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由之名:自动驾驶的近未来

以自由之名:自动驾驶的近未来

文章背景: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受邀作为中国第一批参与沃尔沃自动驾驶技术道路测试的体验者,在沃尔沃总部所在地瑞典哥德堡带来了这篇第一手报道。本文为《自动驾驶的近未来》系列报道的第一篇。


瑞典时间 2014 年 5 月 28 日上午 10 点。

在哥德堡市区的一条主干线上,一辆经过改装的沃尔沃 S60 汽车中,年轻的瑞典测试驾驶员按下了启动自动驾驶的按钮,然后他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一起欢呼着举起双手以示意我们已经交出全部控制权……接下来的 15 分钟里,我很开(jin)心(zhang)的看着这辆汽车在公众车流中以将近 70 公里的时速完全自主穿行,并且不时跟超车到旁边后惊异的「普通」司机们挤眉弄眼和挥手致意。

我知道,貌似轻松的每一秒钟,这辆车都在通过雷达、摄像头、GPS、3G 网络、数字地图、以及其他一打传感器的数据,经过复杂的自主计算然后控制方向盘的转动和油门与刹车。理论上,它应该比我们自己人为驾驶要安全的多,当然这并不妨碍心里不断翻腾的紧张感与好奇心的激烈碰撞。

这种让人觉得一瞬间汽车开始从工具变成有智能的「生命体」的时刻,对于每一个极客都会是充满仪式感的体验。那一瞬间,你必须确认你相信科技多于相信自己,也必须说服自己要接受计算机这种「硅基生命」与我们这种「碳基生命」未来必然越来越紧密的「伙伴关系」。

非常巧合的是,就在这次公众道路测试的几个小时之前,我在极客公园工作群中第一时间看到了 Google 公司刚刚发布其自动驾驶汽车的原型——一辆没有方向盘和油门刹车的「豆丁」状小车。

在 Google 和沃尔沃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身上,在那辆颠覆性的「豆丁小车「和这辆朴素的沃尔沃 S60 试验车之间,又一场对人类影响深远的变革正在逐渐走到我们面前。

技术哲学的殊途同归

Jonas Ekmark 是沃尔沃自动驾驶技术研究的主管者之一,这位热爱 Jezz、善弹钢琴的工程师,加入沃尔沃到今年恰好是 20 周年。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他正在推进的「自动驾驶技术」是个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这将彻底改变历时百年的整个汽车产业。比如几年前 Google 的无人驾驶技术曝光之后,传统汽车产业内部从一开始的不屑,迅速转到蜂拥而上的「我也有!」宣言,各种技术展示和远景宣言过去一年中层出不穷。

Jonas Ekmark 对这个飙升的热度又兴奋又担忧:

一个企业需要有一个完整、可实现的技术路径、一个可控的时间表,而更重要的是一个可以贯穿始终的技术哲学。

Jonas Ekmark 觉得对于汽车产业来说,技术不应该是装饰品,而应该是通向一个长期目标的阶梯。

更安全,进而更自由——这就是 Jonas Ekmark 眼里沃尔沃的技术哲学。「安全是一切的起点,绝对的安全,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才能真正解放人们在汽车中的那段时光。」

「解放汽车中的那段时光!」——有趣的是,Google 和沃尔沃都把理想指向了这个终极目标,极客公园来自 Google 内部的消息曾透露过一些其开启无人驾驶项目的「初心」——美国人生命中将近五分之一的清醒时间是在汽车上度过的,这段时间如果被无人驾驶解放出来,显然是一个新的、巨大的信息获取需求,而信息流动的背后,就是巨大的经济增量。

在共同的目标下,Google 的无人驾驶技术与沃尔沃的自动驾驶技术各有什么样的短长?这个问题 Jonas Ekmark 一直回避直接的细节比较,但是他却对双方共同目标下的不同出发点讲解的很详细。

