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y Vu:如何打造一款优雅的可穿戴设备

Misfit 是为了向乔布斯致敬

Misfit 是我自己创办起来的公司。SHINE 是活动与睡眠的跟踪器,最开始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 SHINE 这款产品,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对 SHINE 感兴趣,我们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开发 SHINE 上了。我们公司注册日期是乔布斯过世的那天,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向他致敬,而且 Misift 公司名称得益于苹果之前非常有名的广告 Think different。刚开始我们没有经过任何市场营销,没有经过公关,我们的公司就这样蓬勃发展起来了。我们公司总部位于旧金山,在中国深圳和韩国有一些制造业务。2013 年,我们发布了 Shine,去年 10 月份,我们把产品带到了中国。

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的浪潮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可能是一个更加宏观的东西。2010 年之后,物联网迎来了新一波发展浪潮,有连接的设备、互联的设备,我们有越来越多公司开始开发一些可穿戴设备,他们希望把这些设备作为嵌入到你的车、房子、办公室当中,帮助我们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让大家可以进一步的享受科技所带来的便利和服务。

下面简要介绍一下可穿戴设备。在此之前,在身体健康和健身领域,最开始时,像一个别针,可以别在衣服上,慢慢开始变成佩戴在腰肩和手腕上的,还有一些跟睡眠相关的设备,可以帮助你监控睡眠情况,可以由自然唤醒功能。可以直接别在身体之上,监控身体当中各种指标,还有跟鞋子相关的可穿戴设备。还有可穿戴的服装,当然,比如由纤维制成的等等。我们知道,像这样的衣服,其实已经问世 15 年了,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可穿戴设备的产品。

当前到底有哪些可穿戴设备呢?除了硬件之外,当然,还有相配的一些应用程序,也就是 App,可以融合起来,帮助大家提升生活质量。有异彩纷呈的可供大家使用的可穿戴设备。

在此之前,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可穿戴智能设备大会,当时,不到 10% 的参会者在使用可穿戴设备,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科技发展和过度的过程,可穿戴设备到底是不是下一个新的潮流?它是否真的是科技带来的一轮新的浪潮呢?我觉得可能还没有发展到那个趋势和那个阶段,为什么呢?我觉得当前可穿戴设备还处在早期阶段,比如我们的可穿戴设备很多还是塑料的,比较沉重,而且需要我们频繁的充电。

很多可穿戴设备是功能单一的,是以功能为导向进行设计的。比如需要某一个功能,某一个可穿戴设备就专门针对这个功能所设计的,可穿戴设备的用途比较单一,可能就是通过传感器进行记录,比如记录睡眠状况或者记录运动情况,而且在此之前是针对运动员这一群体设计的,所以,可以说可穿戴设备目前还处在早期的发展阶段。但是,我相信,在这方面,其实我们已经迎来了一轮新的发展浪潮,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看穿戴设备感兴趣,也有各种各样材料可用于制作可穿戴设备,金属、羽毛、陶瓷等等,而且现在不只是关注功能,而是关注于它与人们生活之间的联系。

如何设计一款优雅的可穿戴设备

刚才,给大家介绍了这么多可穿戴设备,其中缺乏了一点,我们觉得在设计上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可以说可穿戴设备现在还缺失这块,缺乏心理因素,如果你忘了带手机,谁会回去拿?还有东西如果忘家里了必须回去拿?手机、钱包、钥匙这三样是我们忘家里必须回去取的。我们的可穿戴设备也需要实现这样的功能,比如把手表丢家里了,你可能不一定会回去拿,从这里可以看到,虽然手表很重要,但是它并不像刚才所说的手机、钱包、钥匙那样必不可少。

设计当中有一个我们必须考虑的因素,对于可穿戴设备,到底有怎样的特性可以让你像拿手机、钱包一样必须得去取,最主要的特性是什么?人们梦想当中的可穿戴设备是什么样呢?首先,可以长久的持久,而且有大量人喜欢使用,主要有两点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这点,第一,给他们提供可持续性的所可爱的使用体验,愿意去长时间使用;第二,需要给可穿戴设备佩戴一个主要的功能,让人们可以在使用的过程当中有参与的感觉、互动的感觉。如果能够实现这两点,就可以制造出最棒的可穿戴设备。

首先,我们看一下第一点,到底怎样才能愿意让人们长时间佩戴呢?首先,让它变的很漂亮,一方面要让你的设备外观非常的大方、美观,而且它的续航能力要很强,电池技术在过去 30 年甚至 40 年的过程当中都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因为我们知道,这其实是很难的学科,电池是我们很难进入的学科。另外,功能性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只有它的功能比较完善和强大,才能真正吸引人们长时间的使用和穿戴。

