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EO 拉里·佩奇不为人知的故事

Google CEO 拉里·佩奇不为人知的故事

编辑注记:

本文来自 Business Insider 特稿 Larry Page: The Untold Story,由 微信公众号 ACTONinc 进行全文编译,极客公园对原文进行了缩编和节选。

本文详尽记述了拉里·佩奇在建立 Google 前后的个人经历和成熟轨迹,让我们看到一个充满极客精神的创业者怎样在适应商业运作规律的同时保持初心,也得以窥见 Google 多年以来蓬勃创新改变世界的动力与源泉。


发明家特斯拉的故事

1943年1月7日,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安静地躺在纽约客酒店的房间里,这是一家位于曼哈顿大街上方的 33 层酒店。突然间,特斯拉胸部剧痛,随后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一天之后,酒店服务生决定忽略特斯拉房间门口“请勿打扰”的标识,打开房间,发现了他的尸体。这位优秀的发明家已经离世。

特斯拉是一位克罗地亚移民,出生于 1856 年。他曾发明了当今世界上最主流的发电方式,也曾构思和创造出无线通信。但是在去世之前的最后十年,他只能努力赚取养老金和喂养鸽子,无力说服投资者资助他最新的构想。直到去世的时候,他都坚信自己可以发明出结束所有战争的武器,发明出电能通过无线方式跨越大洋的方式,并计划从太空中收集能量。他去世的时候,寂寞一人,负债累累。

特斯拉是一个聪明的人。他能够讲八种语言,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他能够在脑海中构成出完整的发明。但是在商业方面,他极其糟糕。

1885 年,他告诉自己的老板托马斯·爱迪生,他可以改进汽车和发电机。爱迪生说:“如果你做到了,给你5万美元。”特斯拉履行了自己的承诺,爱迪生却只给他加薪10美元。

特斯拉愤而辞职,组建了自己的公司,但是不久后,他就与投资者就公司发展方向出现分歧,并被炒了鱿鱼。随后一年,特斯拉被迫挖沟谋生。

1900 年,他说服摩根大通给另一家公司投资15万美元,但这些钱在 1901 年就用完了。特斯拉余生一直在给摩根大通写信,请求更多资金支持。但他再也没有拿到过一分钱。

特斯拉去世后的第二年,也就是 1944 年,《纽约先驱导报》记者约翰·约瑟夫·奥尼尔(John Joseph O’Neill)撰写了一篇关于这位发明家的传记。二人过去曾是好友。

这篇传记题为《浪子天才:尼古拉·特斯拉的一生》。“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十年,见到过他数千人当中,知道他是谁的很可能不超过10个人。”传记总结说。

“即便媒体每隔一年就会头条报道特斯拉和他最新的科学预测,但没有人将这些报道与这个高高瘦瘦、衣着过时、每天喂鸽子的人联系起来。”“他就是那类奇怪的人群之一,他们能够以不同的方式,令城市里的人们生活更好。”

这篇文章发表后 41 年,也就是 1985 年,一个 12 岁的密歇根男孩阅读了特斯拉的传记之后哭了。

他就是拉里·佩奇。

从那一刻起,佩奇认识到,仅仅构思出创新的科技未来是不够的,重大理念并不足够,它还需要商业化。如果佩奇想要成为一个发明家,他就必须创立一家成功的公司。

特斯拉的故事还教育佩奇要小心世界上托马斯·爱迪生这样的老板,他们会利用你实现梦想的愿望,去服务于自身的世俗目的。

解雇项目经理

与大多数创业公司一样,在第一年的谷歌,公司 CEO 拉里·佩奇与工程师之间没有任何管理层级。但随着公司的发展,CEO 与工程师之间新增了一层管理者,他们可以见到佩奇和谷歌其他高管,然后给工程师下达命令和截止时间。

佩奇讨厌这种格局。他认为谷歌只应聘请最优秀的工程师,过多的监督层级不仅没有必要,而且会构成阻碍。他甚至怀疑谷歌的项目经理们引导工程师偏离对他个人非常重要的项目。

他提出了一些大幅的精简措施。所有的谷歌工程师将不再向项目经理报告工作,而是向新聘请的工程副总裁韦恩·罗辛(Wayne Rosing)汇报,而罗辛将直接向佩奇汇报工作。

