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第一天,感谢让我们任性的互联网

2015第一天,感谢让我们任性的互联网

张鹏|文

2014 年 12 月 31 日,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发现大风吹散了所有的雾霾,而阳光立即就热情奔放的洒到了身上,这个灿烂的感觉如此美妙,以至于当我觉得今天应该写些什么来回忆下 2014 的中国互联网的时候,这个场景总是挥之不去。

对于一个在科技互联网领域折腾了 17 年的 70 后来说,要说见过的科技互联网领域的波澜壮阔也够多了,但是,过去的 2014 年却很是特别,因为最让人兴奋不已的不是什么产业大事件,而恰恰来自一些小的故事。

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 8 个月前与一位易到师傅的闲聊。那是一个去往机场的清晨,当那位四十多岁的司机师傅看到我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时,他用了 10 多分钟时间开导我不要太虐待自己,他说,在这个时代应该做些更自由的事情——「别活得那么累,你看我开这个车,想多接一些活或者少接一些都能自己掌控,开心很重要啊。」他当时眼神中充满的「任性」的自豪,到今天我都记忆犹新。

夏日里的一天,当我乘坐出租车与一位很文艺的司机师傅聊起对打车软件的看法时,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讲述显而易见的收益和效率,而是说:「你有没有觉得每次听客户端里叫车的人的声音越来越有礼貌?说谢谢的很多?」他说,「我觉得现在乘客对我们司机的态度是有变化的。」

另一个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是每周帮我家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11 月底的时候她突然问我「你觉得阿姨帮和 58 到家哪个更好一些。我老家的嫂子春节后来北京做保洁,我想试试不推荐她挂在中介了。」现在你们感受下,当她以浓厚的四川口音下问出这个问题时我的表情……

实际上恰巧当时极客公园的编辑部正在探讨这个上门保洁服务的选题时,我第一次觉得我们在关注的事情不再是一群极客精英们的恢弘构想,而是对身边越来越普通、也越来越多的人实实在在的改变。

今天,互联网正在从对个人的信息能力的解放,变成对整个社会结构有影响的变革力量。比如互联网的便利不再仅仅意味着少数城市白领、精英可以看到更多新闻、视频、玩到更多游戏和买到更便宜的东西,而是为越来越多的司机、阿姨、厨师、汽车技师、美甲师,按摩师们带来切实的价值,甚至是通过他们的传递,把原来乡村的劳动力从生产制造更多转向服务行业。

因为今天越来越多的新服务业革命,让他们开始变的更重要,他们不再是一个模糊的群体,而变成一个个有自己独立价值,也更加自由的人。因为互联网对现实世界中那些有限资源的解放,正在重塑产业链条中各个链条的位置,这些「专业服务人群」正在因此组成一个新的阶层,他们也有更多选择的权利甚至是更「任性」的生活。

虽然关于互联网泡沫的话题总会时不时地被提起并讨论,但我总觉得,如果这些普通人都在因为「本地生活服务」、「分享经济」、「互联网金融」等火热的概念而更自由和顺心,泡沫其实只是资本的恐惧,而对于社会,这些其实是前进的加速剂。那些投身其中推动这个浪潮的创新者、变革者,都是很了不起的先锋,我们也应该为他们「任性」地「打破传统」而欢呼鼓掌。

有意思的是,如果说前几年移动互联网浪潮是属于经典意义上的极客们,那么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一个专属极客的狭窄行业,而是一个正在让更多「任性」的人可以肆意创造的大舞台。在 1 月 17 日即将到来的 2015 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就有很多非常典型的此类创新者,他们是一群「产业叛逆」,甚至干脆是一群充满热情的「外行」。但在他们把从传统逻辑上「不好做,不能做」,甚至「不值得做的事情」,通过资本与技术的加持、借助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助推,变成了「很精彩,很兴奋」和「很有价值」的事情。

从自媒体们有个性的内容创作、到二次元文化的另类繁荣;从匠人精神的生产制造,到那些有故事和品格的吃喝玩乐;还有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以及本地生活服务的衣食住行;几乎所有领域中,你都可以找到一些与传统模式不兼容的「少数派」,他们依托互联网这个大背景,依托技术的武器,正在创造出越来越「任性」和与众不同的故事。

我觉得极客们最大的骄傲,恰恰是亲历今天这样的场景——他们把一个新的世界搭好了,把打碎旧规则的武器也做好了,现在随着更多人在觉醒,他们开始把改变世界的力量传递给更多有好奇心、有改变力的人。而这些人将是新时代的「极客」,将是新世界的英雄。

所以在 2015 年第一天,让我们感谢互联网带来的自由与任性。

也愿各位,别辜负这个如此有趣、且必将英雄辈出的时代。


后记:希望近距离了解那些改变了规则,并且正在创造历史的商业创新者们,欢迎来到「2015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加入 2015 年你第一个不该错过的思想盛宴。

商业模式互联网极客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