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人物】从“挑战杯”到机器人创业,极客少年的 Kickstarter 之旅

【极客人物】从“挑战杯”到机器人创业,极客少年的 Kickstarter 之旅

2011年,当胡家祺报名参加第 11 届「挑战杯」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后面的人生会因此改变。

那时候的胡家祺是哈尔滨工程大学测控导航与系统专业的大三学生,他和几个小伙伴带着多旋翼飞机的构想参加比赛,虽然由于设想过于学术,离商业化太远,最终只获得三等奖,不过他却收获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孙泽波,这个电器工程自动化专业的同龄人与胡家祺一拍即合,开发开源机器人成了两人共同的兴趣。

挑战杯之后,还在上大三的胡家祺和孙泽波启动了 Ai.Frame Rex 版开发,这个机器人采用椴木层板和亚克力材料,由 98 个零件组成,并可以自定义 5 种颜色。

毕业后,为了完成 Ai.Frame,他们选择在学校开放的实验室里驻扎一年,最终做出了升级版的 Ai.Frame Apollo,躯干包含 109 个零件,外壳 12 个零件,可配成 24 种颜色组合。分别拥有重装、机动和远程作战 3 种形态。

今年 6 月 29 日,Ai.Frame 开源机器人项目悄悄登陆 Kickstarter。Ai.Frame 机器人能够完成跑步、下蹲、射击、对战等 300 余种动作姿态。玩家可以通过游戏手柄、Android 手机、PC 控制板控制机器人的动作,甚至使用像《明日边缘》中的机械外骨骼——通过两只机械臂,将手臂运动同步映射到 Ai.Frame 上。

一个月内, Ai.Frame 获得了超过预期 400% 的 2 万美元支持,并准备从上海搬到深圳运作一个商业化的公司。

每一年大学的校园中都少不了形形色色的机器人比赛和机器人爱好者,不过大多数人与机器人的缘分都在拿到奖状或大学毕业后便逐渐结束。胡家祺和孙泽波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借助众筹的方式,他们将自己发端于实验室的机器人梦想用商业化的方式继续实现,两位89年的极客是如何完成这段跨越的?

联通天空的梦想

我们是未来天空中的纽带,为您递送任何您想要的东西,无论您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2013 年,奥巴马签署了一项法案,要求 FAA 在 2015 年实现民用机商用化,孙泽波和胡家祺相信这是民用无人机产业蓬勃发展的前奏。他们预测,目前无人机的发展速度和当年计算机发展的速度相似,将会达到万亿美元的规模。

挑战杯比赛让他们积累了多旋翼飞机的经验,随即开启了 3 旋翼无人飞行器飞 Linkall 项目。

 

电影《终结者 3》里边的飞行器,成为了植入他们理念的载体,他们从 2011 年秋天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在学校的工程训练中心制作出第一架「验证机」,花费约一年的时间完成整体的制作。

Linkall 帮助孙泽波和胡家祺宣传了自己的理念,但并不适合于实际应用。孙泽波和胡家祺将无人飞行器项目发展方向定位为设计出一套完整的系统。若想真正实现物品的递送,仅仅依靠一架无人飞行器远远不够,真正要解决的是路线如何规划、物品如何装卸、平台如何构建等更为宏大的问题。

幻想实验室

哈尔滨工程大学为校内热爱研究创新项目的学生提供了开放实验室,在校学生可以随意进出,为了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在大一大二时开设了工程训练课程,实验室内提供了铣床和数控车床等尽可能完备的加工设备。

和其他为工作奔波忙碌的毕业生不同,孙泽波和胡家祺没有选择立即找一份工作,而是继续呆在学校内,进行着自己未完成的项目。机械设备机构和编程等这些专业外知识不得不靠自学完成。

幸运的是即便家在广东的孙泽波家里限制较少,而本地人胡家祺的父母也支持他们对自己兴趣探索,唯一的担心则是最好能自己解决生存问题。

学校宽裕的环境让他们有机会再次接触更多比赛,甚至为学弟妹提供指导,并和研究生同学一到旅游,生活相对轻松,还未感到生活带来的压力。

随着 Ai.Frame 项目渐入佳境,他们发现虽然学校提供了设备支持,但已经感受到学校创业的局限性:学校老师更倾向学术研究,离商业实践较远,而且使用学校资源获得的成果往往要与学校共享,离开学校的念头终于付出脑海。

Kickstarter众筹攻略

炎热的夏季上海却因满眼的绿色和五颜六色的短裙让人忘记了白日的酷暑,而此时,上海奉贤区里这两位年轻人却无暇顾忌周围的一切,刚刚通过答辩后申请到了免费办公室,他们却匆匆忙忙地将 3D 打印机和微型机器人模型打包好,准备南下到更加炎热的深圳。

虽然上海能获得政府扶植,但毕竟硬件创业需要大量零件资源,如果在上海,很多元器件不得不通过淘宝购买,导致生产速度比我的预期晚 3~4 天。

IDG 郑兰对 Ai.Frame 痴迷,个人出资完成了 Ai.Frame 的天使投资,加速了孙泽波和胡家祺南下的进程。

Kickstarter 并不是他们第一次众筹,在 makefaire 组织的创客节亮相后,2014 年初 Ai.Frame 机器人就在 Pozible 平台上做过一次小规模的众筹。去年 3 月份正值 Pozible 进入中国,Pozible 的公关特意找到孙泽波和胡家祺,作为首批进驻产品,可以提供优先推广资源,可惜上次众筹没能成功。

孙泽波(左)和胡家祺(右)

孙泽波和胡家祺总结,Pozible 首先作为陌生众筹平台,用户认知度不够,此外,其上线的项目偏文艺,Ai.Frame 显得另类。

有了前车之鉴,在上线 kickstarter 前,他们特意找了上线 Kickstarter 深圳团队 UArm 和 Air!Air!听取意见。最后总结出一套 Kickstarter 宣传视频的指导意见:

  • 使用欧美演员:由于众筹的受众主要是外国人,欧美用户对外国人的包容度并不够强,尽量避免亚洲面孔,孙泽波和胡家祺在整个视频画面中出现时长不到 5 秒。
  • 表现得专业:保证发音标准,避免不经意的小动作。减少后期的特效,让用户觉得产品真实存在,并非渲染效果。
  • 创始人要有自己风格:对于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欧美人来说,如果创始人风趣幽默并且有自己的故事,容易能在类似产品中脱颖而出。

虽然第二次众筹获得了成功,但众筹结束后孙泽波告诉极客公园,上线时间的误判让结果没能达到他们的预期。由于没有考虑到时差,项目上线时恰巧是美国周末白天,此时美国人大多会参与户外活动,导致项目的关注度不够。

在上线 24 小时内项目通过自然增长达到了目标,但后续没能保持,他们分析,同一批次上线了 Kickstarter 一些冷门项目,导致 Ai.Frame 被排到展示页面的第 3~4 页,从而跌进了难以被关注的「Kickstarter 死循环」:没有关注度,从而无法获得资金支持,没有资金支持,项目的热度也无法被推回首页。

从大学实验室到 Kickstarter 的 356 天结束了,大学生创业的光环逐渐消去,在深圳找到办公室后,后续订单的处理,未来产品的发展等等问题将来到他们身边。新的篇章,开启。

2014极客人物Kickstart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