那时是 2001 年7月,佩奇要求韦恩·罗辛代表他宣布这个消息。

当天下午,大约 130 名工程师和数名项目经理聚集到一起。谷歌的办公室隔档错落有致,沙发等家具是从其他失败的创业公司里淘来的廉价货。这些人就站在佩奇办公室外面。

最后,戴着眼镜、秃顶的罗辛开始说话。他解释说工程部门将进行重组:所有工程师将向他报告工作,所有的项目经理将被解雇。这个消息没有引起积极的反馈。项目经理们都惊呆了,他们事先没有得到任何警告,而且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被炒了鱿鱼。

工程师们要求一个解释。佩奇做出了解释。他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用标志性的平缓、机器人式的语调,佩奇解释说他不喜欢由非工程师来监督工程师。工程师们不应接受科技知识有限的经理们监督。最后,他说,谷歌项目经理们的工作也不能令人满意。

佩奇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漂到别处,避免与他人直接接触。尽管他的身高高于平均水平,一头黑发令其外表英俊,但他在社交场合显得很腼腆。

这个消息遭到了大量的抱怨。最后,房间里一位名叫罗恩·道林(Ron Dolin)的工程师开始向佩奇发难。他说,全体大会并不是进行业绩评估的场合,佩奇的所作所为“非常荒谬”,“一点都不职业”。

“太扯了,”一位当时在场项目经理后来说,“我感到很受侮辱。拉里当着全公司的面说我们不需要经理,说他不喜欢我们。他的话伤害了很多人。”

最后,裁员并没有进行下去。佩奇那天想要截掉的项目经理全都转到谷歌日益发展的运营部门,由乌尔斯·霍兹勒(Urs Hozle)领导。佩奇的重组也没有持续太久。尽管一些工程师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成果丰硕,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项目所需资源并没有保障到位。重复冗余问题出现。工程师希望得到反馈,并想知道他们的职业生涯会如何发展。

最后,谷歌再次开始招聘项目经理。“我尽全力解释管理的真正价值,你可以为如何管理定一个基调。”史塔茜·苏利文在《我很幸运》一书里回忆说,“希望拉里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佩奇的管理原则

谷歌成立于 1998 年9月4日,也就是佩奇在梦里构思出用内置链接进行网页排名的想法之后两年。他自己担任 CEO,他最好的朋友谢尔盖·布林被任命为联合创始人。

佩奇和布林为成立这家公司从好友和家里筹集了 100 万美元,并从斯坦福大学校园里搬到了租来的车库。

到 1999 年2月,这家创业公司的发展规模已非车库能容纳,于是搬到了位于加州帕洛阿图(Palo Alto)一个自行车商店楼上的办公室里。七个月之后,这个办公室的规模也不再够,于是公司又搬到了山景城附近距离高速公路几英里的一个办公园区里一座外观平平的楼上。

在这座楼外面的一片柏油停车场,有一个黄色警用胶带标识的区域,佩奇、布林和谷歌其他员工在这里玩滑轮曲棍球。他们的游戏是全身体接触,因此员工们都戴着护具,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一定是汗流浃背,有时候还会有出血和淤肿。“在场上对抗创始人的时候,没有人会收敛一点。”道格拉斯·爱德华兹写道,“你玩得越激烈,赢得的尊重越多。”

对于佩奇的员工而言,在谷歌工作就像是一场无休止的论文答辩。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饱读圣贤书的人才随时想要与你辩论。佩奇曾经每天与布林进行激烈的争论,这也是他们关系发展的方式。他们的辩论并不是相互争吵,而是一方陈述观点,然后另一方陈述,很少有打断对方的情况发生。佩奇会说布林的想法很愚蠢,布林则会说佩奇的主意太幼稚。他们相互都会称对方为混蛋。

佩奇鼓励公司高管像他和布林那样相互挑战。在新招聘员工的见面会上,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经常会挑起一场关于企业或产品决策的论战。然后他们就静静坐在一边,观看下属们相互之间的争论。只要任何一个论点说到了点子上,佩奇就会说:“我不想再听下去了。就这样做。”

这并不是说他是个专制的统治者,而是说明他与人沟通靠的是想法,而不是感觉。

谷歌早期的人力资源主管希瑟·凯恩斯(Heather Cairns)还记得有一次遇到佩奇在下班后与谷歌清洁工专心致志地聊天。随后她问佩奇,他们如此严肃地都聊了些什么。

他回答说。“我想知道每个人工作的情况。”随后他详细回忆了这位清洁工的方法:把空垃圾袋放到垃圾桶底部,这样就可以方便地更换。“这种方法非常有效,”佩奇肯定地说,“他这样做可以节约时间,我也从中学到了东西。”

