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Glass,来二两猪肉梅干菜的

OK Glass,来二两猪肉梅干菜的

编辑注记:

这个标题的确有点 low,但作者真的戴着 Google Glass 去吃了二两猪肉梅干菜的包子,在科技与互联网圈内风光无限的 Google Glass 放在日常生活里,会暴露出很多细节的问题。但是我们认可 Google 在 Glass 上做的尝试,我们期待更完善的穿戴设备。OK Glass,二两猪肉梅干菜,也许下次我们真的可以这样点餐。

Google Glass 已经正式在全美开放购买,售价1500美金,那些之前拿不到购买资格的童鞋们想必开始跃跃欲试了,那么这东西是否值得买呢?或者说,抱着什么目的的人应该来买一个?为此,我专门试戴了3天Google Glass,希望通过真实使用体验来给出一些参考。

未来感很强烈,也许过于强烈了

“我戴上 Google Glass,觉得这东西来自未来”,Larry Page 这么形容自家的这个产品。当我戴上它的时候,光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样子就已经忍不住在大喊“好科幻!”这当然跟这款产品的外观有关:左边一根小细脚,右边小方块镜头和一根粗粗的装有电池、传感器、触控板、芯片等主要部件的眼镜脚。不像我们所熟悉的大部分产品那样是对称式设计,它很不对称,并且所用的材料也都感觉亲近不起来。

而当你打开 Glass 之后,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脑袋稍微往上抬一点就能自动唤醒它,对着它说话它就能明白并给出反应,你不需要傻里傻气地低头看手机也可以查看信息。不需要它的时候,再稍微抬一下头就进入睡眠状态,双手被解放出来。

这让人忍不住想起最近的一部科幻电影《她》里的场景。影片主角的大部分与互联网相关的工作都通过一个耳机完成的,它将互联网与人体连接在一起,通过语音来进行交互,主角只有在要阅读的时候才掏出一个手持设备,而戴着 Google Glass 甚至连这个都不需要。

我最喜欢用 Glass 拍照和拍视频,尤其是无法使用双手的场景,比如骑车的时候,在这过程中能拍下沿路看到的景色,而这是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现在Glass终于帮我实现了。当然它还有更好的应用场景,比如最开始 Glass 宣传片里爸爸双手拉着儿子让他在空中旋转,这时候就用 Glass 记录下儿子大笑的样子,够温馨够人性化。

不过,跟真正科幻片里的设备比起来,Google Glass 还是太显眼了,所以戴出去需要蛮大的勇气,同时要能经受得住其他人或好奇或鄙视的目光和询问。我戴着它出去的回头率比不带的时候要高好几倍,在地铁里也发现老有人在偷偷地往这里瞄。有一次,甚至有一个姑娘跑过来问“这是不是 Google Glass”。所幸的是,没有人要求我把眼镜取下来或者因此打我一顿。毕竟这种事情之前也有报道过,有人在美国戴 Glass 被打了。

究其原因还是担心戴 Glass 的人会偷偷拍照或录影。老实说用 Glass 偷拍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首先你得看着对方,然后你或者用语音下命令,或者点右侧的触摸板,这都是很明显的动作,并不比用手机偷拍隐蔽多少,毕竟眼镜是戴在脸上,脸可是所有人的视觉中心呀。另外,Glass 每次拍摄视频其实只能录10秒钟,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一边说话一边不断录视频的情况。

即便如此,我也好几次被人问“你在偷拍吗”?这在跟朋友说话的时候还是蛮不礼貌的,所以我只能默默把眼镜取下来。

对大部分人来说,Glass 都是一个陌生事物,它的未来感给别人带来的往往是恐惧,这给戴Glass 的人带来无形的压力,所以其实3天结束后我终于松了口气不用再硬着头皮戴它出门了。

是手机的补充,但现在可有可无

Google Glass 在美国有Google 的服务支持,比如搜索、地图、邮件、信息推送等,这些在中国全都不能用。不过好在如今已经有一些中国开发者在开发 Glass 上的应用,比如从事语音搜索的创业公司“出门问问”。有意思的是,“出门问问”的创始人以前就是 Google 公司的工程师。

