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创始人沈沛君:我们不是旅行约炮神器

行者创始人沈沛君:我们不是旅行约炮神器

2014 年的资本市场仿佛是互联网旅游板块的专场季:佰程旅行网融资 2000 万美元、蚂蜂窝融资 1500 万美元、途牛网上市募资 1.17 亿美元、小猪短租网融资 1500 万美金、同程网融资 1 亿美金······

互联网旅游市场并没有像传说中的红海市场那样疲软,反而趋势愈来愈热,新生的旅游细分产品如巨石下的新草强劲的生长并蔓延着,蝉游记、在路上、行者等前赴后继,在携程去哪儿等大公司之外的小而美的旅游项目故事在不断发生着。

按原来的约定,电话联系旅行社交应用行者创始人沈沛君时,他在电话里再三道歉,由于最近约见的风投比较多,有些是临时性的,所以时间上不好把握,需要另改时间。多次邀约后,我在办公室终于见到了这个互联网旅行的创业者,“我昨天见了全国各地的六拨投资人,同样的话说了N遍”他声音略带嘶哑,伸出手指指了指嗓子,不过当我提到聊聊如何在旅游巨头之下玩转旅行产品的时候,他的眼睛中立即透射出充满战斗的活力。

“产品的灵感源自我的真实经历”

行者并不是沈沛君的第一次创业,他已经是连续创业者了。辞去天音(注:A股上市公司天音控股)职务后,他开始了自己第一次创业,做移动运营商的咨询业务,赚了一些钱,但始终觉得格局太小。

iPhone 出来后,出于创业者的敏感,他察觉到真正的移动互联网来了,于是开始转型做了新的项目——My车位网,那是一个闲置车位共享的平台,他说自己应该是最早的一拨 O2O 的实践者,但后来发现链条上环节太多太重,项目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就遇到了瓶颈,他带着团队一直在找突破方向。

时间划拨到了 2012 年,清明节小长假,他上网时看到了一条很短的帖子:“一女、一车,深圳周边自驾游,求搭伴,懂驾驶优先。”同样是旅行重度爱好者的沈沛君想起了早些年去新疆游玩的经历,由于不小心错过了旅行社的大巴,只能自己一个人前往长途车站。在语言不通的异地,人会特别的寂寞和惶恐,当时他强烈的渴望能遇到一个同伴,“哪怕找到有一个能说话的人。”后来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外地女孩,也是一个人,于是他们搭伴一起旅行。“再后来我们结婚了,她成了我太太”,说到这,他咧着嘴开心的笑着。

他敏感的察觉到旅行社交应该是个突破口,一个人的社交不可能只限于公司、餐厅、咖啡厅、附近的人,即使是远行,即使在旅行的途中,依然有社交的需求。在充分分析当下的旅行和社交的产品后,发现这确实是个空白市场,于是他带着团队决定做一款旅行社交软件。它基于 LBS 的出行线路互动社交和旅行踪迹攻略的分享等,行者项目启动了。2013 年 4 月底 5 月初 iOS 和 Andriod 版本先后上线。

“我不担心前行者,我警惕的是后来者”

“说这话有几个是业内人士?2013 年全国的旅游人数 32.5 亿人次,消费高达 2.9 万亿元,移动互联网用户也超过了 5 亿多人,目前这些数据还在持续增长,市场足够大,可挖掘的点很多。”很多人认为旅行行业已经是饱和的领域,市场泛红(甚至有人形容是赤海)的说法,他摇摇头表示很不赞同,同时抿抿嘴有些不屑。

互联网旅游生态经过这些年发展,目前在线旅行大致分为3类,旅行前:主要是查询景点、预订酒店等服务,以去哪儿、携程等为代表;旅行中:主要是提供本地的吃喝玩乐等服务,以同程网、在路上等为代表;旅行后:主要是提供分享记录等服务,以嗡嗡以及各旅游网站为代表。在这其中,最成功的模式就是以携程等为代表的预订服务模式。

在一个巨头横行的行业里,如何处理与巨头的关系是创业者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我们不和巨头直接竞争,行者做的是差异化的细分市场。我们提供旅行社交服务:旅行前或旅途中找到并认识计划去哪或已经去过哪的人,并在这个过程中结成社群,同时可以引流导入酒店等预订服务。”这一点从他飞快的语速但坚定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他真的不特别在意那些前行者。

由于定位清晰,行者上线后,迅速获得了用户们的欢迎,尤其是 2.0 版本发布后,用户数猛增,目前已经过百万了,月活跃用户数十万,私信数据也非常可观。从用户认可这点看,他说并不担心大佬或者巨头们做同样的事,目前有些大公司的软件中也有提供搭伴功能,但是只是巨头漫长业务线上很小的一个分支,他们整个品牌战略和业务无法专门为这些用户聚焦。

