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手闲置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二手闲置

小时候周末的一个乐趣,就是在家里面翻箱倒柜,寻找各种不要的易拉罐、汽水瓶、报纸旧书,去楼下找收废品的老大爷。看着他把旧货分斤论两,然后从他手中接过那些毛票,知道很快就有汽水可以喝,或者去投币游戏厅跟小伙伴们切磋两把。 

大学校园毕业季,总是有即将毕业学长姐,在各种关卡位置售卖自己不用的闲置物品,电脑桌、辅导书、游戏机、床单被罩、安全套、盆栽 …收获的不只是钞票和处理掉之后的成就感,还让这些闲置物品找到新主人继续发光发热。

被高楼大厦割裂的我们,走街串巷吆喝「收旧货」的老大爷只存在过去的记忆里,小时候四处搜刮报纸旧书、扒铜丝卖钱换冰棍吃的乐趣再也找不到。随时随处可接入互联网让我们的沟通前所未有的便捷,可是面对家里堆满的闲置衣物、家电、家具,更多时候我们居然还是束手无策。

二手闲置,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处理垃圾的日常消遣吗?将闲置物品出售或赠送给更需要它们的人,困难到底在哪里?

无处安放的闲置物品

我家在四川的一个小城市,小时候家人最喜欢逛离家不远的跳蚤旧货市场,那里有二手商也有个人,交一块钱卫生费就可以摆摊,卖的东西包括家电、玩具、二手书等各种闲杂。 

在那里,每个人都会有寻宝的乐趣,时常因为寻到一个「孤品」就会开心的不行。这些物品大多跟着上一个主人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闲置了,对于在这里卖东西的人而言,更多是希望陪伴自己走过一段人生的物品,可以和下一个主人,发生新的故事。

闲置物品的背后,是几个人、一个家庭、一些故事,在卖东西的时候,大家可以彼此友好抽烟聊天,聊自己的工作、生活、物品的来历,认识新的朋友。这种满足,远胜收获那一点点钱。

但在今天,这样的旧货市场正在被新兴的商业空间所挤压。北京的大柳树我去逛过,那更像是一个小商家的集合体,商家看的是钱,他也不了解那些音响设备到底有哪些参数,更不了解那台世嘉游戏机带给别人多少乐趣。没有故事,没有交流,只有赤裸裸的砍价还价,即便是这样的商家在大柳树也是凤毛麟角,大柳树更大的空间是被劣质家具和皮鞋商家所占据。

面对家里堆积如山的闲置衣服、路由器、书、电视、自行车,我们真的就无能为力了吗?有什么办法,可以真正把这些闲置物品卖给需要的人,即便是送也行?

我的一位同事正面临这样的困扰,他有一辆里程仅 10 万里程菲亚特派力奥轿车,车龄十年但车况和保养都非常好。最后在二手车商的报价是 8000 块,他说:

「如果不是北京号牌限制,我宁愿把车送给需要的同事当代步工具。这是一辆车况及其好的车,跟了我十多年已经有感情了,我希望它能够找到下一个好的主人发生新的故事。」 

我们能真正逃脱二手奸商的围剿?把自己的闲置物品配置到需要的人手里吗?现阶段看起来不乐观。

米粒,线上以物易物的尝试

米粒是一款在 2012 年脱胎于开心网内部创业的产品,在开心网内部测试 3 个月后才正式上线。他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真实的闲置物品交换分享社区」,米粒 CEO 陈玥在参加极客公园活动时表示:

「我们不是二手市场,我们和某 8、某集、某街不一样。我们匹配的需求是两个白领女生,其中一个有一台 iPhone 5,另一人有一套高级化妆品,这时候她们的需求匹配就很充分,而且并不简简单单是金钱的交换。」

米粒希望基于用户「以物易物」的需求,以「虚拟货币」为介质,引入拍卖机制,打造一个基于闲置物品的交换社区。

「二手闲置物品承载并不只是物品本身,通过社交交换,可以让这些闲置物品再次发挥功能,而不是进到那些二手商的仓库里」。 

他们在四五个月的地面推广中,进行了大约 40 家公司的推广,这些公司的员工可能是米粒的潜在用户;七次展会,两次跳蚤市场,三次用户见面会。2013 年 10 月她们完成了 376 万米的交易额(1 米约合人民币 0.5 元)。

我致电米粒的负责人藤藤,到今年米粒的累计交易额已达 1280 万米。米粒作为她们众多创新项目中的一个,不算是非常成功的市场实践(注:目前官网已转向开心网官网),但仍然给那些想要以社区方式换物的用户提供了一个园地。

「为什么我们不敢去 58、赶集买卖东西?因为没有熟悉的社区做背书,每一个跟你交易的人都是陌生人,恐惧感自然掩藏不住。况且 58、赶集前几页都是买了竞价排名的商家,你敢买吗?反正我是不敢买。」