用“出门问问 Google Glass 版本”的前提是 Glass 连上了互联网,我用的是 iPhone,它的网络解决方案是连手机的热点。走在信号够的地方,可以用语音来问路、导航、查附近的生活服务(如餐馆)、查询天气等。

我最喜欢的是导航功能,这也是一开始 Glass 发布宣传片里让我最激动的功能,因为作为一个路痴,以及读图无能患者,给我一个手机导航我也老是在路口定半天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方向。而 Glass 的导航是直接在你的眼前标出哪个方向、在哪里转弯,确实容易很多。不过现在地图还不是街景,如果能实现街景就会更逼真。想象再狂野一点,如果眼镜直接在你看到的路上画出指示或语音提示怎么走,体验就更棒了。

至于其他功能,比如查询附近的生活服务,倒是可以用 Glass来用,但体验不是很好。比如查询到餐馆后,下一步其实是怎么过去,或者给这家餐馆定位置。目前这些并不能通过语音控制,还是需要手动触摸板操作。但因为眼镜的显示界面很小,操作起来比较容易出错。另外一个问题则是,这样的话就需要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器,于是外人看到的样子就是一个眼珠向上翻滚的一动不动的怪人。

并且,以上这些服务真的不一定非得在眼镜上完成,有些体验比手机略好,有些甚至更差,无论如何,都不够好到让人放弃手机来用 Glass。

这其实涉及到 Glass 对自己的定位。其他可穿戴设备,如我在用的智能手表Pebble,它将自己视为手机的附属物,所以它不需要连接网络,只要通过蓝牙与手机通信就可以了。但Glass不行,它是在手机之外的另一个设备,它们之间彼此独立。理想状态下,如今智能手机的大部分功能Glass 都可以实现,并且在某些特定场景下比手机体验更好。

但目前,我戴 Glass 的这几天,它在大部分时候都处于睡眠状态,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会得到唤醒。并且,即使想一直用它也没办法,因为它的续航时间很短,如果导航的话,20 分钟就会没电,而且电池部分会发烫,考虑到它是戴在脸上的,还挺让人惊慌。另外则是它的屏幕在阳光下什么也看不清,即便是室内,眼睛如此近距离的盯着它看也感觉很疲劳。 

当然,在这些硬件的不完善外,目前基于这个平台的软件开发也不多。比如让我觉得很不方便的一点是,所有的内容只能分享到 Google+,其实我更常用(以及大部分人更常用)的社交网络是 Instagram/Facebook/微信朋友圈等,这些目前都还没有开发。

第一代 iPhone 也是完全没法用,所以对 Glass 还是很期待

即便现在看来买一个 Glass 回家可能不会给生活带来多大帮助,但并不能因此就否定这款产品。要记得,第一代 iPhone 推出的时候也是各种电池、软件、触摸屏问题,所以人们日常并不会用它。记得雷军在极客公园的活动里说,当时他买了 1 台自己用,又买了十几台送给朋友,发现一个月后就他一个人还在用。但看看现在的 iPhone 吧……

未来的神奇之处在于,很少有人能正确地预测它。当它在时间的迷雾中露出一丁点轮廓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因为它的陌生和粗糙而否定它,甚至抨击它。而当它真的到来之后,再回头去看,所有人都会赞叹地点头,并表示“本该这样”。

就我个人而言,我真的受够了智能手机。我觉得自己的双手完全成了手机的奴隶,每天无意识的无数次解锁屏幕,在上面漫无目的的摸来摸去。同时眼睛也被它奴役,如果说跟人聊天的时候抬眼珠看 Glass 不礼貌,低头看手机就更不礼貌了。如果有天我很少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真就感觉神清气爽,觉得又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了。

这个大未来其实已经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互联网不应该被封装在一个小小的手机里,它应该无处不在,与它的交互也不应该只是用手指,而应该更自然,更符合人的行为习惯。

目前 Glass 在用抬头动作唤醒设备和语音交互方式上的创新已经给人带来了全新体验,它只是需要更完善,让这个未来更清晰可见。

Google Glass极客体验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