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怪咖最任性——GIF2015 MINI PARK·少数派论坛精粹

极客怪咖最任性——GIF2015 MINI PARK·少数派论坛精粹

合成器制作者孟奇:用电路板演奏的声音极客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电子音乐-孟奇.jpg

为什么要创造这些笨重而怪异的的声音合成器呢?

  • 自由:多种不同功能,分别放在各个模块里,组合成完全适合自己表达的一个音乐系统。
  • 趣味:在模块合成器世界里,每一个信号对另一个信号影响,我可以通过改变信号,改变音高、波形、音色。
  • 独立:做乐队要妥协其他队友的的想法,而机器 100% 听话。
  • 不满足:传统乐器不能淋漓尽致的表达我的感情。

Squishable 是我一个比较满意的作品,声音非常甜美,整个乐器可以说是一个音乐演奏工作站。

和钢琴那种线性键盘是不一样,矩阵键盘有什么好处?在上面各种大调的指法都是一样的,非常了不起。这种键盘是上上世纪发明的,那个年代的乐器只能靠声学结构发声,所以在当时被淘汰了。

我去年出了一张专辑,是纯粹用代码写的,如果去网上购买的话,会附送一个代码包。还有我的几张专辑,大家可以去网上试听。

《离线》杂志主编李婷:狙击碎片化阅读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离线-李婷.jpg

在 2012 年 KK 访华时,我问他《失控》这种成功是可以复制的吗?他非常坦率地说不能,书太大,出版过程非常长,写时还新鲜的东西都已经变得陈旧了。我问他怎么样才能去给每个人提供更快更好的阅读呢?他当时毫不犹豫的说,长文(Longform)。

长文是什么?有个不成文的硬性规定,大致 6000 字的英文或 8000 字的中文。在内容表达上,一般来说是有两种形式,创意性的非虚构写作和叙事性新闻写作。

长文在国外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情了。我们知道像传统的国外的出版非常强势的媒体他们已经对长文这种形式驾轻就熟了,他们很多专题类的文章都会采用长文来表达。也有很多非常好的长文写作者。

长文可以有丰富的结构,段落、字体、排版、图片、图表,这都是除了长度和形式之外,长文能给大家提供更多的一些阅读上面的体验。

长文在纸质和电子设备上,都可以很好地去进行阅读。我们今天并不是要去讨论纸质阅读和电子书孰优孰劣。两个谁也不可能替代谁,也可能未来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去演进。

人人湘总经理老三:一家餐馆里的新商业试验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人人湘-老三.jpg

我叫李明俊,叫我老三也可以,做互联网产品相关工作已经十年了,以产品经理的角度去看,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是有一些场景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比如打车软件,在互联网和传统行业不断碰撞产生化学反应这么一个时代背景下,用户在学会新的生活方式。

我们三个湖南人(其实是两个半)总想,能不能在北京吃到正宗的湖南米粉呢?有情怀,有产品经理对用户痛点的执着,我们想一起做点什么。

我们去7次湖南,吃了五百多碗米粉,有人吃到胃出血。总共花了二百万的资金,找到了12款当地食材和多年经验的厨师。我们在中关村隐姓埋名卖了 3 个月米粉,从 40 种米粉中选出 5 种作为第一批上线产品。

开业 40 天后,我们把收银机撤掉了,用户在微信服务号里点餐,通过微信支付下单后,等待取餐就可以了。从实际测试结果来看,用户非常接受,翻盘率由 5.5 次提高到了7次。

人人湘我们通过微信去连接用户,成本很低,转化率却很高。我们门店曾有一次设备故障,只能停业一天去维修。当时我们给用户告知这个消息,并在微信号里面注入一个代金券。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恢复营业就爆掉了,我们不仅歇业的损失找回来了,生意反而更好了,这个是连接用户的威力。

上海奥美创意群总监熊超:一个艺术家眼里的科技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上海奥美-熊超.jpg

科技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探索和永无止境的获得商业利益,也可以和艺术相结合辐射到关怀人类及整个世界的广度。

崔长江老先生,在他 24 岁的时候,于一次事故中意外被高压电致残,从此失去了 2 个手臂和 1 条右腿。上天让他们的身体有些缺憾,却无法束缚他们渴望表达的灵魂,他引爆的绘画中,我们能看到碎点,烟,云,脸,鱼,鸟,山,水,血管,马路,神经,宇宙星系缠绕,一切万物……这就是 Mind Art。

