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级复制”毁得了硬件创新吗?

“像素级复制”毁得了硬件创新吗?

Pressy——这个钉子大小的智能硬件,近日引发了一场“中国抄袭者正在损害硬件复兴”的争论。

Pressy 是一个用于安卓手机的智能防尘塞按钮,它可以被塞在手机的耳机孔里,然后通过对这个按钮的操作, 你可以在无需解锁的情况下启动相机或手机中的其它应用。

在以开放为特点的 Android 平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微创新”就足以大杀四方了。

Pressy团队靠着这个点子在 Kickstarter 上迅速筹得 69.5 万美元。不过,就在他们一夜成名忙于接受媒体纷至沓来的采访时,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公司们却已经在加班加点争取早日将它以更低的价格大批量生产。

来自中国的快按钮、米键、360 智键等类似产品纷纷在短时间内发布。它们的售价只是 Pressy 的十分之一不到,却拥有更成熟的合作伙伴和廉价的生产线。

只有几人的 Pressy 团队感到愤怒,为此向媒体大倒苦水,很自然地博得了同情。当小米副总裁 Hugo 在 Google+ 为米键做宣传时,评论中充满了诸如“邪恶的帝国,碾压和克隆别人的创意”这种激烈的批评。

在对创业公司 Pressy 的诸多声援中,一种声音甚至认为:事情的影响远远超过了 Pressy 被抄袭本身,而变成了智能硬件领域一个标志性事情、一个符号、一个警告,国内的“像素级抄袭”会毁掉行业期待中的硬件复兴。

真的是这样吗?

像素级复制硬件,没那么容易

制造业时代的“山寨”和软件时代的“盗版”成为了中国留给海外的刻板印象,也让很多对中国公司抄袭的指责天然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再加上阻碍硬件创新的大帽子,情绪激动的人们便再也无法冷静下来去弄清一些基本事实了。

Pressy 认为自己的创意被快按钮们抄袭,并且和过去的 App 一样,被中国团队“像素级复制”了。然而,智能硬件想要做到像素级的复制,没有那么容易。

硬件产品不同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 App,UI、功能可以通过代码快速复制,但是硬件需要复杂的工业设计、开模、PCB 设计、测试等一系列复杂的流程。App 或许可以让一个团队通过封闭开发快速生成,但是硬件需要供应链、制造工厂等多方参与,制造业的不确定因素和时间成本远高于移动互联网 App,一个新产品从创意到 3D 模型效果图或许很快,但是从图纸到实体产品,一定是要经历漫长的打磨过程,这个过程是不可能用“像素级复制”这几个字一笔带过。

快按钮或 Pressy 的确是个“小产品”,但是其中的技术门槛并没有因为体积而变得微小。在耳机接口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加入按钮并不简单,无论是快按钮还是 Pressy 都要迈过相同技术门槛,并不是看几张产品谍照就能轻易复制的,付出足够的时间与精力才能做出稳定的产品。

和商业化相比,创意只是第一步

创新的门槛不高,每天都有好点子在无数人脑中涌现,其中一些靠谱的团队和人把点子变成了落地的产品原型。但是这种程度不足以把创新推向成功的顶峰,成功的产品需要在商业上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得到市场的认可。创新需要通过商业上的成功检验自己,并且通过成熟的市场行为,让更多人从中受益。在 kickstarter 或点名时间获取足够的支持,仅仅是创新在成功路上的一小步。

Pebble 前后有不少智能手表的项目,但是只有 Pebble 经受住了市场、用户的考验,把自己戴到了几十万人的手腕上。

今天的智能硬件们,在极客人群中备受追捧,然而普罗大众却并无感知,很大程度上在于无法完成从产品原型——大批量低成本——主流用户买单的跨越,在这个过程中,批量并低价生产一直是困扰很多 kickstarter 上明星产品的难题。硬件正复兴需要的是更多商业力量投入其中、更多产品互相竞争实现优胜劣汰,让炫酷创意走进千家,在这个过程中,市场才是唯一的裁判。

硬件复兴的真正阻碍:自我封闭

复制抄袭摧毁不了硬件创新,倒是心态上的自我封闭会让这一波可能的科技浪潮沦落为小打小闹。

硬件产品要比 App 更符合传统市场的规律,价格、售后、品质等多个因素都会通过市场直接影响一款创新硬件的成败。创新的硬件产品完全凭借自身素质经受市场、消费者的考验。通过竞争让好产品脱颖而出,淘汰掉不成熟的产品。

在这个健康、成熟的流程中,抄袭、不实的媒体报道、品质差、糟糕的售后这些因素都不会对硬件创新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因为在这个充分竞争、信息对称的市场里,大部分偏差都会被市场自发修正。

而智能硬件创业的链条之长、上下游关系之复杂更让“闭门开发软件”的时代成为历史,创业者再也难以做到一条龙通吃,需要更开放的心态寻求产业链的共赢,在必要的时候主动寻求合作而不是亲力亲为。

在 Pressy 的案例中,Pressy 团队碰到的最大的麻烦并不是远在万里之外被他们称作“抄袭者”的中国公司——无论米键、360 智键、还是快按钮瞄准的都是中国而非美国市场,对 Pressy 团队营收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Pressy 团队真正的麻烦在于几个人的小团队无法应付远超预期的订单,他们跳票、拖延发货时间、后期也没有能够和用户做很好的沟通,在面对用户铺天盖地的抱怨时,用“抄袭”让用户把矛头指向大洋彼岸的中国公司便不失为一种围魏救赵式的危机公关了。

当然,比起天然弱势的创业公司,智能硬件领域的大公司更值得警醒:放不是创业公司单方面的,很多时候一个生态系统的开放程度取决于大公司心态的开放。

例如,当大公司们手握着钱袋像狼一样寻找着创新的亮点时,面对优秀的创业公司能否在寻求合作时更加慷慨?在硅谷,无论是谷歌还是微软,他们值得尊敬不仅是因为市值,还在于他们面对优秀的团队与天才的点子时总是不遗余力的去收购。

Pressy的创始人 Nimrod Back 曾对媒体吐槽:“如果小米对于这个快捷智能按钮感兴趣,那小米应该联系我。对于小米,快捷智能按钮是一种营销,对于 Pressy 来说,这个产品就是全部。如果他们喜欢这个点子,我们完全可以合作。”

Nimrod Back 的想法代表了科技创业者们的一个美好愿望,但在商业世界中的很多时候,巨头对于创业团队拿出多大的诚意取决于创业公司是否跑的足够快,是否已经获取巨头短期内无法复制的优势。正如当 Facebook 用 10 亿美元收购 Instagram 时,人们津津乐道于一段小公司逆袭的传奇,却容易忽视掉一个前提:如果 Instagram 没有积累到上亿用户并让 Facebook 感到战栗,扎克伯格会为之买单吗?

配图来自:globalnerdy

硬件创新抄袭快按钮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