产品设计时,我们首先要从用户角度考虑,如果不从用户角度考虑,就很难真正理解他们的感受,我们要怎样做呢?而且我们还要观察用户,这是我们在产品设计时进行的两个步骤,从用户角度考虑,并且密切观察用户的行为,我们看他们的使用习惯,我们不要问他们你们需要什么,因为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其实不是让用户自己发现自己的需求,而是我们的任务,我们需要挖掘用户的需求,这是产品设计当中需要完成的目标。

在这方面,我们自己是怎样做的呢?在此之前,也就是我们当前主流思维,我们会想技术到来可以带给我们怎样的好处,我们想用塑料把设备制造出来,让它很美观,而且让它性价比很高,让人们接受这个产品,让人们觉得他们需要这个产品、喜欢这个产品,这是我们一个主流的思维方式。但是,我们希望可以由所不同,我们想的是另外一种方法,我们首先要想人们平常最使用的设备到底是什么?他们平常穿戴的东西是什么?

比如我们会知道很多人会想到一种小小的东西,随时可以佩戴,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专门让工业设计团队在一开始时候就参与到我们的设计当中,从一开始就考虑到制作的性能,在产品讨论当中,我们会问他们你们觉得什么是可以实现的,我们到底怎么完成和制作,比如结构应该是怎么样的,我们都会让他们参与进来,这是我们在产品设计时所采取的方法。当然,我们其实也想到了很多很多方法,我们考虑要用 SHINE 时候,我们也想是不是可以使用多个屏幕,后来我们发现可能很多人不太喜欢戴着的东西上面有屏幕,所以,最后我们放弃了屏幕,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这个设备的美观和功能。

后来在上面设计了一个按纽,我们想如果没有按纽怎么让人们使用时进行控制和操作呢,后来我们最终决定取消按纽,我们想可以用传感器做到这点,我们知道,在进行产品设计时,肯定要做一些妥协,要在时尚感和舒适度当中进行权衡和取舍,人们穿戴起来时候要非常舒适,同时还要具有时尚感。我们要考虑到用户的习惯,他希望能够方便使用,不太需要复杂的操作。

在易于使用方面,我们考虑要使用人体工程学,我们要进行一些修改,人们在使用一个东西的时候,其实有两点,一个是是不是有使用的动机;另外,使用时到底方便不方便,能不能使用。所以,你可以使用它,并且非常方便的使用它。另外一点,用户的体验是是有趣的还是令人烦恼的,这些都是背后的激励因子,非常有趣的使用也是非常重要的激励因子。还有一些其它例子,比如《愤怒的小鸟》,非常有意思,背后有很多激励因素。还有一点就是容易使用,我们分解为积极性和被动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智能穿戴设备可以在生活当中发挥作用,人们喜欢被动的东西。

另外一点,互动性的,当你使用它、互动它的时候,你是怎样使用的,摩擦力越小,用的越多,这是必须要进行的平衡。如果思考一下这两个地方哪个更加重要,是容易使用更加重要,还是人们被激励使用更加重要呢?容易使用应该是重要的一点,人们背后的激励因素会改变,但是容易使用,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硬件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我们所使用的方法,并不是说需要的时候才会建立起来,我们首先建立几个团队,如果你是创业者,如果你是产品制造者,我鼓励大家建立自己的团队,这也是我们投资人更加看中的一点,梦想它,你想想你应该做什么,然后把目标设计的更加远一些,先不要制造它,先把它画下来,然后销售出去,接下来,把它制造出来,人们想要它,你就把它制造出来,然后运输出去。

我们做 SHINE 的时候,我们也犯了很多错误,也有很多挑战,我们是不是会用其它方法做呢?我们是不是会加屏幕或者按纽呢?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也许不会有今天的 SHINE。我们希望做一些不寻常的东西,首先,在我们的材料上,比如金属、皮毛、皮革等等,我们甚至还这样想,真正让它可穿戴,这时候人们可以选择到底是不是穿戴它。我们希望作出时尚性的东西,你首先应该做一些定制化的东西,如果它是时尚的话,以后一定会不时尚的,如果你做一个不时尚的东西,你必须看看怎么符合它的趋势。但是,时尚的东西应该是定制化的,比如这里有一些可穿戴设备,有一些颜色,然后我们佩戴起来,像项链,在中国并没有引入这种项链式的可穿戴设备。

我给大家带来一个想法,如果你在 1950 年的时候,对于发送信息,你是想象不到的,1960 年的时候,对于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打电话,另外一个地方事实上是免费的,这是那时候无法想象的,现在如果不能这么做的话,这是不可想象的。我现在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什么东西 2025 年、2020 年时会是一个潮流呢?会不会是活动的追踪呢?活动的追踪应该是非常平常的,也许不仅仅是传感,而且有些产品会为我们做一些事情,比如授权、支付、控制等等。

(本文根据 Misfit CEO Sonny Vu 在 MIIC2014·极客公园公开课的演讲整理)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