我邀请了 16 位残疾人,参与这场关于精神力量和自我表达的实验。参与者戴上脑电波捕捉设备、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引爆气球。颜料喷洒在画面上,摊开就是六米长,高两米的作品。每个参与的残疾人都很享受这个过程,找到了久违的自信。

极典科技总经理曾德钧:一位 50 后极客和收音机的冒险人生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极典科技-曾德钧.jpg

我出生在湘西一个小县城,穷山恶水之地。我童年是唯一了解世界的途径就是收音机。

2000 年的时候,有一家网站问我未来的音响是什么样的?我说一定是和互联网相关的。后来我离开了部队。不是退休,不是转业,而自己复员,用 20 万去创业。

猫王收音机是一款什么的产品呢?它是非常传统的原木的有温度有情感的一款产品,三千多块钱。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在短短的一个月销售了 204 台,60 多万销售额。

我们为什么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猫王?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传统产品失去了自己,找不到方向。通过猫王和我们其他的众筹项目,我们看到,当我们拥抱了互联网,就能获得新生。

「小崽子剧场」创始人脏小白:没想到表情也能火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小崽子剧场-脏小白(1).jpg

小崽子剧场是我自己创作的一套表情形象,男生叫小山,女生叫思子,叠在一起就是小崽子,通过我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把我画的表情发给大家。

我的微信公众号有近十万个粉丝,其中有近 88% 是女同学,只有 12% 是男生,这 12% 的男生还有 20% 其实是 gay,所以我这个表情是非常受女性或者比较娘的男生喜欢的。

表情是传达思想情感的东西,而且表情可能很微妙,比我们平时看到的喜怒哀乐更丰富。但只是图象很多人对它的理解会有分歧,所以我加上文字,我想让用户按照我的设计路线去使用这个表情,代替他们的文字聊天。

我的本职工作是互联网公司的UI设计师,下班后才做表情,现在也有很多企业找我合作,我的生活变得忙起来了,可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办呢?有很多粉丝来帮助我组织活动,还有粉丝她自掏腰包,帮我做了一个 App,叫小崽子相机,已经在苹果商店上架了。

乌云网创始人方小顿:一个饱受攻击的网站是怎么活下来的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乌云网-方小顿.jpg

大家平时不访问我们网站,但我们网站影响中国互联网的一些安全方面的问题,跟每个人都相关。

我们 2010 年开始做,电信运营商是我们的上网提供商,我们报告了他的一个安全漏洞,结果他把我们机房赶走了,关停。很多部门找我们喝茶,不理解为什么要去披露人家的漏洞,天下太平不是很好吗?还有公司说我给你五百万,你别上我网站了。

在 2010 年之前大家觉得互联网一片太平,其实这是不健康的。黑客这个群体的声音是无法到达企业,工程师不会往上反映,企业也不会把安全问题告诉用户,整个信息安全行业是完全封闭的。

不只是信息安全行业,很多行业是有病的,既得利益者肯定不希望治,但肯定有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一个饱受攻击的网站能活下来?最重要的原因,我们愿意帮厂商解决问题,我们的确代表用户的声音,所以我们网站才能活下来,否则随便一个事情就能让你挂了。

《一人食》作者蔡雅妮:一个人就是一家公司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MINI-PARK-一人食-蔡雅妮(1).jpg

被人说「小清新」我有点不甘,我并不排斥这三个字,只是觉得《一人食》除了小清新,还有一些重口味的东西,我尝试拍一些粗粝的,比如女汉子大叔的作品。

圣诞节我们做了三样东西,西兰花圣诞花环,水果圣诞树,以及草莓做的圣诞老人,线上更新后的那几天,有几千人在跟着我们一起做。那时候我觉得超级有成就感,超级的享受,跟平时线下做活动是很不一样的。

我的图书公司要求我做一些线下的活动,比如签售,但我觉得很乏味。我们做了一个叫「暖桌」的线下体验的生活小展览,我们把 20 平米的院子屋子按照一人食的方式布置了,天天做流水席,大家进来都有的吃,做了一个礼拜,招待了两千位客人,厨师只有我和另一个姑娘。

为什么只顾线下这几千人?因为我想通过做这场活动,了解喜欢一人食的人是什么样的人,结果是非常感动的。五六十号人等候排队,非常整齐,吃完饭还主动洗碗。希望以后我们还可以再做这样的活动。


(本文根据 GIF2015 分会场「MINI PARK·少数派」演讲整理)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2015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