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长出 Product Hunt?

中国能否长出 Product Hunt?

8 月份刚从 Y Combinator 毕业的 Product Hunt 拿到了 100 万美金的种子论融资,9 月立马由获得由 A16Z 领头的 600 万美元 A 轮融资,这个只有创始人一名全职员工以及三名兼职开发人员和一名兼职设计师的互联网产品发现网站,立马成为了媒体硅谷梦的报道对象。

Product Hunt 页面简单,功能单一的网站正满足了创业团队产品曝光的需求。

前段时间意外爆红的即时聊天应用 Yo,就是在这里被 VC 发现并获得 10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5 月 19 号,DeviantArt 的产品经理 Dan Leveille 就已经把 Yo 放到了 Product Hunt 上面,现已收获了 138 个赞。


一款能够在 Mac 上查看 iOS 设备上的通知信息的应用 Notifyr 目前已经获得了 254 个赞,而这个有趣的应用是由一位来自荷兰的 17 岁开发者开发的,显然,对他来说,Product Hunt 的曝光远比等待 App Store 推荐或者科技媒体曝光要更简单。随后像 Daily by Buffer、BarkBuddy 等有趣的产品均先于科技博客纷纷亮相 Product Hunt。

创业者:更轻的渠道 

在我看来国内更需要这样的产品,再好的产品如果接触不到用户也是徒劳无功,而对于不少创业团队来说,App 的渠道建设难度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过产品本身。

过去的一年多中,安卓生态下移动渠道向巨头集中的过程逐渐完成,百度、360、腾讯等少数几家公司垄断了移动应用的分发,而在 iOS 生态中,创业团队的产品要想持续曝光往往绕不开刷榜这一关。 

根据对刷帮的曝光,苹果中国区 App Store 单个应用的起刷量为 1 万次,单价为0.7元,如果想同时获得高评分以及好评价,则需要另加 0.8 元。有些手法高级的刷榜公司甚至能承诺几个小时就可以达到你想要的排名。刷榜的往往是拿到投资或者本身资金充裕的公司,而刷榜行为让那些真正的好产品淹没在 AppStore 中。 

此外,和提供邀请码内测类似,产品的提前曝光也有助于获得早期种子用户,测试模式的可靠性以及加快产品迭代,但国内是否能产生相同的产品,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些如 V2EX 的垂直科技交流社区时不时总能冒出些有趣的产品和观点,很长一段时间我还在豆瓣的邀请码小组中体验新产品,甚至前不久在我们报道的帮你消磨时间的无聊社区 same,竟然也有 App 交流频道。

这样零碎的平台一直存在我们的身边,但似乎我们很少听到某款产品从这些夹缝中生长起来的故事,是否是由于热衷讨论互联网产品的用户太少?这是一个有趣的疑问。 

投资人:避免投资盲点 

对投资人来说,能在一个网页上发现新项目,保证了自己的时间成本,加上来自全世界网友的评价,从某种程度上能避免自己的视觉盲区。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能通过社交资源出现在你面前,此外硅谷光孵化器就有 100 多个,上百家社区。一对一的面谈不再向过去那么有效率,很多相似的产品同样也让人容易出现判断困难。

有长达 14 年的风险投资经验 Aileen 拿自己投资过的一家公司举例。几年前,她见到 Twitter 初创团队时,他们的产品粗糙,对产品发展和自己的模式没有清晰的定位,与竞争产品相比吸引力不足。但 Aileen 还是选择了投资这家公司。现在,当初的初创团队已经发展成为市值 40 亿美元左右的公司。 

硅谷的投资人看中 Product Hunt 的价值,目前已经有18 家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者参与了其 A 轮,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有 A16Z,Y Combinator 以及电影乔布斯的扮演者和投资人 Ashton Kutcher。

创业者获得曝光机会,投资人方便找到投资项目,看起来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不过这也是个不完善的故事,不少报道中将 Product Hunt 和 Hacker News 以及 Reddit 相比较,实话说,他们在产品形态上没有本质区别,虽然 Product Hunt 提供了每天产品回顾,但显然这不是核心竞争力。

目前 Product Hunt 每天网站的「推荐委员会」都会挑选出 20 到 40 款新产品列到网站上。这群人是从用户中挑选出来的,数量是用户的 2%,由技术界受到信任的投资者、创始人和设计师组成。据 Product Hunt介绍,网站正在开发「邀请」功能,以便管理员可以补充更多受信任人加入产品挑选队伍。如何保证他们的热情,如何避免刷榜问题,则需要一个强劲的理由或者强大的技术支持。

X-440.jpg

Product HuntYo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