相对带感的豆瓣「北京二手」

豆瓣就是个大坛子,用户在各个小组里面自行组织、管理、行动,而租房、二手则变成了其中最富生活味的两个小组。

豆瓣「北京二手」小组,之所以能火,完全是因为豆瓣用户有很多相似的特质,豆瓣 er 多少有点惺惺相惜,并且你很容易了解二手闲置背后的那个人,点击昵称瞅瞅个人页面就知道这个人大概啥样。没准儿交易个东西,还能认识到一些新朋友。 

豆瓣用户大多数八零后的小年轻,大多租房或者刚买房,有大量的东西需要出清或购入,但是又不想要去卖给那些不识货的二手商糟践自己,在豆瓣找到同样的一群人交易显然更舒适惬意。

而且豆瓣用户卖东西,一般都会给出清晰的图片和详细的描述,例如这个东西从哪里买的、多少钱、成色如何、多少价钱卖、怎样交易(自取/物流/面交),信息相对比较对称,比较不容易出现被坑的情况。寄砖头、寄冥币可不是什么新鲜事。

看,其实丢一块地方给用户自己耕耘,只要他们能自行组织起来,也能长出一片不错的庄稼。

但豆瓣「北京二手」小组并非完美,第一只适合年轻人密集的北京,第二商品查找起来很不方便,第三小组的形式并不适合商品展示,缺少结构化信息。

不完美,但美好。

处于末端的「淘宝二手」 

淘宝二手,始终处于一个二奶位置。

和 eBay 一样,淘宝最早也是卖二手起家的,第一件在淘宝成交的宝贝,是马云的“龙泉宝剑”。

但是随着淘宝盘子越做越大,商家垄断流量和交易流已成必然,需求与供给的双重导向,导致个人二手闲置交易以及早期的拍卖模式越来越被边缘化。

淘宝二手有几个特性:

  • 有基本的社区档案,优于 58、赶集,但弱于豆瓣二手、米粒。
  • 商品信息大多不算完整,部分商品有实物图片。
  • 二手商家用户充斥其中,并非纯粹的个人交易。
  • 容易出现欺诈行为,遇到极低价格或者异常询价需要警惕。
  • 流量大,交易额高。

为什么说「淘宝二手」是二奶?第一是从交易效率与安全感来说,是处在中间位置。第二像我这样的中高级二手买家,只是把淘宝二手作为交易工具,交易细节早就通过各类垂直社区谈妥了。

二奶实至名归。

从受众群体看,淘宝二手的受众群体是最广的,远高于那些垂直社区或者豆瓣小圈子。换言之,淘宝二手带来的改进,能够让更多用户获益。

但脱胎于淘宝已有体系的淘宝二手,同样继承了来自母体的缺点。如缺乏真正有效的社区档案进行靠谱程度判断,商品品质和说明良莠不齐,而对于真正需要淘的「孤品」而言,同样缺乏有效的发现机制。

淘宝二手,看似合格,但只适合用来卖通用热门数码商品,或是只用来进行末端的担保交易和收款工具。

困苦的公益捐赠

Z 小姐是某民间助学机构在广东的联络人,每年她都会分四次给山区的小孩邮寄捐助物品。这些捐赠的物品包括旧衣服、二手书、文具等等。

每当捐赠季到来的时候,她会找七八名大学生志愿者一起协助清点和打包,这些捐赠的物品大多数来自有善心的个人捐赠者。

她坦言,闲置物品的捐赠是比较麻烦的一件事情,最头疼的问题就是物流成本高,尽管已经通过集中收寄降低了不少。此外,那些想要捐赠闲置物品的善心人士,有时候并不一定真的知道哪里需要、谁需要、需要什么,而那些在朋友圈、QQ 空间中流传的捐赠信息,很多是数年以前的过期信息。

「你的转发和分享,也许并不能帮助那些孩子解决问题。」 

这个信息不通畅的问题,可能很难短时间得到解决,而目前国内又缺乏公开的统一捐赠通道。对于捐赠人而言,留意那些跟自己在同一个城市的慈善或助学机构,然后定期留意他们的需求,并定期打包闲置物品送过去,这可能是一种相对好的解决方案。

另外一件痛苦的事情是,和捐款这件事不同,捐赠物品通常没有办法追查明细的情况,例如你想要了解你送的衣服都被谁穿了,现在基本做不到。因为数量太大,所以对于受赠物品的追踪情况,国内的机构都做得不太好。

目前,国内的公益捐赠,都还是停留在比较低效且信息不通畅的情况。需要更多的宣传和报道,让更多人知道你还可以把你的闲置衣物、书籍给捐赠出去,而不只是把它丢在垃圾桶里。

结语:不完美的二手世界

「二手闲置」处理困惑的背后,是我们对「如何更好地热爱这个世界」的不解。

闲置商品,应该被配置到最需要的人;交易难道不是应该遵守诚信吗;如何去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好的价值如何继续循环;如何重新发现「淘货」的乐趣。

期待通过科技与现实的结合,有更创新、更透明的闲置物品交易方式,能有更开放透明、更低成本的慈善捐助方式,让大家能享受玩闲置的乐趣,能够让我们的闲置物品真的有处安放。

米粒豆瓣淘宝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