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偷拍时代,你准备好了吗?

全民偷拍时代,你准备好了吗?

娱乐圈从来都不缺花边新闻,这也许要归功于一向爱岗敬业的娱乐记者们,尾随盯梢、深挖消息、吃尽辛苦,方才换来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即使这样,人们对八卦的好奇依然让这种娱乐精神大有向圈外扩张之势。四月初,正当国内的人们还在变着花样拼凑着各种版本的“且行且珍惜”的警世箴言时,大洋彼岸又传回了清纯女神与电商土豪恋爱的消息,而且同样是有图有真相。这一切似乎都是偷拍惹的祸。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凑热闹,富有正义感的有关部门实在看不下去了,冲冠一怒,一纸关于全面禁止偷拍专用设备的《征求意见稿》随即在网上公布,并将于 5 月 1 日正式实施。这效率,充分体现了互联网时代的神速。

这一规定,是由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还有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起草(偷拍设备也跟质检部门有关,没见识的我又涨姿势了)。内容总共十八条(百度链接在此),基本沿袭了国内行政法规所具有的后知后觉、定义模糊、不可操作等特点。特别是在对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界定上,笼统而全面地覆盖了所有具有无线发射与接收信号能力、能够拾取与录制语音、图像的微型设备。既没有说明信号制式、发射功率,也没有尺寸大小、分辨率、最低照度,一切要经公安机关进行技术检测方可作出认定性结论。

其实,偷拍这件事,不过是人类内心深处所潜藏的偷窥情结的一种现代化体现,它是从偷窥演变而来,把所看到的内容通过社会化的传播手段进行扩散,因此其影响和效应都已远远超出个人范畴的偷窥。从技术手段上看,偷拍无外乎三个步骤:内容的采集、传输与接收。在今天,在几乎所有的移动设备都有摄像头、到处都有网络连接、人人都有可视的彩色屏幕的技术前提下,偷拍这件事,已经从能不能,变成了想不想的事儿。单纯从设备层面去界定偷拍,已然失去意义,最关键的,还是要看设备的使用场景。接下来,笔者将列举一些现有的产品,它们都是针对普通的生活、商务场景而设计,而且也是用户可以购买到的大众化产品,但是稍加利用,便可被用于偷拍场景。

所以,请注意:

全民偷拍的时代已然到来了!

1、大公司推出的明拍利器

这一类产品不用多说大家也想得到,它们是以谷歌眼镜和三星智能手表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为何叫“明拍”利器?因为它们名头太响了,大公司出品,又是热点产品,再加上足料的宣传,想让人不知道都不可能,哪里还能偷拍?早在 2012 年谷歌 I/O 大会上,谷歌就演示了由跳伞运动爱好者戴着眼镜在旧金山上空跳伞,并一路通过它进行清晰的视频直播,直到最后降落并骑着自行车进入会场,当时的那种震撼场景和轰动效果依然历历在目。虽然目前谷歌眼镜仍然处于 beta 测试阶段,但人们对它的各种炫酷体验已然充满了想象,偷拍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关键是,树大招风,在所有人都关注的情况下,谷歌眼镜的生产、销售、购买与使用必然会受到种种法律法规的约束,因此,它显然只适于明拍。至于三星的那款手表,虽然能录像,但时间超短;再加上突兀而显眼的摄像头设计,想让人不注意都困难。只要你一捋起袖口,露出半个表盘,对方的脑海里一定会浮现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007电影里的复古镜头。

2、基于云端的智能摄像头

这一类可偷拍设备是以 Dropcam、Foscam、SkyBell 为代表的智能 IP 摄像头系列产品,它们都是以一个摄像头硬件为采集端,通过连接wifi或运营商无线网络,加上云端服务,再到手机端app作为接收和控制的客户端为整体思路而设计的,用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实时监控、看护、录制等场景。对于偷拍而言,这类产品完全可以胜任:体积小,重量轻,安装方便,广角镜头,高清画面,支持变焦,夜视摄像,运动检测,智能通知,自动录制...简直就是为狗仔队量身定做一般,剩下的就只是你想把它放到哪里了。有朋友曾经用过其中的一款cam产品,放在办公室里,睡到半夜的时候在手机上收到消息,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只老鼠在他的办公桌上悠闲地走过,简直是个大惊喜啊。第二天晒图片,又是一片点赞之声。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象此类前卫且拉风的产品,最好隐藏在闲人不可见的地方,否则,你装这么一个稀罕物在外面,比如那个SkyBell,价值一两百美元的,估计还没等到你打开手机上的app,那玩意儿就已被人撬走了。

