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软件那么多,为什么我还需要一台音乐播放器

音乐软件那么多,为什么我还需要一台音乐播放器

 iPod classic 的机械硬盘还是停止了转动。

作为改变数字音乐时代的「英雄」,它曾带我回到 1962 年的 Abbey Road 录音室里,也曾带我追随过 Geoffrey Oryema 的乌干达之旅......而现在它无法再播放任何一首歌曲,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在 iPod 坏掉后,我也经历了一段听音乐的「空窗期」。我曾试图顺应潮流改用手机继续听音乐,将曲库导入到了手机中,但没几天还是放弃了。

确实,现在听音乐几乎没有任何成本,手机上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音乐软件。例如极客公园之前介绍过的极具「情怀」的落网,亦或是我非常喜欢的虾米音乐等。

但对于更喜欢将 CD 转成无损和从网上收集音乐的我来说,流媒体音乐更多的时候是作为背景音乐为我服务的。说到「听音乐」,我还是想再买一台音乐播放器。

为什么我不用手机听音乐

与很多「发烧友」不同,音质并不是阻碍我用手机听音乐的障碍。我固执地认为自己不是「木耳」,但手机的音质至少不会让我感到沮丧。事实上,我认为在合适的环境听到合适的音乐比追求一个合适的播放设备更为重要。

1998 年在一辆行驶在新疆某条国道的破旧货车上,我听到了一首很棒的歌曲,优美的旋律和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这个场景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记忆里。(后来我知道它是 Youssou N'Dour 为法国世界杯献唱的歌曲《La Cour Des Grands》)。

问题在于,用手机听歌让我无法沉浸在音乐世界里。

我宁愿漏掉一个电话,也无法忍受在用手机听歌时被它打断,这种感觉就像从和初恋拉着手漫步在校园的梦中突然醒来;另外我也承认我的自控能力比较差,一但解锁手机免不了刷两眼微博,回几条微信。在手机上「安静」地听音乐对于我来说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还有一个问题是,大部分音乐播放器可以进行「盲操作」,这样在睡前听音乐时就可以更方便地换歌和调节音量,快睡着时也可以「从容」地关掉音乐,对于不喜欢线控耳机的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功能。

我也曾尝试用回尘封已久的  iPod touch,它可以展示漂亮的封面,也可以播放 iTunes LP 版本的专辑,但 8GB 的内存已经无法满足我,而且电池也不耐用了。将 touch 与 classic 相比,我觉得它很精致,但是没有「灵魂」,可能是缺少机械部件的原因吧。

为了选择一台适合自己的音乐播放器,最近我也一直在挑选。

我的挑选

像 Astell&Kern AK240 这种价格的播放设备我是无法接受的。在三、四千价格档,有三款很经典的 Hi-Fi 播放器,它们是索尼 D50,七彩虹 C4 和 Hifiman HM-802 。

很有幸这三个设备我都听过一耳朵,不得不承认它们的音质对得起它们的价格,像索尼 D50 本来就是专业的 PCM 录音笔。问题是这种「砖块」级别的播放器对于我来说,放在家里发挥不出它的优势,外出时又不方便携带。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很在意专辑封面的显示,它们无法满足这种需求。

在千元档,我关注了飞傲 X3 和 Hifiman HM603,比起几百元的 MP3 它们拥有更加专业的 DAC ,支持的音频格式也更丰富。不过国产中低端播放器的做工一直为人诟病,我很担心它们无法经受住我的考验。


还有一些「老家伙」我也考虑过。比如微软的 Zune 一代,价格特别便宜,据说推力也不错;虽然也是机械硬盘,但淘宝上已经有很多改装 CF 卡的方案。但毕竟年代久远,很难脱「洋垃圾」之嫌,而且我也担心它和 Mac 很难进行同步。


于是,经过了一番挑选,我暂时还没找到适合的音乐播放器,我可能还是无法摆脱  iPod classic 的影响,如果你有不错的推荐,欢迎交流。


写在最后

 或许最后我还会买上一台 iPod classic,虽然不久前它已经停产了;但为了让它能陪我更久,我可能会选择加装 SSD 硬盘的 MOD 版本。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可能还是会买一台音乐播放器。

音乐播放器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