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反社会因子(2)

潜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反社会因子(2)

编者注:本文承接于《潜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反社会因子(1)》,详细叙述了少年自杀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 Ask.fm 创始人精彩的自我辩护。关于匿名社交媒体的利弊讨论就此开始。并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看你站在哪个立场看问题。

“滚出我的生活”

关闭 Ask.fm?那还会出现下一个同类网站!

在 2013 年年末 Matthew Homyk 的 Ask.fm 页面,开始充斥着各种不当的玩笑和侮辱性的话语,朋友们开始在他的页面发表恶意的匿名留言。其中一条写到「我讨厌你。滚出我的生活」,还有就是事关其女朋友的留言,「(她)值得拥有比你更好的人」、「快去跟别人约会吧,该死的,她离开你会变得更好」、「不会再有别的女孩子喜欢你了」「滚远一点」 ⋯⋯

当儿子求助自己时,Ray 陪着他读完了这些留言,他告诉 Matthew 说这都是典型的小孩子间的胡说八道,忽略这个网站就好。他还鼓励儿子要振作起来,他乐观的认为,儿子迟早会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有多么无聊。

但是 Matthew 成功远离 Ask.fm 大概只有几周的时间,随后又沉溺其中。他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无法自拔的想要刷新页面去看别人的留言,「我不能假装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说我的。」

糟糕的日子还是来了,Matthew 在两次自杀未遂之后,于 2013 年 11 月份开始住院治疗,而那些令人不愉快的言语依然持续出现在 Ask.fm 主页上面,「你真是个没朋友的人」、「你精神分裂吗?」「你是一个死基佬吧」,对此 Ray 很是担忧。2014 年 1 月 10 日那天 Matthew 出院了,但是当天晚上他还是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Matthew 的死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触媒,他已经孤独的与自杀冲动抗争了很久。作为父亲的 Ray 实在太过悲伤,难以接受儿子的离去。虽然他也明白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很容易无法承受住低谷和挫折,也无法冷静对待生命中的动荡岁月。在 Matthew 的葬礼过后,他曾强迫自己去阅读 Ask.fm 的主页数据包,尝试站在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这一切。「但是真的很恶心!」他说。

“我们都在欺凌弱小”

Terebin 兄弟承认 Ask.fm 确实存在网络暴力问题,但他们并不接受外界指责。

Terebin 兄弟认为 Ask.fm 能够帮助年轻人成长,「在 Ask.fm 上,年轻人可以变得更开放更包容更自由,这在现代社会是至关重要的品质」,「至于那些麻木的成年人,反正已经无可救药了。但是孩子们不一样,他们还有选择。」Terebin 兄弟似乎很热衷谈论情怀和理想,例如人类的平等、对现有体制的抵抗等,Ask.fm 就是在网络上做这些改变世界的事情。他们还补充到,青少年可以从社交媒体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如何跟他人相处,如何为自己的言语负责。自由、开放的网络一定可以导向更高级别的真理和民主。

Terebin 兄弟承认 Ask.fm 确实存在网络暴力问题,但他们并不接受批评。Ilja 认为,我们本来就生在傲慢的社会,并且被迫接受愚蠢的价值观,「是我们的社会在教大家欺凌弱小,看看我们的媒体在播放什么,你有肌肉?哟,那你很酷;你是个胖子?哦,肥猪;你是直男?酷;你是 gay?哦,基佬死一边去。」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现状,如果你不幸再摊上一个热衷酗酒、沉迷电视剧和娱乐杂志的父母,那更没救了。

他继续说到,「人们当然是在不停的找替罪羔羊,而我们看上去正好是个合适的人选。我们身处东欧,甚至没有什么预算去请好一点的律师为我们辩护。所以为什么不肆意攻击我们呢?」话虽如此,在过去的一年中,Ask.fm 依然做了很多积极的改变,比如壮大监测队伍,聘用英国网络暴力研究专家等,但是Iljia坚称这一切与网站招致的批评无关,纯粹只是因为用户基数变大之后的正常应对举措。

至于对 Matthew Homyk 自杀事件的回应,他们坚称罪恶不在于网站。同时 Iljia 举到了另一个例子,2013 年 8 月,英国莱斯特郡的 14 岁少女,在连续收到 Ask.fm 上恶毒的信息之后自杀身亡,这个案件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她页面上的留言很吓人「喝漂白剂」「得癌症」「自杀吧」,这个事件甚至让英国首相卡梅伦直接参与联合抵制 Ask.fm 的运动。然而今年 5 月份的最新发现却出现惊天逆转——恶毒信息都是女孩自己发送给自己的,Ask.fm 和 Terebin 兄弟被证实无辜,根本谈不上所谓的网络暴力,只是青春期少女未被及时重视的心理问题。

在里加,Terebin 兄弟的事业并不如他们预期,他们想吸引硅谷资深的科技投资人给他们投钱,好让公司规模变得更大,然而 Ask.fm 的坏名声却让计划一度落空。但他们依然很自豪现有的成绩,ljia 依然憧憬着把办公室开到纽约和伦敦,进一步传达 Ask.fm 关于开放和自我实现的信念。

关于那些想让 Ask.fm 关闭的声音,Iljia 的反应很激烈,「关闭网站?那还会出现下一个同类网站!不如把麦当劳也关掉好了!甚至关掉互联网!关闭马路、禁止开车!」人们在不停的指责我们,但是却没有人去关心其中最本质的问题。为什么 Ask.fm 上面都是些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的言论?为什么没有欢乐和幽默感呢?

行文至此,不管你是持有哪种立场,关于匿名社交媒体的一切讨论是很有意义的。热衷自拍的新千年一代(出生于 1980 到 1995 年)曾被认为是自恋和自我膨胀的一代人,而紧随他们脚步的更年轻的族群又显示出了不一样的气质,他们好像更紧张和缺乏安全感,缺乏主体稳定性,急迫的寻求短暂的认同,而这样的焦虑是不是同时也是时代的焦虑呢?

Ray Homeyk 认同 Terebin 兄弟的一点是,Ask.fm 本来就不是用来解决青少年心智问题的社交媒体,问题的解决必须依靠家庭、学校责和学生自己,这样才有办法形成一个更温和友善的社会环境。今年春天,Ray 以 Matthew 的名义设置了一个 1000 美元的奖学金;Matthew 所在的曲棍球队为了纪念他而打这个赛季,他的妹妹也参加了比赛,并且穿着他的运动衫。

「Matthew 并不是因为 Ask.fm 而自杀的」Ray 说到,「但是它也没有起到任何帮助,它确实没有任何正面意义。」

社交网络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