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产品经理的罗永浩将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

作为产品经理的罗永浩将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

除了企业管理能力,产品控制能力以及定价策略,到底老罗对产品的理解能力如何?

在 12 月 24 日极客公园组织的锤子密谈上,锤子科技 CTO 钱晨曾爆料老罗晚上八点以前研究硬件,八点以后研究软件。甚至连手机厂商都不太关注的噴漆肥边老罗都会认真琢磨。

作为演说家的罗永浩已经在去年 12 月宣布退出了公众视线,但作为产品经理的罗永浩则需要用产品赢得更多用户的认同。

公平地说,除了罗永浩的个人光环,锤子手机在产品上确实可圈可点,至少明显的拟物化风格和实体键如今已成为了锤子手机最重要的标志,他们构成了锤子手机的重要特质同时也少不了备受争议,这些问题,我们都等着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在 1 月 18 日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作出回答。

在移动端扁平化趋向的今天,Smartisan OS 的拟物化还能否成功?

@周公瑾认为拟物设计一直存在于 iOS1~6 的演进中,这类设计风格的初衷是尽可能的去符合用户的心理模型,降低用户的认知成本。这种交互简洁明了,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会「本能」的使用各种 App。

拟物设计具有一定的时代意义,很大一批的用户群都是刚刚从物理世界过度到虚拟世界,拟物刚好满足人们的使用习惯。

但新一代从小就接触虚拟世界的用户群逐渐成为主流,拟物化是否还存在意义?

当你让一个 95 后或 00 后的孩子使用 Smartisan OS 的秒表 App,他会爱上这套精致的闹钟么? @何司琦认为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在这个时代他们能触摸到实体秒表机会实在太少,相反,你给他们下面 iOS 8 的秒表 APP,他们立马知道该点哪一个按钮。

整个使用环境的视觉统一性是美观的基础,用户使用着一个美观又顺滑、还带有细腻的交互动画的锤子系统。但当点开第三方应用,界面风格陡然转变,就好像是从三次元突然蹦到二次元。这让@张立羽 感到突兀。

实体健是否只是老罗一人的习惯?

什么情况下需要实体返回键呢?@胡戈认为就是你不会频繁使用它的情况下:

  • 刚开始用智能手机。
  • 平时就不怎么频繁、长时间使用手机。
  • 用手机只做少数几项不会频繁使用返回键,且每次误触返回键都会带来麻烦的事情,比如打游戏、看电影。

这些人可能会觉得实体键更好一些,但多数人都会进入到熟练使用手机的阶段,厂家也不可能因为你只做几件事情就专门为你生产手机,所以长远来看,虚拟键/触摸键更好。

所以对于那些需要频繁使用的、面积没有小到点击困难的、眼睛能看到的不需要靠触感来定位的按键,比如返回键,一旦你熟练了,虚拟键/触摸键必然比实体键更好。

即便是误触问题,@我们看到了的回答:这个问题完全可以交给做应用的人来解决,首先可以拦截 Back 和 Home 键做询问或者直接忽略。而且 Android 提供了隐藏 Navigation Bar 的功能:Hiding the Navigation Bar。ASUS 系统制作了锁定 System Bar 的功能,还有许多 App 也提供类似的功能(需要 Root)。我认为这些方法解决误触的问题要比直接上实体键要来的好。连苹果都做出来 AssistiveTouch 了,万一 Home 键坏掉还有的用。不知道锤子准备怎么解决实体键坏掉的问题。

锤子的影响力只是源自于老罗的个人魅力,还是靠出色的手机体验,相信在 1 月 18 日下午听过罗永浩的现场独白后的观众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罗永浩锤子手机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