从其它类似产品如蝉游记等成功的轨迹,不难看出,大公司专注的是海量市场,但这是由无数细分市场组合起来的,大公司做的更多是满足大众型、通用型的需求。小公司就去做这里面的一个细分市场,在这种情况下这样大公司反而不如创业团队灵活犀利。“我们只做旅行社交,这是我们的全部。”这句话反复出现在我们的谈话里。

傅盛在猎豹上市后的经验分享里,有一条反复被提起的:“移动时代的竞争策略是边缘切入、单点突破。”互联网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一个好的产品要想在行业冒头,单点突破甚至爆破,必须关注和聚焦在一个核心点上,把产品做到极致。

“我当然也有顾虑和担心,我真正担心的是后来者,85、90 后。”他说他们才是真正的竞争者,这一代的人熟悉互联网、思想开放、创意不断,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游刃有余,他们是未来真正创新者和颠覆者,这是他时刻要提醒自己的。同时他也会不断告诫自己,真正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产品不能持续的给用户带来价值和好的体验,这始终是团队最需要重视的环节。

“我们从不是约炮神器,伴侣也不一定是要牵手”

“我不赞同这个称呼,陌陌强调的是 LBS 近程的交友,我们注重的是远行的同好。”之前有科技媒体介绍行者时,说行者是旅游界的陌陌——旅行的约炮神器,他挥挥手,纠正了我刚才提到的这个说法。

陌陌 CEO 唐岩曾说:“有人总喜欢简单粗暴地把陌陌用户整体定义到约炮人群,这是很偷懒的一种智力判断。陌陌就是一个社交大杂烩,各式各样,一应俱全。”或许,不同的用户在行者这可以找到不同的乐趣:交友、结伴旅行、欣赏美照、需求帮助、分享经验等,一千个用户心目中有一千个行者,仁者见仁。

“很多人认为,社交或者交友一定是牵手或者相伴,或者其他的那些事儿,我们的用户却教育我们,事实并非如此,不见面甚至也是一种结伴。”于是他和我分享了一个故事,行者有个很活跃的美女用户,有次她由成都进入西藏自驾游,有个同样自驾游的男孩在行者上发现了她,于是主动和她聊天,男孩不断在行者上提醒她,在哪有家餐厅,在哪有个客栈,在哪条路段比较危险。女孩听从了他的建议,顺利完成了自驾游。他们虽然曾在旅途中某个地点相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面。

“在孤寂的旅途中,有人给你一些关心和提示,是多么的温暖和感动。你说呢?”没等我接话,他又有若有所思的说,“这时我才豁然开朗,原来结伴不一定要手拉手,这个概念太狭隘了,不拉手也可以是结伴的,帮助和提醒即是结伴。”他说自己在做行者之前,开始的想法也仅仅是帮人在旅途中认识朋友,但随着产品和用户的增长,自己和团队也在跟着用户一起成长。

“我们只找气味相投的人和投资”

问到大多数创业者都会面临的人和钱的困难,他表情放松,身子往后仰,仿佛不太在意的样子,他说行者在资金和人员方面都比较顺利。团队工作时间弹性,基本不开会、不写报告、没 KPI、没考核,经常一起活动,而且鼓励旅行。

“我们基本上都是死忠的旅游爱好者,自己不热爱哪能把这件事做到极致。”说到团队,他身子前倾,开始如数家珍:“我们有个同事,是个超级骑行爱好者,一天能骑数百公里,还有个女同事,之前辞职了一个人在外旅行了近半年的时间。我们对旅行这个事业充满了热情和激情。”这也是现在他们寻找加入团队的人时的首要标准,随着事业的发展,他们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的简历,包括来自腾讯阿里的都有,但是在他看来兴趣要远远大于背景。

“同样,我们在筛选投资人时,也非常注重对方是否对我们的事业充满了热情和认可。”在产品上线不久,就有多家投资机构找行者谈投资合作,最后签下了上海中路(注:A股上市公司)的数百万天使投资,后来行者的项目在参加众信旅游(注:A股上市公司,今年创下多个涨停板)举行的移动互联网旅游类创业大赛时,获得了最佳亲民奖,同时也收到了相应的投资邀约。最近他们正式启动了A轮投资,有时一天都会见了全国各地的六七拨投资人。“我们不担心融资的事情,我们不仅仅需要钱,我们需要找到和我们气味相投的投资方。”沈沛君喝了口水,轻描淡写的说。

(南七道:前创新工场项目负责人,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虎嗅艾瑞等多家新媒体作者,微信公众号:南七道,欢迎提供创业故事,我们让更多人了解你)

旅行社交LBSO2O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