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幕狂热?是时候泼桶冰水了

弹幕狂热?是时候泼桶冰水了

电影院的坐席上闪烁着点点微光,观众表情欢快,视线不断在手机与大荧幕之间切换。屏幕上快速划过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字幕。没错,这是一场弹幕电影。

弹幕是这个夏天最火热的话题之一,从《秦时明月》到《小时代 3》,电影把弹幕这个原属于小众圈子的现象拉到公众面前,大量主流媒体纷纷报道这一「新鲜事物」,一时间,弹幕这一主要在 ACG(动画、动漫、游戏)圈子流行的概念也被各方热炒,仿佛不了解弹幕就意味着自己已经落伍了。

这种生怕自己「落伍」的社会情绪最先从互联网圈开始蔓延。过去一年里,美国青少年的社交新宠 Snapchat 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Facebook 的收购,谈及此事,腾讯 CEO 马化腾不由感慨:「即使你什么错也没有,就是错在太老了」,「巨人倒下的时候,身子还是热的」。

不仅是互联网巨头们感受到了「中年危机」,移动互联网冲击着各行各业,这种担心自己会被时代抛弃的情绪在全社会的精英群体中开始蔓延,他们需要给自己的无力感找到出口,于是 90 后、亚文化被像救命稻草一样捧上了神坛。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全社会开始热捧 90 后创业,弹幕似乎变成了破解年轻一代的密码,打着弹幕噱头的电影应运而生,大有席卷之势。可是,那些科技圈、创业圈、营销圈中言必谈弹幕的人们,有多少真的有去了解过弹幕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弹幕电影真的是一种革命性的创新吗?

弹幕的前世今生

弹幕一词起源于 STG,也就是射击游戏。显然,游戏当然是宅男宅女们的涉猎范围,例如被称为同人三大奇迹之一的「东方 project」的本体就是一个这样类型的游戏。在这类游戏中会出现密集的子弹行程的火力网,由于大量的评论在屏幕上飘过与游戏中这种「弹幕」很像,于是视频中飘过的字幕也被称为弹幕了。

为什么弹幕会先在 ACG 群体中引爆

无论是创造了弹幕这一全新的视频互动模式的日本网站 Niconico,还是在中国火热的 Acfun、Bilibili 两个弹幕视频网站,用户受众主要是 ACG 爱好者甚至可以说是宅男。那么,为什么这群人会如此热爱弹幕?

动态的交互

视频与文字以及图片有着一点本质的不同,那就是视频是动态的而文字和图片是静态的。视频画面总是在不断变化,并且信息量更大。弹幕做到了以前传统评论方式所做不到的事情,你可以像和朋友在一起一块看视频一样,针对当下某个画面发表自己的看法。

热闹与归属感

虽然弹幕对于一个视频来说具有一个相对时间,也就是有出现在视频中的几分几秒的概念,但是弹幕却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后来人可以看到之前所有观众所发表的所有弹幕。

这一设定加深了弹幕与视频的「临场感」,看过视频的人在那一刻与你当前观看的场景一样,而不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撰写「观后感」。

ACG 爱好者在国内并不是一个足够大的群体,甚至还需要承担来自长辈对他们这一爱好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这一小众文化更需要一种归属感。弹幕将一条条同好的实时评论还原了出了临场感,在弹幕中,宅们会感到「我不再独自前行」。

无社区,无弹幕

弹幕本身就拥有社交的几个基本条件:可以产生互动的用户,可供讨论的话题。我们可以发现,弹幕被广泛利用的弹幕视频网站,无论是 Niconico 还是国内的 A、B 站,本质都是社区,更具体来说是基于 ACG 文化的社区。

基于弹幕的社区在内容上具有很强的关联性,用户的群体在兴趣方面也更接近,虽然绝大部分用户之间不存在好友关系。但是话题和兴趣的一致使得他们能在弹幕这一形式下顺利的交流并产生共鸣,用户不仅会持续访问收获乐趣并分享自己的想法,甚至会去原创甚至二次创作更多好玩的视频。

弹幕视频网站的这一社区属性聚拢了大量的原创以及二次创作的视频生产者,对于 Vocaloid 音乐来说,无论中国还是日本,弹幕视频网站都是他们发布新作品的首选之地。而对于「鬼畜」、「Mugen」等更小众的东西,弹幕视频网站更是他们发布作品的不二之选。

弹幕电影,这样真的好吗

弄清楚了弹幕流行的原因,那么就很容易回答,这样一个强烈依托社区氛围的产品形式真的适合被安在电影这种大众传播媒介上吗?

大部分人不能接受弹幕实际核心问题并不在于他们接受不了动态的评论,而是无法理解弹幕视频网站内弹幕的内容。不明所以的话语展现出五彩的颜色迅速飘过,不知怎么就会出现的「迷之感动」,脱离了语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串串遮挡视频本身的无用信息。

然而,将弹幕这一形式从社区中剥离开,推向观众个体差异很大的人群,不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还会制造制造更多个体眼中的无用信息。

弹幕电影实际上不具有弹幕视频网站的社区属性,更多的只是将弹幕这一形式搬到了更大的荧幕之上。而弹幕的本质实际是社交,将当下一刻的想法分享给虽然你不曾知道名字但是却与你有诸多相同之处的人从而获得满足和快乐,而不是外界认为的吐槽吐槽再吐槽。

看电影的观众之间典型的共同点并不像目前的 ACG 爱好者一样较为集中,在弹幕电影中,你会发现他们所发的内容之间缺乏联系,无法产生真正的互动和共鸣,弹幕质量不高,而屏幕完全化作了众人的留言墙。缺乏互动与归属感,显然无法展现弹幕本身应该具备的魅力。

如同站在喧闹的广场之上,耳朵传来大量的话语声,然而你却无法从这些声音中获得任何你感兴趣的信息,而你却不得不忍受这些你眼中的「无用信息」。

或许,针对小众人群的需求继续完善产品,将弹幕这一概念从 ACG 群体中扩散到诸如运动、电竞等既能形成一定圈子并且又依赖于即使互动等具体的领域内,或者才能真正的使弹幕发挥它本来的优点。而这群人实际并不缺乏做这件事的能力和技术。

无论是弹幕还是这几天的「冰桶」,中国的互联网从不缺乏把一个热点引爆传播的能力,只可惜,大多数时候我们所做的都是营销味道更浓的半吊子创新。然而,一个火热的概念只会带来一时的关注,真正去打造一个有改变力的产品靠的永远不是一味追着热点做不求甚解的创新,而需要对用户需求的深度解析,对产品细节的精心打磨,对设计的一丝不苟。否则,被玩坏的将不只是一个弹幕。

弹幕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