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袋洗,一家洗衣公司的重启与再塑

e 袋洗,一家洗衣公司的重启与再塑

颠覆式创新之父 Clayton M. Christensen 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探讨了这样一个话题:

为何那些精于管理、拥有人才资源的大公司,却反而更容易错失真正的颠覆式创新?进而失去在市场竞争中的优势位置。

最后的答案令人挫败,大公司更容易遵循已有的管理经验去进行延续性创新,而颠覆式创新通常会因为核心价值主张的更迭,在企业内部不可能有机会存活。

荣昌E 袋洗是一个值得被观察的案例,从 1990 年张荣耀兄弟创立至今,荣昌洗衣经历了联营店、特许经营、直营店的模式过渡,拥有近千家线下洗衣店。这样一家获得客户认可的成熟企业,是否能通过自身迭代的方式,来分享新一波产业革命带来的红利?

规则变了,洗衣这件事如何重启?

荣昌是一家善于破坏规则的公司,相对于只靠卖加盟生存的连锁洗衣店,荣昌一直是一家在洗衣行业中不安份的“产业叛军”。

例如,针对线下上千家连锁店的管理,荣昌很早就创立「联网卡」,消除了消费者储值的担忧,不再受一地、一人、单店的使用限制。目前荣昌 · 伊尔萨洗衣卡可以在全国荣昌、伊尔萨门店刷卡消费。

而「一拖四」政策则通过「四店收衣一店洗」的模式,改变了传统洗衣店占地大、产能浪费、不环保、网点稀少的缺点,提升设备利用率,降低门店选址的门槛,让网点覆盖能力更强。

不过,最近两三年,科技正在成为改变线下商业的重要催化剂,洗衣行业也不例外。

随着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已经越来越不习惯「需要出门」的生活,对于购物、订餐、买菜、清洁、维修、教育等服务体验的需求大幅提升。

其次,以58同城、赶集网为首的一批生活信息平台,正在垄断线下企业至关重要的生活类流量入口,甚至不满足广告分成,不惜以自营服务来切分蛋糕,这跟线下企业形成直接竞争。

面对来自互联网的全方位冲击,荣昌董事长张荣耀认为,新的洗衣服务需要具备便宜、方便、好玩这三大特点。

荣昌在 2013 年底推出的 E 袋洗服务有以下三大特点:

• 通过统一的「一袋 99 元」定价方式,比传统按件计费有一定价格优势。同时 E 袋洗的计件模式,相比传统洗衣店便宜 30%-50%。

• 客户可以通过微信、APP 下单,可以使用微信支付付钱,然后有专人上门取衣服,通过袋装收件节省了衣服检查的过程。洗衣完成,会有服务人员送衣服上门,洗衣不用特地出门。

• 评选「周袋王」、「月袋王」,用户洗得越多越赔钱,反而他们还会奖励,把洗衣服变成一个娱乐的、社群化的产品。

2014 年 11 月 28 日,是 E 袋洗服务上线一周年,日单量 3000 单(3800-2700),洗衣量2万件,APP 用户突破 50 万,微信服务号 20 万粉丝。

2014 年 7 月获得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金额为 2000 万人民币的种子天使投资,2014 年 11 月获得经纬中国、SIG 海纳亚洲金额为 20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

据另一家在线洗衣服务「干洗客」的市场调研数据,散客洗衣市场规模目前约为 400 亿元,未来十年可能增长到 800 亿元。看起来,这更多只是一个起步。

洗衣服务更迭背后「思维风暴」

E 袋洗的 CEO 陆文勇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大学时期就有丰富的校园创业经历,毕业后,先后在 24 券、百度等公司任职,坚信洗衣行业必将被互联网从多个方面重塑。

在真正开始做洗衣这件事后,他发现很多事情都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首先,E 袋洗是一家独立的平台型洗衣服务,从最开始就欢迎符合条件的洗衣店加入,分享订单量、扩大覆盖面、降低物流成本、提升规模效应,同时 E 袋洗也会为洗衣店提供多方面的支持。

但实际到今天,E 袋洗的大部分订单也几乎全部由荣昌旗下的荣昌、伊尔萨店面承接,象王、福耐特也有加入 E 袋洗的店面,但以北京地区的数据来看,订单量不足 10%。

第二件事,是在 E 袋洗运作起来之后,发现 O2O 中间的纽带其实不是手机,而是取送员。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也玩不起高薪聘请快递员的土豪玩法。

