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萌:未来虚拟世界“证件照”?

脸萌:未来虚拟世界“证件照”?

刚入六月,微信被脸萌刷爆,一个个萌萌哒;刚入七月,他们中一大半又换了回来,理由大抵是:玩腻了,且还是觉得之前头像更具认同感。 如今,对于脸萌商业模式和未来趋势的分析已有很多,但作为一个科幻爱好者,六月的某个瞬间,当我发现朋友圈被统一的虚拟形象占领时,还是陷入某种惊异,突然意识到此番虚拟世界集体“变脸”颇具科幻色彩。我隐约感到,脸萌的迅速走红和式微背后,暗藏了一个也许并不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在未来,我们该以怎样的方式置身于虚拟世界,完成数字化生存的脸面工程。

夸张与现实

网络“证件照” 在思考脸萌之前,有必要先回顾一段艺术史——在古希腊艺术家刚懂得如何雕刻大型人体塑像时,便迫不及待,呕心沥血地创作了一件人类艺术史上程碑式作品:克里特翁男孩。在当时人们的构想中,这是最完美的艺术:它完全写实逼真,如 3D 打印般成为人体的复制品。然而,仅不到一个世代,他们就放弃了这种无限追求真实的审美取向,理由只有一个:那样的人体太无聊了。后来,一位雕塑家兼数学家发现了所谓“人体运动法则”,譬如,在雕塑中将人体腿部加长,背部曲线及凹陷度加以夸张,联接胸部及腰部的肌肉加大,身体一边放松一边紧张……大体上,这就是你在欧洲博物馆里看到的那类雕塑——但请注意,这些雕塑的身体比例是超现实的,在真实人体中不可能出现。 为什么克里特翁男孩不讨人喜欢?BBC 纪录片《艺术创世纪》给出的答案是:人类对自己的真实外貌从不满意,夸大人体意象是人类共有本能,而选择夸大什么受文化影响,克里特翁男孩之后,古希腊注重体态完美,最终创作了非写实人体意象,印象派夸大光线与色泽。随着现代社会趋向多元,夸大事物更有变化,漫画的出现将夸大人体意象引向了终极状态。

现实与虚拟

这和脸萌有什么关系?事实上,互联网本身即是人性的延伸,各种程序则是人性的分支。随着人们日趋活在物理和虚拟两个世界,如同你在意身份证证件照一样,打造个性化且具认同感的虚拟形象也许不久后也将被提上日程,而在现阶段,虚拟形象大多通过头像来完成。 不觉得么?某种意义上,今日的微博账号(明日的微信账号?)已更像一个通用的虚拟世界网络身份证号码。在未来,随着基础平台的完善和统一,用户是否有可能获取一个或多个通行于虚拟世界的“身份证证件照”?倘若有可能,那么脸萌也许就是其最原始版本。

配图来自:Yongxinge摄影

新的身份,新的形象

“活”的形象 无可否认,人们在虚拟世界已经拥有了一种新的个性和形象,它更自由,也更具美化色彩(朋友圈许多事不能说是假的,只是被人工镀了一层金)。而相比个性,人们似乎更愿美化外在形象。 如何美化?一个直接办法就是美颜相机,但,你真的不觉得很Low么……正如罗永浩所说:“手持一个以美颜著称的手机,等于是向全世界宣布,老娘就爱丑人多做怪。”我认为,单纯在真实头像上“涂脂抹粉”并非未来虚拟证件照的趋势。 其实我个人还蛮看好在未来,人们以一种更具夸张性、个性化、在真实与美化之间分寸拿捏适当的定制式虚拟形象出现的。它应是“活”的,满足了你在网络上的身份认同。

但现阶段,虚拟和现实世界还远未到割裂地步,脸萌这种漫画形式的纯粹虚拟形象还不能获得更有力的认同感。在萌字当先的互联网文化之中,脸萌只是以其简单的操作满足了人们的娱乐需求罢了——你真的认为这张漫画就是你么?要知道,生物学上,每个人大约有5000种个性,每时每刻都在搭配出新的组合。

未来是数字化

但如果是在更加遥远的未来呢? 既然是“一个科幻爱好者眼中的脸萌”,那么不妨幻想一下:平面化的“身份证证件照”也许只是虚拟形象的 1.0 版。可以肯定,在未来,人们将更大范围地置身于虚拟和物理两个世界,当货币逐渐完成从实体到比特的转变,人们拥有自己真正的“数字化身”并非遥不可及。试想一下,无论同学聚会还是商务会议,去参加的都是我们的虚拟化身——那时,倘若定制个性形象是免费的,你是否愿意付费购买一件炫酷的虚拟服饰呢?这或许就是“Avatar”模式的延伸。 就像“漫画的出现将夸大人体意象引向了终极状态”一样,谁又能否认,未来我们不会定制一款适合自己的漫画形象参加每周一的公司例会呢?

(新浪微博:@李北辰TMT;微信公众号future-is-coming)

头图来自:mclelun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