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微信头像「红点狂欢」的 24 小时

解密微信头像「红点狂欢」的 24 小时

就在这个令人纠结的处女月伊始,满屏的小红点令众多「强迫症」措手不及。

8 月 23 日 12 点 24 分,微博网友圈圈 Fancy 发送了这天的第一条微博「#微信新消息头像##强迫症慎点#第一波~」,并配上了 9 个右上角有红色圆点,内里是数字「1」的头像。并在这一天中,一共制作了 4 波 36 个头像。

随后这种带有数字小红点、号称「专治强迫症」的头像 24 日一天之内迅速在微信中蔓延,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冷却,仿佛一场没来由的狂欢。散场之后,留下一地孤单。

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

8 月 24 日,8 点 43 分。

小原是二线城市外贸公司的一名雇员。9 点上班的小原从来都在 9 点钟正点打卡。90 后的小原觉得早一分钟都对不起自己。

8 点 43 分的小原正在公交车上,距离公司还有 8 分钟的公交、9 分钟的步行。一边听歌一边刷微博、偶尔看看知乎和微信订阅号是小原通勤路上消遣的办法,而今天某大号的一条微博引起了小原的注意。

「微信强迫症头像,逼死处女座……」,其后是九个带着小红点还很萌很萌的头像。小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用这个带小红点的头像,就会骗到毫不知情的微信好友以为有新消息,但这个红点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消除的。

小原使用的由圈圈创作的+1头像

小原毫不犹豫的长按保存,换上长发少女外加右上角红点「1」的头像。灵机一动,还给自己的领导发了条「领导早」的消息。

一想到自己有强迫症、手机里 APP 更新的小红点都受不了的领导怎么也点不掉自己脑袋上的「1」,小原愉快的下了公交车。

扩散中:更多的元素

8 月 24 日,14 点 26 分。

Lonely 从甘孜的藏式床铺上醒来,外面还是阴天。Lonely 是某高校天文协会的会长,昨晚夜拍银河,因为云的关系只能拍到云隙间斑驳的星光。

Lonely 打开微信想看看朋友们对昨晚他上传的照片有什么看法,发现很多人的头像右上角都有提示,打开后却没有任何新消息。

反应过来的 Lonely 发现自己「被耍了」哭笑不得。好玩是好玩,但是大家的头像都是「萌萌的」,赶时髦这种事对 Lonely 来说没什么意思。

Lonely 又打开了微博,如意料般的满屏幕都是关于右上角小红点头像的博文,更有甚者将右上角的数字改成「2」、「3」,「99」,甚至表示超过一百条信息的「…」。

直到看到一个关于「二胡卵子」的头像 Lonely 笑了,他想要的就是这个。

左:圈圈创作的「二胡卵子」+1头像;右:Lonely使用的Doge头像

「二胡卵子」是 2014 年南京青奥会吉祥物砳砳,被誉为「史上最逗比吉祥物 ,其多彩的造型、鬼畜的表情令网友直呼「丧心病狂」。在与著名网络 ICON「Doge」结合后,强烈的精神污染感简直让 Lonely 不能更喜欢,迅速换上头像并在好几个微信群中发话,还发了一条朋友圈。

冷静:去死吧,你们这些红点星人!

8 月 24 日,20 点 10 分。

玲玲简直要被朋友圈满屏的小红点逼疯了。

很少在微信发些什么,也很少在朋友圈发状态,玲玲更像是微信里的「隐形人」。有空就点开有小红点的朋友圈,偶尔回复一下,默默的关注着每个人的动态,这已经成为玲玲日常生活的习惯。

但自从今天早上有人用小红点头像开始,瘟疫蔓延般的,现在几乎两三条就有一个小红点头像,外加「朋友们被我的新头像逼疯了 [哈哈]」之类的信息。

即便有好友在朋友圈中表示:「再用这些头像就拉黑你们」,可依然有人前赴后继的使用这些头像。

这让玲玲非常不爽,玲玲打开朋友圈的目的是为了了解朋友们在哪里、做些什么,而不是这些「没营养」的头像。

烦躁的玲玲无意发现了一个便捷的方法,长按朋友圈的微信头像,选择「不看他(她)的朋友圈」。

一瞬间,玲玲觉得世界清静了。不止是这些头戴红点的朋友,她开始不停的下拉朋友圈:「正品代购 CK、LV……」、「#每日早安#正能量是……」、「我和我家亲爱的今天……」、「年轻人应该……」——代购、早安帖、秀恩爱、浓稠鸡汤,但凡有一点自己不喜欢的,立刻屏蔽。

大刀阔斧改造朋友圈的玲玲心中横生一种「拉出去、杖毙」的快感,她疯狂的下拉着、屏蔽着,管他是上司是小时候就认识的朋友还是久不联系的家人,通通都消失。直到下拉到一条「今天是昨天的明天,今天是我余生的第一日」,玲玲停住了。

「喜欢的人,发什么都是可爱的。就算他头上有红点,也舍不得屏蔽。」

玲玲竟有点心酸。

 

小红点:我是你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一款病毒式的产品横扫微信朋友圈,从魔漫相机、围住神经猫、脸萌再到这回的「专治强迫症」头像,只不过,比起那些早先由内容引爆的传播、这一波集体换头像的行为艺术更像是一次走向广场的狂欢——不用有什么明确的意图,只是一种释放,宣泄之后,一地孤单。

承认吧,社交媒体上的我们,热闹的孤独着。那些来去匆匆的狂欢,不过是我们给自己的存在感寻找一个理直气壮的出口。

电影《社交网络》封面

「社交应用就是为孤独而生的,孤独的人喜欢社交媒体。」

孤独无聊时,人们希望被看见。面对讨厌的人时候,却又假装看不见。当小红点在这场「狂欢」中无法被抹去时,你是愤怒还是同样换上这样的头像,希望有人点进来,说一声「被你耍了」,然后聊聊近况。

二季度末,微信月活跃账户数达 4.38 亿。人们几乎将自己所有的社交关系集合于这一个应用中,无所不包却又无处可逃。

最初只是希望更快的将信息送达对方手中,随着微信通讯录好友数量的增长,人们渐渐迷失在社交网络关系的迷雾中。

「150 人似乎是我们能够建立社交关系的人数上限,在这种关系中,我们了解他们是谁,以及与我们的关系。」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早早预言 150 这个人类社交的极限数字,我们在「沉重」的微信里喘不过气,生怕错过「红点」背后的那条信息。

没什么,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点存在感。

当成恶作剧的小原也好,讨厌它的玲玲也罢,「红点狂欢」终将退潮,沉默成微信用户记忆中微小的一点。无论是把 qq 签名改成「正在输入」,还是像现在在右上角放上一颗小红点,或者未来将有的新「狂欢」,人们只是在说,我有点寂寞,请看到我。

张小龙在微信启动页已经告诉大家,技术解决不了人的情感需求,就像面对庞大月球渺小、孤独的人影。

最后,送上小红点头像究级版本,祝大家玩的愉快。

微信社交应用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