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社交」会成为下一波颠覆性趋势?或许言之尚早

「瞬时社交」会成为下一波颠覆性趋势?或许言之尚早

看起来很傻的 Yo 推出后不久便风靡全球,短短数日便有 50 万人下载,每天送出超过 400 万个「Yo」,其本身也赢得了 150 万美元的投资。

连 Yo 这样「蠢萌」的应用也能拿到投资?一波倡导「极简」的社交趋势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从国外的 TaptalkMIRAGEBolt,到国内的秒视快拍,一连串被称作「瞬时社交」的产品紧随 Yo 的步伐,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

它们承袭了 Yo 的那种极简风格,把图片和视频分享的效率提高到近乎反人类的程度,但是产品的设计和理念大同小异。以目前在其中最受欢迎的 MIRAGE 为例,它的主界面分上下两屏,上屏是拍照界面,点按可以在前后摄像头之间进行切换;下屏是基于手机通讯录的好友列表。把摄像头对准拍摄对象,点击要分享的好友头像,MIRAGE 会立即进行拍照并把照片发送给好友,没有任何确认、编辑和撤销的动作(所以你通过 MIRAGE 发出去第一张照片可能是个茫然的大脸)。

而为了让用户能够对这种一键选择好友、拍照和分享的行为表示放心,MIRAGE 承袭了 Snapchat 式的阅后即焚,在用户看到照片后的几秒内就消失,同时界面里也没有任何的消息记录或时间流。

但现在就为这类应用加以「颠覆」之名却显得有些为时尚早。

Yo 的联合创始人、MIRAGE 创始人、以色列通信创业公司 Mobli 的首席执行官莫沙·霍吉在不久前接受 Business Insider 采访时称,他所想打造的包括 MIRAGE 在内的一系列极简应用会去模仿人们实际生活中的通信活动。他认为 Snapchat 是一种照片和视频共享工具,而并非通信工具。

霍吉试图让 Mobli 的产品与人们的日常交流逻辑保持一致。比如说 Yo,没人能说得清它为什么如此火,但如果放到实际生活中,这就像是看到你的邻居在阳台伸懒腰,你冲他挥挥手,打个招呼,并没有多说什么。霍吉认为,「我们进行过的大多数对话都仅被存留在我们记忆深处,但我们并不需要保留这些信息」。于是 MIRAGE 比 Snapchat 更进一步,连朋友之间来回发送音视频和照片的动作都省略掉,把产品的操作过程压缩到极致。

但一个不得不仔细考虑的问题是,既然把 MIRAGE 定义成「通信工具」,那么它应当对每一个人都是通用的。然而按照现在几无防线的产品设计,MIRAGE 的通信行为只能发生在极为亲密的亲友之间,甚至适用范围比 Snapchat 更小。

再退一步说,现实中的人们即使在和亲友进行交流时,也会先在心中把控话题的内容和尺度。MIRAGE 类的应用过于强调分享的随意性,加之阅后即焚并无消息记录,这让用户的社交行为变得更加随意。这与要求功能上具备普适性且内容可回溯的「通信工具」的产品诉求是相背离的。

MIRAGE 类产品是对社交方式的又一次奇妙创新,但是现在就为其打下「颠覆」的标签有些为时尚早。是成为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还是真的能够改变现有通信工具的交互方式,这都需要接受用户的检验。

题图来自 Business Insider

社交应用即时通讯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