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的碰撞:一群互联网人的硬件周末

两个世界的碰撞:一群互联网人的硬件周末

陌生

“原来你指的是民用级产品啊!” 张先吉恍然大悟。

6 月 1 日下午,在深圳市南山区一座办公楼里,一群互联网人走进深圳傲得华视公司会议室,这家公司负责销售的一位年轻女士用广东味的普通话介绍了包括公司注册资本在内的各种事无巨细的情况。冷气很足的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这可不是这群互联网人期待听到的内容,他们来到这里是想了解高清摄像头技术,听说这家公司拥有世界最顶级的全高清摄像模组的全套设计技术。

好不容易 PPT 翻到最后一页,现在是提问环节,原先还坐在会议桌边点头微笑的傲得华视董事长张先吉突然发现自己被听不懂的名词和连珠炮弹似的问题包围了。

“你可以做像 GoPro 这样的产品吗?”美团网 CEO 王兴语速很快地问,张先吉摇头,一脸困惑。

“如果我想做一款 Dropcam 这样的产品,你们的技术能支持吗?” 搜狗 CEO 王小川又以更快的语速问出一个问题,张先吉还是一脸茫然。

于是这群互联网人只能去解释这些产品都是什么,这时张先吉才恍然大悟,说出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话。顿时整个屋子哄堂大笑,易到用车 CEO 周航笑着说,原来大家分别在“专业”和“民用”级的这两个世界讨论问题,难怪怎么都说不到一块去了。

硬件和互联网一直是两个世界,在过去两年里硬件重新开始复兴,其中一股潮流就是互联网公司进入硬件领域,硬件行业本身也越来越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这两个世界在移动互联网的引力作用下被拉近,但中间还有巨大的鸿沟需要填补。

这两群人无论在思维方式和做事方法都完全不同。拿傲得华视来说,这家公司并不生产直接面对用户的产品,而是为华为、康佳这种IT 公司服务。这群互联网人恰好相反,他们是离用户最近的那群人,每天都通过自己的产品不停地触碰用户,他们关注的也都是那些直接面向用户的产品,比如他们提到的 GoPro、Dropcam。

极客公园和科通芯城共同组织的这次创新者联盟硬件周末便想填补这个鸿沟,让硬件和互联网世界碰撞在一起,而这种碰撞,首先呈现出来的是双方之前的裂隙。

冲突

大巴开过“比亚迪路”,然后就来到恍若独立王国的比亚迪园区,在这里,腰间别着手机的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跟这群人度过了一整个下午。王传福手持对讲机,带领这些人参观比亚迪的“六角大楼”,试驾最新款电动车,然后坐在一起聊了 2 个小时。

“刚刚我试驾了 E6 和秦,感觉在体验和设计上还有提升的空间。我感觉它们像早期 Android 系统,并不是给用户用的,反而苹果给用户的感觉就更友好。比亚迪有那么好的技术,那么多好的车,但是怎么才能让消费者接受?”在“六角大楼”的会议室中,王兴对王传福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事实上,一行人中有这种困惑的不只他一人,周航直言不讳地说他在“交互上不能接受”,他列举了 E6 这辆车的方向盘和屏幕这两个细节:方向盘是手动的,屏幕大概是7寸,但分辨率较低,他认为这两个细节一下子把车的整体层次拉低。豆瓣网 CEO 阿北也为此感到惋惜,他说,“我觉得做产品时,把 98% 的辛苦事都做了,但就是最后一点点没做好。”

这是硬件行业普遍呈现出来的问题:过于技术导向,忽视了用户体验。比亚迪是典型的技术型公司,里面有 1.5 万名工程师,新技术和新产品层出不穷,但呈现在用户面前的产品则总觉得欠缺了什么。这群互联网人则瞬间感受到这点,并犀利地问了出来。

其他冲突还有于硬件行业和互联网行业工作方式的不同。王小川分享了自己的一次经历:2009 年通用汽车找到他,希望能在汽车中加上搜狗输入法,但从谈完到签约到最后的执行需要 2~3 年时间,这让他觉得很难理解。