你看,一个技术好不好不是实验状况下的作秀,而需要产品化。而产品化的过程中,成本问题、社会环境问题、用户需求问题等等是一个链条,你需要一个一个的去解决。

Jonas Ekmark 认为沃尔沃与 Google 显然有着不同的技术哲学。

在他看来,沃尔沃的目标并不是去实现无人驾驶,而是希望让汽车更加安全,自动驾驶甚至道无人驾驶虽然是最让人兴奋的部分,但也只是这个目标下可以使用的技术手段。「如果无人驾驶这个技术以及社会、法规等大环境还需要 10 年成熟,那么是否现在我们就只做实验室的工作?我觉得不是,我们依旧可以在让汽车一步一步的更加安全。」

所以,沃尔沃的技术哲学更像是一种分步实施的并行计算,从每一个局部来推进变化。比如先是辅助驾驶员更好的决策和操控、再进一步则是在驾驶员失误的时候主动介入「救场」,更进一步则是可以在特定环境下的低速自动驾驶、然后是在某些路段实现较长时间和更高速的自动驾驶。这些听起来像是传统汽车技术的局部改进,似乎没那么性感,但是这背后的量变会叠加、汇总、形成质变,最终实现任意场景的无人自主操控。

Google 由于并不是汽车企业,其技术哲学显然更加颠覆性,更像是一个另起炉灶的全新体系,希望把各种问题用一个方案从根本上解决掉。Jonas Ekmark 认为这也是很了不起的做法,只是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和不可控性。

并不远的未来

「你知道 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上的雷达传感器的成本吗?我们真的专门研究过,那个传感器本身就要 7 万 5 千美金!这是一辆相当不错的汽车的价钱了。」Jonas Ekmark 非常自豪的是沃尔沃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不是用最前沿的设备才能实现,这让其能够建立更务实的产品化方式,直接在很近的未来就推出成为公众可以负担且有消费意义的新产品。

虽然沃尔沃向极客公园透露其自动驾驶技术的成本要比 Google 低很多,但是目前成本依旧相当高昂。其原因并不是因为单个传感器的成本,而是由于自动驾驶还不能像人那样随机应变,所以要求必须在刹车、动力等关键系统建立容错、增加备份。与此同时,考虑到汽车环境的恶劣容易造成传感器有误差和局部失灵的情况,目前的决策体系采用的是电影《少数派报告》那种三套独立系统然后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

在这次道路测试之中,沃尔沃的实验车可以实现 70 公里时速以下的自主行驶、转弯。随时可以恢复驾驶员的操控权,也随时可以通过一个方向盘上的按钮激活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的反应速度相当迅捷,中间测试车曾今遇到其他社会车突然切线进入车道的情况,测试车会立即自主减速保持安全距离。

当然,这一切是发生在一段经过哥德堡市政府和交通部门允许的公众公路上,虽然各种大小社会车辆相当密集,但是我观察这个获准进行测试的 50 公里路段基本上没有红绿灯和人车混行的路段,公路的出入口也比较少。

实际上,沃尔沃的自动驾驶实验车的测试进度虽然已经走到行业的最前面,但目前还算不上非常成熟。比如,车辆还没有自主超车变线的能力,如果前面遇到一辆低速车辆,除非手动变线超车,汽车自己只能减速慢行。这是因为看似简单的变线超车,其实需要非常复杂的综合数据来做决策,目前的系统的可靠性以及传感器数据的充足度还没有达到道路测试的要求。预计需要到 2017 年才能突破这个「智能决策」的大台阶。而 2017 年也是沃尔沃开始开放给用户进行「公测」的日子,据说现在等待成为前 100 个具备自动驾驶能力的沃尔沃轿车用户的哥德堡市民,已经开始排队报名了。

前 100 辆自动驾驶汽车,沃尔沃将采用 2 年合约的租赁模式(这个很可能是一种长久的商业模式变革的起点)。而关于未来的第一代自动驾驶汽车的价格问题,沃尔沃一直守口如瓶,我们唯一掌握的数据是,至少 10 万美金以下肯定是可以实现的。

显然,第一代无人驾驶汽车距离我们并不是那么遥远。

(作者为极客公园创始人)

技术哲学沃尔沃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