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tus 凭什么席卷 65 个国家 App Store 排行榜?

Cytus 凭什么席卷 65 个国家 App Store 排行榜?

《Cytus》是 Rayark 2012 年推出的一款 App,曾登上 65 个国家音乐游戏类应用第一名。在 App Store 付费游戏排行榜上,《Cytus》正位居十三,而 Rayark 的另一款游戏《Deemo》(古树旋律)正位居第八。

很难相信一家公司连续两年推出的音乐类游戏,可以经久不衰的盘踞付费应用排行榜。

在 App Store 的评论中用户写道「收藏品一样的游戏」、「不花钱就能享受这种游戏简直是对它的侮辱」、「作为一个音乐游戏爱好者……这款游戏真的给我带来了很独特的感受」。看来被洗脑的,不止我一个。

Cytus 疯狂的个性元素

「Cytus」取自「CoCytus」——即冥河之渡神科塞特斯的名字,取其「位于生与死之间」之意。CoCytus 是阿克隆冥河的一条分支,即哀河悲叹河。该河是由地狱中服苦役的罪犯眼泪所形成,所以水面上经常回荡着听来极为恐怖的哀鸣,因而得名。

《Cytus》操作并不复杂,共有普通、锁链、长按三种音符气泡,中央一条线根据 BPM 在屏幕上下晃动,当线抵达该音符时按下即可。曲目则分为十级难度,每首有 Easy、Hard 模式可选。

音乐游戏嘛,随着节奏按按按就好啦,但《Cytus》却又好像哪里都有点不一样。

浓郁的赛博朋克风

赛博朋克(cyberpunk,cybernetics 与 punk 的合成词)是科幻作品的一支,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

只要一打开《Cytus》这款应用就会被细腻的 CG 折服,封面半人半机器的少女、再加上每首曲目浓浓的赛博朋克风插画,不论是章节名(如《Disaster》、《The Lost》)、歌曲名(如《LNS OP》、《Megaera》(复仇女神之一)、《Chemical Star》),《Cytus》都在努力将这种赛博朋克风贯彻到底。

在 Rayark 的官方网站上,《Cytus》的每个章节都通过新闻、日志、代码、五线谱诠释出一个美丽而忧伤的故事:在遥远的未来,人类将自己的精神转移到机器人上,害怕失去记忆的「人类」通过 Cytus 记录下的音乐来寻找灵魂。

拥有如此缜密的内容编织、背景设定、核心风格的《Cytus》,在音符、口水歌、太鼓变形的音乐游戏世界实在太过异类。

大量优质的原创曲目

《Cytus》全游戏共分 10 章,每章包含十首曲目,另有主题扩展包可以选择。这些曲目多数是电子与史诗风格的细腻融合,节奏感极强,与《Cytus》的气泡音符结合十分具备打击感。曲目的题目、内容又与章节名字相得益彰,如第六章《THE LOST》(迷失),内容为《Dragon Warrior》(龙战士)、《Selfish Gene》(自私基因)、《Realize》(觉醒)……然而最另人惊叹的是这些高质曲目全部都是原创内容。

至于这些高质音乐从何而来,Rayark 将其归结为幸运。在认识了一些 BMS 作曲家后通过他们的圈子相互介绍,结识了更多的作曲家。同时 Rayark 也非常自信的表示自己的努力亦不容忽视,「做出有质感的游戏,他们也才会信任我们,把音乐放到我们的游戏里面来。」

魔鬼般的细节雕琢

《Cytus》就像一份精致的礼物,无论是它的外表、拆开的瞬间、内容的构成都让收到这份礼物的人连连惊叹。

《Cytus》的每首曲目都有独特的标识,加载曲目背景 CG 时会呈现出来。这些黑白纹章各不相同又与歌曲主题甚合,且每一首曲目都有相当精致的背景图及 CG 动画。

游戏开始时清脆而不突兀的铃铛声响、游戏过程中音符由小变大由黑变彩如彩色气泡般晕染开来、点击瞬间又破灭消失的动作简直可以用「湮灭」来形容…… 不亲自试一试真的难以感受到 Rayark 在这些细节上的良苦用心。

这么爱玩儿的团队彩蛋当然少不了,《Saika》一曲的「彩华」两字点击变色、点击《Ververg》中间偏右的火炬、或者长按《L》一曲的 L 字母变为红光,都可以解锁隐藏曲目,据说一共 10 多首。