在被问及他管理公司的方法时,佩奇曾经对一位谷歌员工介绍说,他解决复杂问题的方法就是将其简化到二选一,然后选择最佳答案。无论此举会带来什么附加损害,他都能接受。

多年来,谷歌一直在这种管理方式下繁荣发展。对于很多员工而言,这种相互竞争的氛围是在一个目标真正明确的公司工作的合理代价。

佩奇后来总结了他的管理原则:

  • 不要推诿:亲自做事,加快进度。
  • 如果不能增加价值,就不要干涉其中。让那些真正做事的人去相互讨论,你去做其他事情吧。
  • 不要官僚主义。
  • 想法比年龄重要。年龄小并不意味着他不值得尊重与合作。
  • 你所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用一个“不”字就阻止别人做事。如果说出不,你就要帮助他们找到更好的方法。

社交沟通时的琐碎并不是佩奇唯一不愿遵守的规则。

例如,1999 年,eBay、雅虎和谷歌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扩大服务器的方法已经相当普及。他们购买服务器,然后将其安装到第三方所有的庞大仓储中心。这些仓储空间提供商支付电费确保服务器运行,购置空调为服务器降温,而网站所有者则根据面积支付费用。

佩奇认为,既然谷歌要按每平方英尺的面积来付费,他就要在固定的空间里安装尽可能多的服务器。于是,他拆开服务器,寻找缩小服务器体积的方法。最先被佩奇砍掉的就是所有的关闭开关。

“你何必要关闭服务器?”他多次这样问。

将没有用的零件去掉之后,再装到软木板里,防止线缆缠绕在一起,于是谷歌开发出了全新的轻薄型服务器。这些服务器外观丑陋,但不久之后,谷歌就用早期竞争对手 Inktomi 支持 50 台服务器的价格,支持了 1500 台服务器。因此,谷歌的搜索速度更快,而 Inktomi 与谷歌的其他搜索竞争对手一样,逐渐消失在尘埃里。

图书搜索与照片搜索

1998 年底的一天,谷歌首任人力资源主管希瑟·凯恩斯走到公司的车库办公室,发现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正在玩乐高积木玩具。“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凯恩斯用她那大声但却温和的声音问道。桌子上,佩奇面前摆放的奇异装置有机器人胳膊,尾部装有橡胶滑轮。

“我们在研究如何无需人手就能翻书。”佩奇解释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把世界上所有出版物都放到互联网上,这样每个人都能够看到。”凯恩斯说:“当然,当然。”

之后不久,佩奇开着车,带着小型照像机在帕洛艾托转了一整天。他每行驶几英尺,就停下来拍一些照片。再行驶几英尺,停下来再拍照片。回到家之后,他把这些照片上传到电脑上。他所看到的一切令他坚信,最新的想法是可行的。谷歌可以在很多汽车上装大量的照相机,然后在世界各国的大街小巷上行驶,沿途进行拍照,进而在互联网上创造一个数字化的、可搜索的现实世界,或者是最相关的一部分。

在施密特时期,图书和照片项目都成为谷歌的流行产品。2003 年推出的谷歌图书项目已经收集了 2000 万卷书籍,而且数字仍在增加。谷歌街景在2007年推出,到 2014 年已经采取了 50 个国家的每条大街图片,并可以通过浏览器查看。

甚至在谷歌早期,佩奇就一直希望公司不要局限于基本的互联网搜索。由于他还是一个孩子,所以一直在梦想改变世界的计划。在密歇根大学学习期间,他建议学校用一种 PRT(即个人快速通勤)系统取代公共交通系统,PRT 实际上是一种无人驾驶的单轨式交通系统,每个乘客都有自己的汽车。后来在斯坦福大学,他提出的论文观点令导师特里·维诺格拉德(Terry Winograd)摸不着头脑。他当时的观点看似非常遥远,直到现在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才提出了类似的部分计划。其中一个观点就是,打造一条从地球表面直通太空的超级长的环形轨道,使得物体进入太空更加便捷。另外一个提议是能从太空中吸收能量的太阳能风筝。

