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与商业的冲突:海盗湾联合创始人被捕

海盗与商业的冲突:海盗湾联合创始人被捕

海盗湾的联合创始人 Hans Fredrik Lennart Neij(ID 为 TiAMO)在从老挝到泰国的时候被国际刑警组织捕获。2009 Neij 与其他几位海盗湾联合创始人一起被瑞典法庭定罪为「协助侵权」,在保释后 Neij 就逃离了瑞典。

配图来自:BBC News

地区移民署署长 Chartchai Eimsaeng 少将表示一个美国的电影协会雇佣了一名泰国律师追查 Neij,并将 Neij 的照片交给了边境移民局。

美国的电影、音乐产业多年来一直通过司法诉讼等法律渠道大力维权,尤其对于海盗湾这种「助长了非法传播受版权保护被容」的网站。

盛极一时的海盗

2008 年 1 月,海盗湾在线人数超过 1 千万,管理的 BT 种子文件超过 100 万,成为世界最大的 BT 网站。最早成立于 2003 年的海盗湾从一个瑞典语的本地网站逐渐成长为全球性的独立组织。海盗湾以反对版权著称,在海盗湾的 logo 上,磁带与十字骨头来自八十年代一个古老的反版权运动——Home Taping Is Killing Music。当时的英国唱片协会(BPI)认为录音机的流行会让越来越多的人从收音机自己录制音乐,从而造成音乐磁带销量下降,影响音乐产业。

海盗湾一直是反版权运动的领导者与实践者,以至于最终发展出了著名的「盗版党」,在 2006 年盗版党成了瑞典无议会席位政党中最大的政党。

今天的海盗湾已经不在是单纯的「免费下载站点」,而是科技、互联网参与政治运动的标杆之一。海盗湾主页上的 logo 经常会呼应当前的实时事件。比如伊朗 twitter 革命时他们就把自己改名为「波斯湾」,并把海盗船换成了绿色。

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时,海盗湾上出现了大量的开幕式相关视频,但是国际奥委会向瑞典政府施压希望删除这些内容。于是海盗湾在 2008 年 8 月 17 日改名为「北京湾」,并且揶揄了国际奥委会一把。

IOC pressures the Swedish government to censor TPB. Been in China too long?

海盗湾也一直是「疯狂」的代名词,2007 年海盗湾希望购买西兰公国,从而成立一个完全没有版权法的理想国度。2012 年时海盗湾计划把自己的服务器发射到低空轨道上,以躲避政府打击。

落后的版权与贫瘠的商业模式

海盗们并不是鼓励盗版,而是认为当前的版权政策并不符合互联网时代的需求,大量的内容因为版权而无法发流畅得传播,这不利于文化的创造。电影、音乐相关的大型组织打击盗版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互联网时代,在网络上分享电影、音乐已经不应该被视为「违法行为」。

配图来自:IDEA

互联网实现了「世界是平的」这句话,通过全球的网络我们几乎可以任何一个在线的人沟通,无论他在非洲还是大洋洲。互联网让信息、内容的流通变得无比简单快速,但是相关的知识产权、版权保护却没有因此而跟进,同时针对创造内容的群体来说,商业模式也局限在了「发售实体」上。

若干年前的乔布斯走进全球几大唱片公司的大门,通过 iTunes 改革了音乐领域。时间已经证明了数字音乐不会让音乐行业下滑,反而让更多人能方便得消费音乐,享受音乐。

互联网带来了传统行业无法理解的「非常规增长」,版权、法律根本无法跟上新技术带来的新模式。这个问题不光出现在海盗湾上,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亦是如此。行业协会惧怕互联网用车服务,相关机构害怕视频网站打破垄断。于是本意是「保护内容」的法律、版权变成了「扼杀创新」的武器。

数字化与服务

在全球互联网化进程加速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商业模式开始基于数字化产品与服务。在线音乐让 CD 成为小众,也催生了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演出和周边。

在未来,我们会购买廉价的数字化商品,去消费价值更高的「线下服务」。如果你还存有质疑,那么看看中国日益增长的电影院线票房就会发现:在线视频与互联网从来不会偷走电影票房,反而会促使让人们走进影院,享受更好的观影体验。

配图来自:wikimedia

参考资料索引:

The Pirate Bay wiki(en)

海盗湾 wiki(中)

海盗湾大事记

海盗湾The Pirate Bay版权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