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 2014】科幻还是现实,未来我们将面对一个分裂的世界

未来,你可能将这样开始你的一天。

床头的一台 Android 智能手机把你从睡梦中叫醒,你睡眼朦胧地用语音打开你想看的早间节目;播放节目的电视薄如纸片,左下方有一个小小的 Sony 的Logo,但是右下方却是一个大大的 Android TV 标志。你出门跨上汽车,和电视类似,这辆电动车的车头有着 Audi 的标志,但车身上却印着一个大大的 Android Auto。在一个红灯路口,你斜眼看见旁边停着一辆丰田车,它漂亮的外形让你忍不住多瞟了几眼。但你明白你永远不可能拥有这样一辆车,因为所有的丰田都是 Apple Auto ;经过一处充电站时,你想起了昨天到处寻找适配 Android 汽车充电站的不愉快经历。当你你停好车。走进一家便利店却马上退了出来,因为你发现这是一家只接受 Apple 支付的便利店,还好你很快在隔壁找到了一家有醒目 Google 标志的便利店。你买完早点,来到自己的座位打开 Chromebook,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而旁边一个新来的实习生正忐忑不安地开始第一天的工作,而这个座位原本属于另一个实习生,但这个倒霉蛋在上班第一天被发现只会使用 Macbook 而被直接解雇了。

上面的文字并不是科幻小说,而是我看完 Google I/O 大会后浮现在我眼前的画面。大概三周以前,我在 Apple 的 WWDC 大会结束后写了一篇《苹果要让 iPhone 成为世界的中心》,表示 Apple 正将控制的世界的野心,一步步从汽车到家居和健康领域。而当 Google I/O 的 keynote 结束之后,人们已经清楚的意识到,Google 正在做同样的事情。对于 Apple 之前发布的 CarPlay, HomeKit 和 HealthKit,Google 争锋相对的发布了 Android Auto, Android TV 和 Google Fit, 此外 Android Wear 也将和苹果即将发布的 iWatch 直接竞争

如今苹果和谷歌都试图建立一个完美的生态系统,让所有用户都无法离开。当用户选择第一款智能手机开始,此后的一系列产片随之绑定,电视、汽车,甚至还有你的工作和生活。

在硅谷著名记者 Fred Vogelestein 在半年前撰写的《移动风暴:苹果和谷歌的科技之战》( Dogfight: How Apple and Google Went to War and Started a Revolution )一书中,作者详细描述了苹果和谷歌战争的来龙去脉。对于战争的结果,作者这样说:“安卓与 iPhone 打得是一场平台之战,平台之战的结果向来是赢者通吃。胜者会占有 75% 的市场份额,而败者只能在业界维持生存。”

但仔细一想,似乎在短期内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因为苹果和谷歌都在着手打造强大和统一的生态体系,逐渐会让无数公司和创业者依附其上。从新发布的 Android L 来看,这套系统设计日趋统一,在未来这套系统将出现在各个场景,一个 Google 账号将实现手机、平板、台式机、汽车、电视的多屏互动;在 Android Auto 的演示中,可以看到 Google 为了实现和手机 Andorid 一致的操作体验的良苦用心;而全新的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被称作是”合理化空间和动作系统的统一理论“,它将在未来成为 Google 所有操作系统的界面灵魂,它不仅仅是针对 Android, 而是会沉淀到从移动到桌面的各个领域。这种设计之下,我们会看到越来越泾渭分明的两个系统形态。

对于未来,我们不妨做下大胆的设想,当 Google 和 Apple 都想成为世界的中心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答案可能那将是一个分裂的世界。

首先当 Apple 和 Google 重新定义了软件标准,所有的硬件厂商将被迫选择性站队,从底层的芯片厂商,到家电汽车,甚至医院和商场,将不得不投靠一个阵营。可能一开始实力雄厚的厂商会有跨平台能力,开发两套产品分别适应 Apple 和 Google 的标准,但随着 Apple 和 Google 生态系统分化日益严重,厂商将不得进行选择性投入,最后完全投入一家的怀抱。只有在一些细分领域和小众人群,苹果和谷歌阴影的间隙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创业机会。

而对于普通用户,人们从获得第一台设备开始,将不得不购买相同阵营的所有设备。为了数据能完整的呈现和检测,并获得完整的体验,你必须购买 Google 亦或是 Apple 阵营的整套设备和服务。平台迁移的成本是巨大的,从安卓转向苹果或者从苹果转向安卓,绝对不是换一台手机这么简单。这套系统很有可能将伴随你终生。

不妨让我们继续发挥想象,当这种商业分裂定形之后,将不可避免的延伸到社会层面,社会将分化成两个不同的人群:“Apple人” 和 “Google人”,他们就像两类不同的族群,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却互相分离;相互取笑对方却又暗暗好奇。很快社会学家发现,“Google人” 偏理性,而 “Apple" 人更多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Google人" 政治上偏右,而 "Apple人" 左撇子偏多;在 "Apple人" 和 "Google人" 结合的家庭中离婚率也异乎寻常的高。在人们死前的忏悔中,听到做多的是:“如果重新给我一次生命,我当初选择安卓(苹果)就好了。。。”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