打造 Android

2005 年,佩奇的一个理想是研发手持计算机,它可以把谷歌服务装到地球上每个人的口袋里。因此,当年佩奇要求谷歌企业开发部门收购一家拥有同样梦想的小型创业公司。这家创业公司名叫 Android,公司 CEO 和联合创始人名叫安迪·鲁宾(Andy Rubin),他曾是苹果高管,他曾经开发出风靡一时,但最终失败的互联网电话 Sidekick。

佩奇将 Android 定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它只是名义上属于谷歌。因此,鲁宾可以有很大的经营自主权,不必受到母公司的干涉。Android 甚至有自己的办公楼,普通谷歌员工戴着工作证也无法进入。当时的 CEO 埃里克·施密特的态度是当这个部门根本不存在——对于当时坐拥大量资产的谷歌来说,5000 万美元花得值不值根本不必担心。

佩奇对 Android 项目非常热心,他大量的时间都是与鲁宾在一起,甚至因为对其他方面关注不够而感到愧疚。接下来两年里,鲁宾开发出了自认为技术水平最高的移动操作系统。不久之后,2007 年前往拉斯维加斯时,鲁宾在出租车上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看到史蒂夫·乔布斯发布了苹果的互联网手机。这就是 iPhone,相当有魅力的产品。

大约一年之后,2008 年9月,T-Mobile 推出了第一款使用鲁宾团队开发的移动操作系统的手机 G1。这款操作系统就像 iPhone 的翻版,但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翻版,而且可以免费提供给手机生产商安装。

手机生产商想要追赶苹果,运营商想要与 iPhone 在美独家运营商 AT&T 保持同步,于是谷歌的这款操作系统迅速普及。2009 年第二季度,Android 手机占手机总销量的 1.8%,到 2010 年第二季度,Android 销量已经占到了 17.2% 的市场份额,超过了苹果的 14%,这也是 Android 首次超越苹果。不久之后,Android 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手机操作系统。

到 2010 年,佩奇已经在打造两项随处可见的科技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两项科技都改善了世界上人们的生活。谷歌,这家最初从论文答辩开始的公司,使得互联网成为日常生活中一个更加强大的工具。后来,在没有任何成人监护的情况下,佩奇维持了 Android 的发展。现在,Android 已经使智能手机成为日常生活用品,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用计算机连接互联网只是时间问题。

实现如此巨大的二次成功,大大提升了佩奇对自己的管理能力的自信心。佩奇也认识到自己职业生涯早期的错误。他很高兴能够与鲁宾合作取得成功。

佩奇一直存在信任别人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正在改变,或许是因为他有了家庭。在 2009 年5月密歇根大学的毕业演讲上,佩奇谈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新婚妻子露茜·索斯沃斯(Lucy Southworth)和他们的孩子。

“和我一样,你们的家人把你送到这里,你又把他们带回到这里。”他说,“请靠近他们,要记住:他们是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人。”

重新出山

2010 年 12 月,佩奇重新担任 Google CEO.

首先,他对公司高级管理层进行了重组,亲自负责了公司的大多数重要产品部门,包括 YouTube、广告和搜索,并且在每个部门顶层任命一位类似于CEO的经理。佩奇希望复制他和鲁宾在Android取得的成功。

随后,佩奇和谷歌终于对 Facebook 的威胁做出了回应,推出了自己的社交网络 Google+。到第一年夏天为止,谷歌依据统一、连贯的界面重新设计了所有产品。

2012年,佩奇斥资 120 亿美元收购了摩托罗拉,这主要是为了收购该公司旗下的大量专利,保护 Android 不受苹果和其他公司的诉讼困扰。

谷歌进入了硬件领域,推出了 Chromebook,这是一款基于谷歌操作系统的超轻薄笔记本电脑,以及用户可以佩戴的计算设备,例如谷歌眼镜。

到 2012 年底,谷歌开始在堪萨斯城安装超高速光纤网络,为城市里所有人提供免费的互联网连接,而且速度比宽带快 100 倍。

这些举措震惊了世界,但没有惊到那些了解佩奇的人。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是一个心怀大梦想的人,而且尽自己的努力,尽可能快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2013 年2月,谷歌顶级高管们从世界各地来到 Carneros Inn,这是一个位于纳帕谷山区的度假圣地,他们来参加谷歌每年一度、为期两天的顶级高管会议。

会议第一天,所有人聚集到 Carneros Inn 白色的纳帕大厅听佩奇的演讲。

佩奇用沙哑的声音对与会者说,谷歌的理想非常远大,如果在场的各位不停止相互斗争,那么谷歌永远无法实现这些目标。从现在开始,谷歌将“对斗争实行零容忍”。佩奇承认,这家公司在年轻时曾要求领导者相互竞争,他自己或许是最具侵略性的那个。