“谁知道 2~3 年后互联网世界会是什么样?相对于互联网来说,硬件行业太慢了。”王小川感慨。

硬件行业则很难理解互联网行业所通行的快速迭代产品的方式,因为硬件不是坐在电脑前光凭几个人就能做成的事情,它的背后涉及到产业链的配合,以及复杂的供应链管理。

在科通芯城组织的“搞懂硬件 Workshop”中,来自科通芯城供应链总监祝丹葵一上来就给这些互联网人泼了盆冷水,供应链是这群互联网人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情,在硬件行业看来,互联网人提的需求也往往不可理喻。

理解

这趟硬件之旅一开始,易到用车CEO 周航就兴奋地说起自己做硬件的想法:像手机行业一样做汽车。这位将汽车视为位移解决方案的用车服务创始人,在他所设想的未来里,汽车产业应该像现在的手机产业一样,有成熟的产业链,有像富士康这样的代工厂,任何在用户体验方面有过人之处的产品人和企业家都能生产自己的汽车并在行业中赢得一席之地。

当他把这个想法说给王传福听时,没想到立刻赢得了对方的兴趣。王传福说,“我们也一直在想,像 IBM 这种公司的产品都是拿到台湾做代工,这样管理效率也会很高,为什么汽车行业不行呢?”

尽管比亚迪以做汽车的全产业链著名,但这其实是无奈之举。比亚迪以给摩托罗拉公司生产手机电池起家,在准备进入汽车行业时发现受到很大阻力,其中很大程度上来自供应商,这是比亚迪有段时间“连汽车雨刷都自己生产”的原因。

“汽车行业的特点是,一款汽车需要一个工厂,这个工厂就是为这款汽车建的,所有模型都没法通用。”王传福介绍,目前汽车行业在零部件上可以代工,但生产线仍然没有。他坦言比亚迪曾有过这个想法,但发现很难。“因为投资很大,这样代工厂就要求产量,但作为汽车产商你其实没法在产量上给承诺。手机行业就不同了,一条生产线既可以给苹果代工也可以给诺基亚代工,选择更多。”

周航表示理解,他说,“但如果我们想在汽车领域折腾点事,没有一个大树给我们靠着就没法动。”

王传福听完频频点头,他希望能与互联网企业有更多合作,甚至直接询问这群互联网人:你们在汽车多媒体这方面有什么好主意?怎么才能将移动互联网与汽车更好的结合?未来大数据怎么运用在汽车上?

这两个世界缺乏的只是接触和交流,在交流之后甚至能达成理解,这在当天晚上的“潜入硬件圈”晚宴中体现得更明显。那天来自硬件圈的人与互联网人在一起酣畅交谈,甚至有些直接达成了合作。

找来这些硬件圈人士的科通芯城集团董事长康敬伟很激动,这家成立只有3年却年收入达到100亿人民币的企业,凭着在垂直硬件产业链上的积累,在看到硬件复兴的趋势后,找到了自己在其中作为连接者的位置。他们给自己的最新使命是一边对接传统的硬件厂商资源,一边对接新兴的互联网资源,一起搅动这个新浪潮。

“硬件是没有生命的,可是当硬件与移动互联网结合后就有生命了。未来几年硬件创新会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我们希望将互联网的思想和模式搬到硬件行业,二者结合在一起新时代就开始了。”康敬伟说。

半年前开始的“硬蛋大赛”就是一个努力,希望能建设硬件生态系统,扶持下一代硬件创新者,通过连接供应链资源和硬件创新者把他们的想法变成产品。这次互联网人的硬件周末也是其中之一。康敬伟相信以今天互联网的速度,硬件和互联网这两个世界间的缝隙会越来越小,只要将他们放在一起,信息就有可能迅速地流动,很快二者就能有很好的合作。

事实也是如此,这个周末诞生了无数有趣的想法,很可能在接下来一年里,你会看到更多互联网公司推出自己的硬件产品,而那些硬家伙中可能就会有这次硬件周末播下的种子。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吧,我们这里可以给一些靠谱和不靠谱的想法作为提示:某公司可能要做音箱和耳机了,某公司可能会做电动自行车,某公司想做学霸学习机,某公司想做可穿戴设备,某公司可能会做终端支付机器……

可以确定的是,两个世界的接触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不会再轻易关上了。

头图来自:巴拉

互联网硬件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