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想让人们从远处看看这星球

只不过想让人们从远处看看这星球

题图:10 月 29 日,怀斯曼发布了这张日出照片。他写道:「并非每天都轻松,今天是艰难的一天。」他指的是 10 月 28 日美国弗吉尼亚州瓦勒普斯岛发射的美国天鹅座飞船 (Cygnus) 升空爆炸事件。


2014 年 11 月 8 日,Jane Poynter 来到腾讯 WE 大会现场,讲述自己只有 75000 美元的太空之旅,还有 Inspiration Mars 计划。

在前一天的专访中极客公园问及 Jane 曾经是生物圈 2 号的一员,又做过电视主持人、作家,为何会选择门槛甚高的航空领域创业?

Jane 的回答是这些所有的行动都是相关的:生物圈计划是为了在太空中建造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环境,而且其他的工作也是为了了解地球的运作机理。

Jane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无时无刻的灿烂笑容

「我们的地球是有极限的。我亲眼看到生物圈 2 号的极限,地球上的我们却很难感受到。」

她相信从高空俯瞰,可以让人们对这星球理解得更深刻。

5 小时的高空热气球派对

World View 是一家创业公司,梦想是让太空旅行平民化、商业化。

World View 选择了小规模团队的工作方式,Jane 说她相信「这种小团队的密切合作才是成功之道」。

World View 最接近现实的项目是将于 2016 年开展的 5 小时热气球近地太空旅游服务。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费用则是 7.5 万美金。

World View可以让人们欣赏太空边缘的地球景象

在 5 小时的旅程中,升空和降落要占据一半的时间。人们要赶在黎明前登上热气球,就像普通飞行一样,不需要更换特制衣物、不需要经历飞行训练、也不需要接受医疗辅助。在经历 1 个半小时的升空过程之后,人们就可以站在 10 万英尺的高空,享受 1-2 个小时的高空漂浮。

人们可以自由的在「太空舱」中行走、拍摄高空景象、抑或是自拍。想要分享自己在高空时的心情?没问题!World View 的热气球上会提供 Wi-Fi,可以随时随地更新社交动态。热气球上会提供餐饮、洗手间等任何能想到的便利。想来点儿酒精饮料一边欣赏高空景象一边感慨人生?Jane 兴奋的说,「我们可能是唯一一个拥有吧台的太空船!」

目前已经有超过 1000 名客户预定了 World View 的热气球太空旅行。

壕出新高度?团购一个 6 人组合套票开高空趴梯是不错的选择。

生物圈 2 号是值得铭记的

比起 World View CEO 这个职位,生物圈 2 号的成员之一的身份让 Jane Poynter 更令人印象深刻。

1988 年正式动工的生物圈 2 号花费了 3 年时间,建造出适宜 8 个成年人类居住的封闭空间。没有任何气体、水、物质能够进出这个现代版诺亚方舟,这半径 58 米的玻璃球成为有史以来人类最大的封闭式活系统。

想要用已有的科学知识创造一个能够循环的生态系统,但这无疑是一个巨大挑战:首先要在几十亿个物种中找出几千个合适的,将他们合理安排并保证没有任何一种有机体在这个系统中占据主宰位置。同时还要保证人们在里面有东西吃、有水喝。

每个成年人每天大概需要半斤食物,一公斤氧气,1.8 公斤饮用水、建议计量的维他命,以及十几升生活用水,这同样要来自生物圈 2 号的循环之中。最终生物圈 2 号拥有 7 个生态区,制造出雾林、热带草原、灌木丛、湿地和海洋。

一台 18 轮的半挂卡车司机从车窗里斜探出身子问他们要把海放在哪里,他拖来了一整车的海盐……工作人员指了指工地中心的一个大洞。在那里瓦尔特-阿迪正在制造一个一百万加仑的海。

3 年后生物圈 2 号终结于氧气的过度消耗,可二氧化碳的含量却没有随之上升。最终人们找到了根源:二氧化碳与内墙的混凝土发生反应,形成了碳酸盐。Jane 说:「我们没有严格在生物圈 2 号所处的真实环境中检验其中的各个方面,有些材料会以我们没能想到的方式发生反应。」

把生态系统当作一个整体来理解,生物圈 2 号得到教训可以帮助人们重新认识当初建造它的初衷,包括掌控太空和地外殖民。计划在月球或火星上建造基地的人们需要意识到,岩石可能会与人们赖以生存的空气发生反应。

当年参与生物圈2号实验的8名成员

Jane 的丈夫塔贝尔·麦克卡鲁姆(Taber MacCallum)同样也在生物圈 2 号 8 人名单之中。离开生物圈 2 号后两人共同创立了 Paragon 太空开发公司,为 NASA 和其他客户开发生命维持系统。

「生命维持的方法和宇宙飞船的设计,确实来自于我们在生物圈 2 号的日子。」

结局却很是颓唐,曾被 1987 年《发现》杂志称为「继肯尼迪总统启动登月计划后美国最激动人心的科学工程」的生物圈 2 号,险些在 2007 年被改建成公寓楼。

现在它被称为地貌演化观测台,科学家们期盼它变成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一样的地球科学圣地,这个项目至少要运行 10 年。

站的更高并不是为了成为上帝,而是看得更清晰

然而,他是那么渴求光明,以致他还是飞上去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云朵在夜间竟能如此耀眼。但满月和繁星却使这些云朵变成了光灿灿的浪涛。

——圣埃克絮佩里《夜航》

Jane 曾在 2009 年的 TED 上讲述自己在生物圈 2 号中的感受:

在生物圈 2 号中时,想要吃披萨需要种植小麦、番茄、饲养羊群并为它们挤奶,还要等待 1 年的漫长时间。当我走出生物圈 2 号时只需要打个电话披萨等一会儿就送上门来。中间的过程被忽略了。

并非反对现代商业和消费生活,生物圈 2 号也好、高空热气球也罢,Jane 希望人们注意到这些「被消失」的过程:小麦和番茄依然要被种植、羊群依然要被饲养,以及,地球是一个正在循环的整体。

「生物圈太大,以至于我们无法感受到自己与地球的联系。我们要对地球上所有的系统和生物饱含感激。」

人们很难注意到生物圈的细微变化,因此对于地球的认识也「被忽略」。就像曾经的中国人以为自己是大陆的中心,教宗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间点。我们借助科学的力量飞得更高并非为了彰显能力,或者在耗竭地球后像蝗虫一样寄居另一个星球,而是深刻意识到这颗水蓝色星球震撼人心的美丽。

在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宇航员一直在讲述着他们通过独特的俯瞰地球的优势而导致他们一生的转变。国家的边界不见了,那些使我们彼此分化的冲突似乎也消失了,而保护那些被卡尔·萨根称之为我们的「暗淡蓝点」的需要也变得既明显而又势在必行。

Jane的名片正面,我选择了从高空看地球的这张

Jane 将她的太空舱、热气球以及高空所看到的地球印在了名片上,她一再说从高空俯瞰地球是非常独特的感受,每个人都该感受一次。

呼吸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生态循环也是。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太空旅行World ViewWE大会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