但那时候,谷歌的问题是显性问题。例如,谷歌旗下所有产品都要扩大市场份额,从零扩大到有竞争力,再到获胜。现在,谷歌在产品领域领先着世界,面临的问题也成为佩奇所称的n次方问题。谷歌需要以十倍的速度发展,需要创造全新的市场,以尚未想象到的方式解决问题。要解决n次方问题,谷歌高管必须学会合作。

这次演讲令谷歌高管们感到惊讶,尤其是资深的公司高管。过去佩奇和布林把自己不喜欢的每个观点都称为“愚蠢”,甚至是“邪恶”,斗争就是谷歌完成工作的方式。

其中一些人还记得,2001 年7月,佩奇当着所有同事的面,侮辱和解雇了多位项目经理。但那一天,Carneros Inn 大厅里所有人看着佩奇,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与在自己宿舍里打造谷歌首台服务器的人截然不同的佩奇。佩奇的头发已经泛白,他的腰围和脸上也呈现出中年人的样子。由于患声带麻痹症,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

理解每一个需求

2014 年3月19日,拉里·佩奇在温哥华 TED 大会期间接受了采访。他和采访者查理·罗斯(Charlie Rose)坐在台上,背后有一面大屏幕,上面是一款拳击视频游戏,一位拳击手把他的对手逼迫到角落里,无情地击打对方。获胜的拳击手由谷歌研发的人工智能计算机程序控制。

佩奇向罗斯解释说,这就是谷歌的未来。佩奇指出,谷歌的人工智能能够像人类玩家一样,以同样的清晰度“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它可以自己学习如何玩游戏。佩奇说,看看它干得多么漂亮。想象一下,如果这种智能投入到你的工作。

在与人打交道方面,拉里·佩奇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他仍然不擅长在公众面前讲话。所有的内容都涉及到了,但却淹没在大量不完整的句子里。佩奇不是史蒂夫·乔布斯,也不是马克·扎克伯格。因此,公众根本不了解谷歌和拉里·佩奇最近要做什么。

随着佩奇重新执掌谷歌进入第四年,这家公司也处于极佳的状态。股价已经涨到700美元以上,不难想象总有一天谷歌将是一家年营收超过千亿美元的公司。

然而,佩奇认为,谷歌仍然面临着一个存在意义的问题。继搜索之后,谷歌还能否开发出另一项伟大的业务?通过谷歌搜索和 Android,佩奇和谷歌可以说创造了两个全世界几十亿人都在使用的科技平台。

但谷歌免费授权 Android 使用,因此 Android 对于谷歌业绩的意义仅在于它把谷歌搜索和谷歌搜索广告装进了世界上数千万用户的口袋。在这个意义上,它并不是谷歌的全新业务,仅仅是谷歌主要业务的拓展。谷歌仍然有90%的收入来自广告,其中总收入的70%来自搜索广告。

谷歌面临的一个危险在于,最终——不是今年,也不是这个十年,但不可避免——谷歌会发展得极其巨大,并获取世界上所有企业在广告方面的几乎所有支出。听起来虽然疯狂,但并非遥不可及。谷歌营收已经超过了广告主在杂志和报纸上投放的广告支出的总额。谷歌已经主导了在线广告市场。谷歌搜索已经走出家门继续发展。

对于佩奇而言,这意味着,他现在经常要问自己,未来是什么样的,我们如何创造未来?他产生了很多想法,现在他负责谷歌,可以让工程师们投入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他的梦想。

他从来没有放弃曾经向密歇根大学提出的公共交通系统建议,所以现在谷歌正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还有人工智能。除了统治视频游戏,谷歌的人工智能还能够观看YouTube视频,从经验中学习,还会画猫。

谷歌还有一家名叫 Calico 的子公司,它正在研发老龄化和死亡相关问题的解决方法。

谷歌的另外一家子公司名叫 Google Fiber,它用比宽带快 100 倍的互联网连接堪萨斯城的家庭。Google Fiber 可能会在不久后扩大到另外九座城市,包括菲尼克斯、夏洛特和波特兰等。

