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和王自如到底在争什么?

罗永浩和王自如到底在争什么?

昨晚,第三方手机评测机构ZEALER创始人王自如和锤子科技罗永浩,如约在优酷展开一场粗犷的近身辩论。他们激战的核心,是作为的 ZEALER 在 26 天前对 Smartisan T1 的评测。

没有主持人控制节奏,没有规则保证充分表达,犹如一场信马由缰的越野赛,最后只能随着两人错乱的节奏越走越远…

公平地说,这场辩论最终还是走向了语言技巧与气场的较量,主打理性、客观的「测评 2.0」的王自如在这场辩论中注定占不到便宜。 

在围绕着这场辩论的立场、态度、情绪之外,我们不妨多想一层,罗永浩和王自如激烈争论的到底是什么?他们的分歧是什么?这场争论还有哪些更深的东西值得思考。

罗永浩和王自如,他们都说了什么?

罗永浩和王自如,在约三个小时里主要针对下列问题进行了来回辩论:

1、锤子手机是否不耐摔?

罗永浩:我们出于对视觉美感的追求,对耐摔性的确存在妥协,但是我们也推出了 200 元的碎屏险。iPhone 是不是一台拉低了行业耐摔性的手机?

王自如:测试了 5 台 Smartisan T1,一米的标准已经有4台锤子手机摔坏了。iPhone 对玻璃的使用的确拉低了整个手机行业的耐摔性。

2、锤子手机的散热设计是否有问题?

罗永浩:Smartisan T1 海绵贴纸主要用来隔热的,防止热量传递到屏幕,出现屏幕噪声影响显示质量。石墨贴纸和机身留有一定的空隙是业内通用做法,如果紧贴会导致发热过于集中,影响用户感受。

王自如:在测试中,Smartisan T1 发热的确很集中,Smartisan T1 散热问题并非单一因素导致。

3、锤子手机背板后的小开关功能?

罗永浩:那个小开关,是用于外置电池的识别,不是用于数据保护。

王自如:之前理解有误。

4、锤子的按键和排线裸露是否会造成铜丝被静电击穿的风险?

罗永浩:静电不可能击穿铜丝,现在的锤子手机已经有保护措施。

王自如:虽然静电不可能击穿,但是锤子手机并没有通过 8000v 的国家标准。

5、王自如定的评测标准是否正常?

罗永浩:王自如的标准超出了正常的标准,锤子手机不能和苹果或三星的手机比。

王自如:测的就是不同,这应该是罗永浩需要解释的问题。

6、王自如是否在黑 Smartisan T1?

罗永浩:你就是在黑锤子。

王自如:我只是客观描述。

其它辩论更多集中在技术和产品之外,对于有兴趣了解两人全程辩论的同学,可以直接访问优酷的视频页面。 

是否存在一种绝对客观的好产品标准?

在罗王二人的三小时辩论中,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对话:

罗永浩:这事儿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这事儿是这样的。

王自如:我只是客观呈现。

从早期的 Techmessager 一步步成长为被认可的 ZEALER,在 2014 年 5 月 24 日宣布推出「测评2.0」,表示要:构建一套以用户感受为中心的数据化测评体系,还原产品本质,降低决策成本。

王自如的愿望代表了他的一种理想,这是一种化复杂为简单的价值观:抛开产品的品牌包装,甚至拆开产品外壳看零配件,最终用客观的参数和评分来度量一款产品,降低消费者的选择难度。

但是好产品真的有一种绝对客观的标准吗?或者说评价好产品的标准是不是应该唯一呢?

事实上,当一款产品从生产线上进入到消费者的手中时,衡量它好坏的标准中已经加入了客观之外的消费者情感认同的因素,因为消费决策是一个右脑参与的过程,远远不是非此即彼的基于参数的逻辑思维。

王自如在 Smartisan T1 评测视频中认为其外形「傻大黑粗」,但同时也承认有 40% 的网友在 ZEALER 网站上给出了最高的五星外形评价。这也侧面印证了“客观”并不一定与消费者主观的真实感受相符。或者说,即便是客观的参数,也是代表一部分看中这些数据的人的“主观”而已。

此外,不同的设计定位的产品,对于不同消费者的感受是迥然不同的。例如主打美颜自拍的美图手机,如果按照纯粹基于参数的评测标准并不会得到一个综合高分。 

但是对于热衷于自拍的女性用户而言,这台手机的色彩、性能、重量根本无关紧要,重点是人家能拍出好看的照片。

我们无须苛责王自如,他在努力地去较真,让更多人穿透手机厂商诱人的宣传文案去触达参数这些可量化的标准,他的客观代表了他的主观,代表了他对产品的价值体系,这无可厚非也不需要改变。

世界一定需要有一个对坏产品的标准定义,但是,或许不会只需要一个唯一的标准来衡量“好产品”,否则就容易进入参数沙文主义的误区,会错过很多产品独特的一面。

罗王之争的背后

这场辩论,从场面效果看,更加年轻的王自如落了下风,但这并不是他的失败,也不意味着他所做的事情不值得坚持,相反,他和罗永浩一样,都是手机行业中不可或缺的“另一种声音。”

王自如相信数据进而崇拜标准,用客观的硬件指标去丈量手机这个复杂世界。

不过,当他冷静地拿着数据与罗永浩 PK 的时候,罗永浩则是带着满满的感情,锤子从每个零件他都如数家珍,那是他的孩子,他要的不是这个孩子长得多高多壮,而是能被一部分人喜欢。因此从他的立场上,产品的好坏不是取决于分数,而是画了一条线,只要质量和参数在一定范围之内,用产品的气质吸引用户,喜欢的自然喜欢,讨厌的自可以各取所需。

因为手机这个产品,从它达到消费者的手中开始就注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例如苹果 2007 年发布初代 iPhone 时,无人看好,不耐摔、屏幕易碎、电池太脆、信号不好。直到今天,iPhone 是不是一部好手机?这仍不是一个可以斩钉截铁回答的问题。身边坚守 Android 的土豪比比皆是。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产品,是因为每个人的完美都不一样。

罗永浩和王自如的争论绝不仅仅是一场无聊的脱口秀,他们留下的不仅是懊恼和遗憾,还启发了对于手机创新机会的思考:在科技行业经历了盛行参数为王的时代之后,我们是不是能够放下理性的左脑,多发挥感性的右脑去看待一些差异化产品的价值。 

ZEALER 的声音是目前业界第三方最强力的声音,这对 ZEALER 也是一种枷锁和负担。它对世界的看法显然不应该是唯一的标准,但这不能是外界要求他改变的地方,ZEALER 就应该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实际上,其他人更应该发出不同声音,建立对好产品更多元的探讨氛围。

只有多元化的产品和思考才能推动整个行业前进。对一个希望有更多创新的行业来说,一个透明的“善恶和对错”的底线标准和一个包容多元价值、鼓励创新的氛围,是同样重要的。

罗永浩锤子手机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