一款音乐游戏类应用能做到如此地步,只能用收藏品来形容了。

就在 1 元风暴席卷 App Store 的此时此刻,仅仅 1 块钱就能下载到如此独特的《Cytus》。

嗯,没错我们还有点新玩法

除了制作上的良苦用心,《Cytus》在策略上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玩法,比如百万下载计划。

内容分为 10 章的《Cytus》,每 10 万人下载用户无需付费就可以解锁新的章节。截止到 11 月 22 日的 v 2.0.0 版本下载数量为 770912,官方已经如约解锁了 7 章游戏内容,加之免费曲目包,共有共 90 首免费曲目。

官网上 Cytus 的计数截图

90 首免费曲目,对于一款音乐游戏应用、且使用原创曲目的应用来说简直是「壮举」。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Rayark 认为尽管音乐游戏类玩家数量不多,但大部分都是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忠实用户。为了赚取利润,许多顶级的音乐游戏制造商会为曲目包收取高昂的费用。诚然他们会买单,但这会让音乐游戏形成一个封闭的用户圈再难突破。

少量的免费歌曲并不满足无法满足轻度用户,同时这也会让很多人错失游戏的乐趣与音乐游戏的独特魅力。《Cytus》希望用较低的价格(5 美元解锁新曲目包),还有「百万下载计划」改变这种现状。

这会不会让 Rayark 难以为继,Rayark 表示即便不成功,也要为了这种愿望尝试一次。

失败者的飞翔?Rayark 并没有这么惨痛。据媒体报道,Rayark 在成立两年内便实现了收支平衡,第二年营收超过 160 万美元。以独特的风格和超高的质量吸引用户,最终培养出大批粉丝实现流量聚合,变现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或者,一款音乐类游戏也可以开一开线下演唱会。《Cytus》上线第一年累计 30 首曲目后,顺势举办「Cytus Live」音乐会,吸引了超过五百人参与。在累积了大量曲目后 Rayark 又举办第二场名为「Rayark Live」音乐会,七组作曲家纷纷从日本、韩国等地飞来台湾,演奏超过四小时、八十首曲子,吸引了一千名粉丝购票入场。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庞大的曲目内容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12年 Cytus Live Concert 截图,内容可以在 Youtube 上查看

「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想做一点不一样的事,最终《Cytus》会成为超出音乐游戏之外的,你我共同制造的神奇现象。」

匠心如是:开发者最初都是玩家

「我们几个创办人,创公司最主要的理念是,好玩是最重要的!」

在 2013 年的一次访谈中,Rayark 联合创始人游名扬如是说。

没错,《Cytus》的开发者 Rayark 不是来自日本也不是美国,而是一家台湾公司。

四年前的一个 9 月,游名扬和几个好友想做和现有内容不太一样的游戏。他们找遍台湾的单机和小型游戏公司,没有一家令他们中意。于是他们想了想,就用自己的钱成立了 Rayark。

游名扬和他的六个好友成立了 Rayark ,图片来自网络

2011 年 9 月 Rayark 正式成立,团队大概在 20 人左右。「我们坚持原创,制作最好品质的游戏,将作品推向国际」,在招聘启示上,Rayark 如是写着。

没有来自金主的压力,团队就可以尽情发挥能量坚持自己的道路。「事情不一定要赚钱,但是要做自己觉得好玩的游戏,才对得起玩家!」、「想设计出真正好玩的游戏!」这样的初心加上匠心,大概可以解释《Cytus》和《Deemo》的魅力所在了。

很快 Rayark 的新作也将发布《Implosion》,不满足于音乐野心,《Implosion》是一款人类操纵机器人作战的 ARPG 类游戏。

比起这些故事,Rayark 自己在网站上写下的文字更值得用心体味:

「遊戲好玩更勝於賺錢

不斷的產出屬於自己的原創 Title,講出更多故事

給真正想做好玩遊戲的朋友,有另一個發揮的選擇

開發者的身分背後,我們都是玩家

在台灣,開發原創遊戲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所以我們成立雷亞遊戲,一個你只需要把遊戲做好的場所

所有人都是參與設計遊戲的人,在不同方向貢獻自己的專長

雖然不一定能盡善盡美,但推出產品時都是問心無愧

因為我們的作品將要感動到世界上無數的知音玩家」


如果你感兴趣:

《Cytus》全曲目表

《Cytus》全曲目 Youtube 传送门

音乐游戏CytusRayark台湾App Store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