2013 年,佩奇把安迪·鲁宾从 Android 主管位置调出,问他是否愿意开发机器人。佩奇幻想着这样一个世界,机器人可以完成很多工作,包括照顾老人,把杂物和家庭生活用品装到无人驾驶汽车上,等等。2013 年底,谷歌收购了一家名叫 Boston Dynamics 的公司,后者可以生产仿人类和仿动物机器人,其中一些可以投入军事使用。

同样是在 2013 年,佩奇与前苹果高管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见面,这个家伙曾经设计过 iPod 播放器。佩奇说服他将自己新成立的公司 Nest 以 32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谷歌。Nest 可以生产连接互联网的恒温器。就在这个月,谷歌又收购了一家公司 Titan Aerospace,它可以生产无人机。

在谷歌,他们将最大胆的想法称为登月(Moonshot)。这种想法很多,包括用热汽球为世界落后地区提供互联网服务,以及生产基于 Android 操作系统的手表。

佩奇承认,大量想法的多样性令公司的一些投资者感到担忧。他们担心谷歌能否保持专注?或者谷歌会不会像过去的大量科技巨头一样,把战线拉得太长,追求过多的狂野梦想?确实,有谁需要一台能够在视频游戏里击败人类的计算机?

佩奇对这些担忧的回答分为两个方面:

  • 首先,他坚信谷歌完成登月式的项目比从事普通研究更容易。他的逻辑是:这方面竞争更少。另外,最优秀的人才愿意为谷歌工作,因为最优秀的人才希望从事最有野心的项目。
  • 其次,佩奇认为,所有这些项目都能够为世界带来更好的搜索。

这些年来,佩奇一直在给谷歌搜索总结一个宽泛的定义。

2012 年,他对一名记者说,“完美的搜索引擎应当理解你的任何需求,它可以深入理解世界上的一切,并给你提供你所需的一切。”

在 2013 年一次谷歌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时,佩奇表示,长远来看,他希望谷歌的软件能够“理解你哪方面知识丰富,哪方面知识缺乏,以及如何构建世界,以便解决重要问题”。

所以,在佩奇看来,如果你回到家感觉有些冷,你的谷歌手表将会进行搜索,进而理解这种感觉。搜索结果就是打开基于谷歌软件的恒温器进行加热升温。

与此类似,如果你的牛奶喝完了,家里基于谷歌软件的电冰箱就会通知同样基于谷歌软件的无人驾驶汽车,带着谷歌机器人到附近的商店买一些牛奶回来(当然,用的是谷歌钱包进行支付),这都是搜索的功能。

理解谷歌登月项目的关键在于理解佩奇对“完美搜索”的观点,他认为只有与你互动的一切产品都相互兼容,才能实现完美搜索。例如,谷歌当前最先进的搜索产品 Google Now 能够做很多事情。如果 Android 用户要赶飞机,Google Now 就会发出提醒,告诉用户该出发了。但这需要读取 Android 用户的收件箱、谷歌地图、谷歌航班搜索、谷歌日程,当然还有用户的智能手机。

所以,尽管谷歌进入汽车、恒温器、机器人、电视等看似杂乱无章的领域,但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佩奇理想的世界,是我们触及的一切都能够通过人工智能计算机连接和理解,这种计算机还能总结我们的活动规律,预测我们的需求,甚至比我们自己还要早知道。佩奇曾多次说,总有一天,这种人工智能将与大脑直接相连,或许可以通过移植来实现。

如果佩奇的表达更清楚,其中一些想法会令人们害怕。毕竟,他每年都会把数十亿美元投入到快速实现这些梦想的努力中。他曾多次表示,谷歌应当聘请 100 万名工程师。谷歌有这么多资金,这并非不可能。

佩奇希望创造出普遍连接的人工智能,并理解和满足我们的需求。但是这样做的目的并不针对人类,对于世界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从内心来讲,佩奇是一个热情的乌托邦主义者,他坚信科技已经极大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并将继续改善。

在 2013 年 Google I/O 大会的问答环节,佩奇对与会者说,未来人们回顾今天的生活,就像我们回顾老祖宗每天用大量的时间来打猎和农耕一样,感觉非常“疯狂”。

2014 年,佩奇的生活,与他 12 岁时所看的尼古拉·特斯拉传记中的晚年生活截然不同。他并没有生活在贫穷与漠视中,年仅 41 岁的佩奇,将在他的后半生投入数十亿美元和无数的时间,完成他最狂野的梦想。

“你所想象到的任何事都有可能是可行的,”佩奇在 2012 年对谷歌投资者说,“你只需要想象,然后为此努力。”

GoogleAndroid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