击之后,在那家公司很沉得住气,天天在那儿「K」后期。做完之后,我就打算辞职回北京。」

「然后我就出现了。」李姝洁很快接话。

老板打算让卢恒宇导演一部公司策划多年的动画长片《云端的日子》。卢恒宇没想到能让他做这么大的活儿,「那干嘛不做?就又做了两年。」

中华轩还在持续招人。2006 年,一个学动画的大三女生,因为在简历上加了一条「终极梦想」而被卢恒宇录取。

大三女生的梦想和卢恒宇的梦想一致:让人排队买票看我做的动画电影。这「来了就看对眼了,一问她也不想结婚,就想做动画,那挺好的。所以电影这事从来没断过,我俩私下经常聊这个事。」

做完《云端的日子》后,由于当时动画市场很不景气,中华轩接下来无片可做。卢恒宇在做这个片子的过程中又发现了自己一些技术方面的不足。恰好这时有个北京做佛教动画的公司招导演,想叫他们去试试。

2008 年去北京时,他们身上只有不到 300 块钱:在中华轩工资最高时一个月也就每人 1000 出头。他俩带着硬盘和几件衣服,搬到了北京那家公司楼下 200 块钱一个月的地下室里。

「后来阔绰了,换了个 500 的,还有窗户,还有厨房。」李姝洁眯着眼睛笑着说。

那个 200 块钱的地下室只能放下一张床一个柜子,进门必须一个人先进去,关上门,坐到床上,第二个人才有空间再开门进来。

「但现在我爱跟她说,好想回那个地下室。并不是说想吃苦,是说那段时间特别单纯,那个时候做片子也很快乐:不停地跟着老板吸收、学习很多东西。学习的感觉很爽,现在特别怀念那段时间。2008 年一整年就是不停地做动画,每天没有太多乱七八糟事要去想。」卢恒宇说。

北京的公司让他们做的是一个叫《无间地狱与五逆重罪》的动画连续短片,台湾生命电视台定制。这个片子让卢恒宇得到「释放」。「片子讲的是 5 种特别严重的罪行和相应的在地狱中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里面浓重表现了各种地狱氛围下的刑罚。我就做得好爽,之前的压抑全都释放出来了。」卢恒宇说,《云端的日子》把他弄得特「拧巴」。

李姝洁接话:「他跟我讲,《云端的日子》就是剧本的反面教材。剧本是用声音和画面讲故事,不要用各种修辞手法彰显自己的文笔。」

卢恒宇接着说:「那个编剧还是股东,特别爱看小四(郭敬明)的东西。他写的东西经常会出现『走啊走啊感到了一阵悲凉』,还有一段死活不让改的剧情:俩人看电影,女的当时心情特别不好,空调有点冷,过后又感受到了男主角身边的余温,他俩又一定不能碰着,碰着就不纯了。

「我就问遍了所有圈内同学、朋友,怎么表现这种温度?最后总结起来就三个表现手法:查克拉、小宇宙、霸气。全是这样和整个剧不搭的方式。」卢恒宇一直想把《云端的日子》往生活上、接地气上靠,但编剧在往另一个方向引。

2009 年,卢恒宇做《云端的日子》时的一个徒弟找到卢,说你现在有一定知名度了,动画市场也有点起色(受《喜羊羊》系列影响),跟我一块儿干吧。卢恒宇说,成,你挑个头儿吧。

「我们不想当路飞,就想当索隆。」卢恒宇说。

索隆是《海贼王》男二号,剑术高超,爱喝酒、爱睡觉、讲义气,专心追求更高的剑术。而路飞性格积极乐观,大智若愚,具有领袖气质。

卢恒宇和李姝洁回到了成都,开始帮「徒弟」接大量的单。「当时他的优势就是我们这群人舍得干、价格低、活儿又好。整了一年之后我觉得不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做原创?」卢恒宇和李姝洁的原创动画计划一直没有搁置。

但「徒弟」的想法和他们完全不同,「他就特别想空手套白狼,通过认识人,套点关系,拿点单子过来再转手一包就行了。」卢恒宇说,这完全不是他想做的事情。

卢恒宇和李姝洁也得不到项目分成,每月工资每人不到 1000。和「徒弟」合作两年后,只得分道扬镳。

他们结束这段痛苦的职业经历后,开始「放空」自己,直到 2012 年接到《十万个冷笑话》的邀请。


(题图为去年上映的《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版官方海报,文中配图由被采访者提供。如需转载本文必须联系作者<keshi@geekpark.net>,或极客公园官方微博和微信(ID:geekpark)。)

有妖气十万个冷笑话ACG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