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密谈都谈论了什么?

锤子密谈都谈论了什么?

苹果专利被驳回,让锤子获得了真实的下拉回弹

使用过 T1 和 iPhone 的用户或许能感觉出两者的下拉回弹效果类似。

实际上他们都使用了模拟弹簧回弹的真实效果,2013 年 4 月美国专利局和商标局决定驳回苹果重新申诉的「下拉回弹」专利。

锤子科技的 UI 设计总监方迟认为最好的设计正是无感设计,弹簧效果符合人们的直觉。

(UI 设计总监方迟)

无聊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

点开音乐播放器左上角的小雨伞,雨伞撑开,雨点溅射到伞面上,这是方迟加入锤子后做的第一个设计,自认为很无聊。

但老罗说无聊很重要,无聊是推动历史发展,推动人类进步的一大动力,熟悉这种论调么?把无聊和情怀调换一下,似乎也合理~

Smartisan OS 不仅仅是拟物,而是将拟物和扁平结合

方迟认为全面扁平化是不对的,细节和材质都需要体现出自己的特色,好比我们去商场购物时,不只是注重商品的形状和颜色,还注重设计上的小结构或者他的材质、面料和手感,这些元素是我们和物理世界交流时的感性媒介。

即便是平面设计也是没有办法脱离光影这些媒介,没有他们则显得单调。

(光影效对比)

和 Smartisan OS 的时钟界面对比,iOS 8 的时钟完全没有光影,只形成了画面构成,Smartisan OS 加上了精致的光影效果使得整体感细腻,锤子的设计团队认为把按钮还原成真实效果,是对用户最基本的尊重。

老罗提出了九宫格,设计师实现老罗的偏执

老罗认为九宫格的设计可以让不规则的图标形成视觉上的统一,提高工作效率。起初设计师们并不认同九宫格,觉得在九宫格中无法发挥出光影和材质特性。

老罗走出了九宫格的第一步,接下来设计师则想方设法地解决这些问题。

(UI 设计总监肖鹏)

锤子科技 UI 设计总监肖鹏入职的第一件事就是帮老罗实现九宫格的设想,三个设计师画了一整晚九宫格方案,为了更好地运用九宫格,他们逐渐探索出了一套方案。

要想把图标通过九宫格做得整齐,第一步要缩小图标在屏幕中的比重。缩小之后发现空隙太大,此时通过分割线可以填满空隙,但画面却又变得呆板。

为了消除呆板的感觉,他们想出了四种方式:

增加全局光,然后填充材质增加细节,再将高斯分布运用到九宫格之间,最后通过非常明快的颜色填充使得沉重的画面显得活跃。

实体按键就像大海里的一个小岛

(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

T1 的实体按键颇具争议,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认为三个实体键让用户产生了安静感,不会时刻担心误触,当我们使用手机时,你的手指可以随时放在按键上,需要用时再安心地按下去。

这样的设计参考了苹果灵魂设计师 John Ive 在设计 iPhone 的理念,希望触摸屏像无边的游泳池,Home 键好比一座让你休息的安静小岛,轻按一下则可退回主屏幕。

更多关于锤子手机 T1 的工业设计理念,请移步锤子科技在极客公园的专栏文章《Smartisan T1 的设计价值观》。

成本控制让 Moto 无法自我突破

(CTO 钱晨)

锤子科技 CTO 钱晨有 13 年的 Moto 工作经验,Moto 中工程师文化占有主导地位,而工程师文化的要点是设计工程不可改变,供应链控制,成本控制。

如果 120 美金的手机项目总价超过预算 10 美金,项目就要流产。而锤子科技的设计师敢于叫板硬件工程师,在钱晨看来锤子科技是业界极少数能将设计稿在工程上还原出来的公司。

老罗一天花 6 小时在产品上

大家看到的是老罗的演讲口才,其实老罗在产品上一天花大概 6 个小时,亲自参与到工业设计,软件的 UI 设计。在钱晨看来,这种人行业里不多,他那么花精力和你在设计问题上较劲,甚至边缘上的小鼓包都钻研。工程师有时候也挺难受,觉得自己眼界还没他高。

虽然这场密谈没有出现老罗的身影,但锤子背后这些专业产品人口里却离不开老罗,我们在思考,罗永浩这个外行人对于锤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其实,罗永浩的价值正在于对这个已经处于稳态的行业提出了疑问,并且坚持甚至韧性地研究实现的可能性,从而促成了锤子较劲的创新精神。


更新:觉得不够解渴?近期我们会将视频内容放到站内。

Smartisan OS锤子科技罗永浩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