最后 E 袋洗上线了一个自由人计划,让想要赚外快的普通人也可以加入成为取送员,有趣的要求是:有智能手机,会用支付宝。

为了避免出现「卷衣潜逃」的情况,自由人需要交付 500 元的保证金和一些身份证明资料,面试合格后会有统一的系统操作培训。

分配给自由人的订单通常在 2 公里以内,每取送一单 10 元,同时每推荐成功一个微信关注还有额外 2 元的收益。

尽管加入自由人计划的很多本身就是快递员,但通过社群众包的方式来提供配送,无论在成本、效率上都优于全职的物流团队。

第三件事,是关于洗衣的未来。很多人都认为未来的洗衣一定是全面集中的工厂化模式,但陆文勇认为目前阶段,荣昌的「一拖四」方式还是更接地气,在订单量集中的地区未来不排除设置中小型的洗衣工厂。

E 袋洗办公室的一层就是 O2O 体验中心,一个集中型的洗衣工厂身处其中,包含了从进件、洗衣、熨烫、分装、配送的完整流程。

但从实际看,E 袋洗近期并没有持续推进工厂化的计划。

既然身边就有洗衣店,何必要舍近求远,无论对客户、取送员还是 E 袋洗,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关于 E 袋洗的三个疑问

在极客公园与 E 袋洗 CEO 陆文勇的约一小时交流中,深切感受到这是一家接地气的「传统互联网公司」。

以互联网作为工具将传统服务在线化,敢说的多,敢做的少,更何况少有人会愿意去瓜分自己的蛋糕。但我们仍然对于这样一家新旧混杂的 O2O 公司,有着不少的疑问。

疑问一:开放如何落地?

在与 E 袋洗 CEO 陆文勇交流之前,我并不知晓 E 袋洗支持第三方洗衣店加入,只是将荣昌的线下能力整合配送,做更互联网化的销售。

事实上,在目前 E 袋洗官网,也并没有看到洗衣店可以如何加入 E 袋洗连锁网络的说明。

在采访家附近的两家洗衣店老板,几乎下意识的反应仍然是:

E 袋洗是什么?

在经过我简单说明后,其中一位老板表示可以考虑加入 E 袋洗,前提是店内的洗衣能力有较大富余,并且不会给店内增加太多的负担。

而另一位老板则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如果自己的店介入了 E 袋洗,实际上是变相地把主动权交给了 E 袋洗,而且较低的价格可能带与店内已有价格体系冲突。

他们两位清楚表达了一个事实:

E 袋洗如果想要接纳更多的洗衣店进入到网络内,首先就需要告诉店主为什么要加入?这需要一定的教育时间与成本。

在跟陆文勇的后续采访中,他表示:

目前 E 袋洗在北京的加盟门店的部分,主要还是考虑邀请制,因为他们更熟悉这个市场。

加盟洗衣店数量也许并不是 E 袋洗目前最亟需解决的的问题,荣昌已有的门店已经足够满足需求,开放不是硬需求。

疑问二:能否顺利应对「新旧混杂」的阵痛期?

如我们在本文开篇所述,大企业创新的最大敌人恰恰是自己。

尽管 E 袋洗只是荣昌的关联公司,并且涉及到业务的部分都会有资金体现,但 E 袋洗对于荣昌已有店面的依赖度极高,主要分为洗衣服务与品牌传播两个方面。

据了解,荣昌所有店面都会放置 E 袋洗的推广资料,随着 E 袋洗业务的快速发展,以及两者在品牌上的高度捆绑,极有可能会影响到线下门店的业务量。

同时,随着门店接单量的降低与洗衣量的上升,荣昌现有门店模式的搭配可能会需要一个调整期。

疑问三:如何让更多人更满意?

在跟极客公园对陆文勇的采访中,聊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陆:洗衣行业是一个暴利行业,毛利高达 80%,而且服务不规范,收费混乱,用户使用感受也不好。

问:那么你希望有一天洗衣服的价格能低到多少?

陆:洗一件衬衫两块钱,这取决于我们的规模,规模化可以降低成本。

在这段谈话中,我依稀可以捕捉到理想主义与梦想的影子,互联网改变了信息传播的路径和商业演化的方式,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与消费习惯。

希望 E 袋洗这样的服务,不只是提供一个更方便的洗衣服务,而是能够通过更多的产业整合、改造,能让更多的普通人洗衣更简单、更便宜,顺带洗衣也能做成一件大事。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有很多需要做,平台、配送、服务、营销,这不是一个能够一劳永逸的事情,但却足够充满挑战并让人兴奋。

E 袋洗荣昌O2O洗衣服务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