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黑科技 HoloLens 试用体验:虚拟现实交汇的奇妙体验

微软黑科技 HoloLens 试用体验:虚拟现实交汇的奇妙体验

编者注:本文的作者为郑峻,微信 ID 为:猫叔在硅谷,授权极客公园发布。


「欢迎回到地球」,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缓缓摘下微软全息眼镜 HoloLens,告别眼前的火星表面,回到现实中的微软总部,结束了此次非常难忘的体验之旅。炫酷与现实之间的差距略有些晕,让我花了几秒钟来适应地球。

在此次微软 Windows 10 消费者预览版发布会,微软除了初步发布「三屏一云战略」的 Win 10 之外,还出人意料地展示了一款炫酷的黑科技硬件——全息眼镜 HoloLens。这是微软与美国航空航天局 (NASA) 的合作项目 Windows Holographic。

发布会上,展示者带着一个和 Oculus 差不多大小的半透明眼罩,这就是 HoloLens。我们眼中平淡无奇的舞台场景,在展示者的眼前却是另一个瑰丽世界。借助微软的全息技术,虚拟的数字世界与现实的生活场景在我们眼前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并不存在的人、物与世界就如同幻化出的海市蜃楼一般,栩栩如生地立体展示在我们的眼前。

我参加过 2012 年的谷歌 I/O 大会,见证过全场观众起立为谷歌眼镜亮相狂热鼓掌的那一幕。毫不夸张地说,昨天的微软全息眼镜给现场观众带来的震撼,给微软带来的创新光环,毫不亚于三年前的谷歌眼镜,也成为了整场发布会的焦点。HoloLens 的展示视频让人看的心潮澎湃,不禁为微软的创新能力称赞。

丑陋工程版

发布会结束后的下午,微软善意地为参加发布会的记者提供了试戴 HoloLens 的机会。我们被分成数个小组,又单独领了胸牌,才能进入微软总部 92 号大楼地下的一个实验室。在进入实验室之前,微软工作人员非常客气地请我们交出手机、相机以及一切可以拍照录像的设备暂时寄存。然后用眼科仪器测量了每个人的瞳距,写在各自的胸牌上。

引领参观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自己都没有进入过这个实验室,发布会之前也没有见过 HoloLens,可见这款产品的高度保密性。但当我们进入这个实验室之后,看到的却不是发布会上出现的那个灰色眼罩,而是一款分为两个部分的开发者版本。

这个开发者版 HoloLens 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板砖形状的部分,由一个宽带子吊在胸前或者背后,猜测应该是 CPU、GPU 等处理设备或者电池部分;另一个部分是带在头上的头箍式眼罩。从前面看,这个工程版眼罩是一个未完工的粗糙工业原型产品,各种传感器和投影仪直接赤裸设置在厚厚的半透明玻璃镜片上方。眼罩由三个箍带固定在头部,其中有一个是在后脑的旋转锁,将重重的大眼罩绑在脑门上。

说实话,看到这个巨大的、丑陋的、笨重的 HoloLens,心里有一点失望,原来发布会上那个 HoloLens 已经够大的。那个精美版 HoloLens 也陈列在实验室中,我隔着玻璃仔细看了下,眼罩分为内外两个头箍,内头箍用于固定,而外头箍包括了一个几厘米厚的、由两片玻璃组成的中空眼镜部分,眼镜上方对称排列着数个不同角度的摄像头。两侧则各自带有一个扬声器,微型投影仪应该设在眼镜内部。

全息 3D 设计

如果说工程版眼镜令人毫无美感的话,那么 HoloLens 的实际体验却是令人惊艳的。HoloLens 可以通过手势或者语音进行控制。在手势控制时,手指必须放在眼前一尺、摄像头可以精准捕捉的位置。得益于微软 Cortana 语音识别技术,HoloLens 的语音操作功能非常灵敏,即便是我含混的发音也可以准确识别并作出反应。

我们先是围观了一位展示者用 HoloLens 进行 3D 设计的场面。他带着全息眼镜,背着厚厚的电板,一根巨大的电缆连接着他身上的眼罩和展示厅后部的显示器,用于向我们展示他眼中看到的场景。不过我看得出来,巨大的头箍式眼罩确实有点沉,或许是要轮流向我们这些媒体展示,展示者的鼻子上有明显的红印。

我们面前的桌子沙发空空荡荡,但在他的眼中却是有着各种汽车、飞机和玩具模型。这些不存在的东西极具立体感地「存在」着,而他熟练地从身前同样不存在的工具栏中挑选各种设计工具,设计着他想要的模型与玩具。他可以随意改变部分色彩,放大缩小尺寸,这些在 PhotoShop 中常见的设计操作现在都变成了立体操作。

