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Port: 盲人独立生活的新平台

我的名字叫 Robert Beckman,我是Wicab Inc.的 CEO在全球有3900万人看到的世界就是一片漆黑。我们的技术如何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和我们一样来感知世界呢?如今我们已经可以用科技让盲人挑选他们喜欢的汽水,在道路上识别信号标识,或者和他的家人、朋友互动。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种设备叫做 BrainPort,它是我们公司开发的一个为盲人服务的技术。

“我们是用脑而不是眼镜看东西”

我们公司的建立者,Paul Bach-y-Rita 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 “我们是用脑而不是用眼睛看东西。” 这个说法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很奇怪。其实我们的眼睛只是一个传感器,如果这个传感器出现了问题,比如因为伤病受到破坏。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传感器,比如说用一个数码摄像头取代我们的眼睛。Paul 还说过,其实我们的这个大脑并不是一个顽石。这意味着视觉信息不一定需要通过眼睛进入神经系统传递到大脑当中。我们可以有一个新的通道把信息传递到大脑中进行信息处理。这些信息一样可以在视觉区得到加工。

这个产品一共有三个部分:首先是一个头戴装置像摄像头;第二个就是控制器,盲人可以用他来调节刺激强度、摄像头的对焦、对比度和其他功能。这样他可以用它来捕获有用的信息来观察世界。视觉信息也同样在控制器内加工,然后传到舌感受器(第三部分)。这种感觉是什么呢?这种感觉就像气泡。盲人经过训练就可以学会用这些转化的信息(气泡)来感知环境。

过去的10年美国国防部,美国的军队,谷歌等等机构给我们提供了1400万美元的经费帮助我们进行研发。我们的设备已经给在战争当中丧失了视力的人,比如说在阿富汗战斗的军人供他们使用。同时我们也提供服务给普通的盲人,帮助他们感知周围的环境,与周围的人互动。我们最知名的客户是Erik Weihenmayer,他是一个攀上七大峰的极限运动员,却是全盲的没有视觉的一个人。我们给这个人提供了设备,他会告诉你他最幸福的时刻是他可以通过这个设备与女儿玩三连子游戏。

盲人眼镜的原理

我们在美国总部训练盲人扔飞镖。在这张图片,我们看到这里做了一个实验关于物体识别的。这个摄像头捕获的图像在电脑屏幕的左侧,舌显示器传入大脑的图像在屏幕右侧。这意味着我们的盲人在它的舌头上可以感知图像。当然我们要给他们进行相关的培训才能使用设备,他们慢慢的会越来越熟练的使用这个设备,越来越有意思。

大家所看到的就是我们的用户使用这个设备,它如果在这个跑道上面走,可以走直线,不需要用拐杖做到这一点是非常棒的体验了,在不久的未来通过我们这个设备的帮助,帮助他们在跑道上奔跑,对盲人来说是非常棒体验,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控制身边的环境,帮助他们完成之前从来没有办法完成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测试,在美国有谷歌正在赞助我们的项目,我们还找到了75个志愿者,检测设备是否足够的安全。再来看一下我们这个设备的功能性,一共三个指标:认识物体,比如说把足球和香蕉区分开,在实验过程中要求受试者认识不同的物品。第二个进行文字的辨认,要求受试者辨识不同的英文单词,要求他们走起来,要直接用手接触要求他摸到的标识,比如说女士的卫生间和男士的卫生间等等。你可以看到我们整个数据当中,我们的第一项指标如果不包括中途受试者,可以达到91.2%,在单词辨识当中可以达到57.9%,我们希望他们购买设备之前试一下这些设备。有些人不希望通过培训使用设备,我们现在肯定越来越多帮助他们更加方便的使用,我们主要针对不抗拒科技和学习的人来推出这项设备。  

盲人技术的未来

接下来我们开发一个新系列,这个新系列可以更好的辨识。我们得到的反馈有些人不希望一直把这个控制器拿在手里,而希望通过眼镜的控制,意味着我们这个设备可以连接到移动平台。我们来想想,我们在道路上看到交通灯,我们的用户可以辨识这样的标识,而且可以通过移动设备知道交通灯变换的情况。我们还有在想可以把移动的平台变成我们一个工具,作为我们的数字辨识的工具,同时帮助他们辨识方位,更好的阅读,还有就是人脸识别,希望可以帮助他们辨识他们的家人朋友和孩子的面孔。我们这个设备到底有多大的市场?在全球有3900万人是盲人,在美国有相当多的数量都是盲人,中国有500万人盲人,我们想面向全球的市场,中国的市场无疑是最重要的市场。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