最后展示者完成了一个玩具小树熊的设计,为玩具设计了颜色、姿势、配件,然后通过 HoloLens 完成了 3D 打印。在这个全息眼罩进行虚拟现实设计的展示环节结束之后,微软工作人员向我们每人赠送了一个用 HoloLens 设计并打印出来的塑料玩具小树熊。

漫步火星体验

看别人玩终究是不够过瘾的,接下来微软让我们轮流亲自佩戴 HoloLens,体验了这个全息技术眼罩的三个使用场景。这也是昨天一整天发布会最令人激动的时刻。虽然这个黑科技产品佩戴体验非常不舒服,但是全息技术展示在我眼前的奇幻世界依然让人有种眼界大开的感觉。

第一个场景就是发布会演示视频中的 MineCraft 游戏体验。我们轮流进入体验房间,一位工作人员让我坐在椅子上,先帮我套上厚重的外挂式电池/处理器,然后眼镜一族的悲催时刻又到了,另一位工作人员先是根据我的瞳距调整了眼罩,然后辅助我把这个巨大的头箍套在我头上。随着后脑那个箍带的不断收紧,巨大的眼罩压迫着我的眼镜,明显可以感觉到鼻子上的压力。

在不太舒适的戴好 HoloLens 之后,在我的眼前正中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蓝色边框,这就是全息成像技术的显示区域。虽然我没有玩过 MineCraft 这款游戏,但当游戏中的世界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非常直观地就可以辨别出其中的各种元素。伸出手指点击其中的绵羊、僵尸或是炸弹,游戏就会做出各种反应,但反应速度并没有展示视频中那么灵敏,而是略有迟滞。语音操纵的感受也是如此。

第二个场景是 Skype 电话互动。在 HoloLens 里打开 Skype 应用,一个个联系人如同卡片一样出现在眼前,我伸出手指空中轻点某位联系人 (都是微软工作人员),眼镜就自动拨打了他的电话。根据安排,我坐在一个桌前,桌上摆满了电笔、螺丝刀、插座等工具。当我和一位微软工作人员通过 Skype 视频通话时,对方可以通过我的 HoloLens 看到我眼前的场景,如同谷歌眼镜一般。他指挥我先后拿起电笔测试桌上和墙上的电线是否通电,然后自己用螺丝刀将墙上的裸露电线装上插座,最后打开电源让电灯点亮。在整个过程中,他可以在我眼前用手写笔划出各种指示线,就像是在白板上书写一样,而我根据他的语音指示和眼前出现的指示线完成他安排的任务。

最后的场景则是置身火星的体验 OnSight。戴着 HoloLens 之后,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是火星中的景象,仿佛自己正置身这个星球一般。HoloLens 的显示效果都集中在视野正中间,半透明的眼镜并不影响我看到房间的工作人员和各种摆设。这块屏幕的显示效果相当细腻,我可以清晰得看到火星上的岩石、探测车和山丘。当我在房间中走动的时候,甚至会本能地避让那辆并不存在的火星探测车。

(图为 HoloLens 的宣传视频)

三个场景是在三个不同房间体验的,眼罩的佩戴时间也并不长。但我可以明显感受一款重重的眼罩套在头上的那种不适应感觉。作为一个近视患者,还要不时地扶着眼罩,确保那个全息显示区域不会因为眼镜下滑而发生偏差,因为份量不清的眼罩一直在施压我鼻子上的眼镜。

微软没有公布这款全息眼罩的具体参数和上市时间。当我就 HoloLens 的具体功能和参数询问工作人员时,都遭到了一致的礼貌拒绝。「这款产品还处在早期研究阶段,暂时不能透露任何相关消息。」实际上,微软研发团队还有更多的黑科技,但实验室展示并不代表商用成熟。

这款实验室产品还需要多久才能走向商用,目前还不得而知。谷歌眼镜花了数年时间才从巨大头箍变成鼻梁上的横条,又花了两年时间也没能实现普及。当然,谷歌眼镜面向的是消费市场,而微软这款产品或许更适合用于游戏与企业领域。他们对虚拟现实设备的便携性要求不会像谷歌眼镜那么苛刻。

虽然实际体验版本与发布会展示版本差距巨大,佩戴过程中的笨重不适感让我有些失望,但当我戴上眼镜看到全息成像技术为我呈现出来的现实与虚拟交错的景象,我确实感受到了未来技术的冲击,忍不住要为微软的创新能力鼓掌叫好。

可惜这场发布会只有几十名媒体记者参加,没有常见的开发者大会那样的数千观众,但在展示 HoloLens 的过程中,我听到了现场的欢呼和掌声。对于微软发布会来说,这个场景并不多见。要知道,台下坐的都是最苛刻的科技媒体人,在过去几年时间内,他们对微软的产品发布大体是抱着批评和挑剔的态度,包括我自己在内。

VR微软HoloLens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