3、带 WiFi 热点的车载拍摄装置

这是一类很有创意的产品,见诸于无所不能的淘宝,虽山寨感十足,但颇具用武之地。它原本是一种低成本的倒车影像系统,通过把摄像头安装在车尾部,利用自带 WiFi 热点形成车内的局域无线网,最后使用手机 App 接收图像信号,从而呈现倒车时的实时视频。这类产品的优势在于,它自带 WiFi 热点,可移动性好,适合于在那些无法事先部署 WiFi 或者没有公网连接的地方进行移动跟拍;而且可以通过辅助的信号增强中继,就能够在更远的范围内接收信号。可以想象,如果这类装置被偷放在车里,那么你只需要在后面尾随或附近徘徊,就可以在自己的手机里看到那辆车里的影像。实际上,它可以被绑在任何具备电源的可移动物体上(比如航模、车模),然后再控制该物体移动到目标附近即可进行偷拍。至于具体的场景,大家尽可以发挥邪恶的想象力吧。

4、手机 App  伪装下的近距离偷拍

这是一类纯软件实现的解决方案,不依赖于特定的硬件设计。象普通 App 一样,用户通过应用商店下载安装,即可把手机直接伪装成为一个可以用于偷拍的设备。虽然这类应用可以通过应用商店的审核流程而上架销售,但不得不说,这是一类设计目的有些猥琐的 App。它的初衷一般是为了让手机偷拍者不易被发现,比如消除手机拍照时的模拟快门声响,消除手机屏幕上取景器的提示,把屏幕显示成为电子书、浏览器、甚至黑屏界面来掩盖正在进行的拍摄行为。偷拍者需要近距离贴进目标,使用手机来进行拍摄,内容也只是存储在本地。还有些应用,在设计上把拍摄和监控分开,即在用手机端 App 进行拍摄时,允许用户在位于同一 WiFi 网段内的其他桌面电脑上同时获取偷拍画面,并进行近距离的监控与录制。想象一下,在一家咖啡馆里,你正与一位密友聊天,而邻桌的一个漂亮美眉正在看似无聊地摆弄着手机,也许,你和密友的谈话,正在通过这个美眉的手机,而被后面角落里坐着的另外一个抱着电脑、戴着耳机的人一字不落地听着、录着。

5、视频通讯终端的实时呼叫

这是一类基于标准协议(如SIP/H.323)的可视化终端,用于实现点对点或多点间的实时音视频通讯。典型的应用场景包括移动设备上 SIP 软终端之间的点对点呼叫,以及标准视频会议终端在服务器上的多点呼叫。此类产品的厂商有很多,像思科、华为、微软、Polycom、CounterPath 等等,各有不同的软硬件终端以及服务器产品。利用这类产品进行偷拍,往往需要一定的技术背景或者设备投资,因为需要自己动手搭建或者花钱部署一套能够进行视频呼叫的系统。偷拍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在两个终端之间建立起实时的视频呼叫,因此至少需要两个终端和一个服务器:偷拍的终端可以是安装在手机上的软终端,而接收的终端可以是桌面系统或者专业级的硬件终端;服务器可以是开源免费的 SIP server,也可以是付费的云视频服务,更可以是专业的视频会议服务器。以这类产品用于偷拍,虽然需要一定的技术、资金投入,但它的效果却最接近专业水准,比如支持实时的双向通话,可以用于解说和导播;配合 4G 网络使用,可以实现高清画面直播;接收端如果采用硬件终端,一般都会支持 HD-SDI 或 HDMI 接口,其输出信号可以直接接入专业视频采编系统进行电视转播。因此,一定程度上,这种方案更适于专业记者进行暗访或执法人员现场取证等场景。

以上这些产品,仅仅是在笔者可见的范围内所归纳整理的;而且只是在大众化的用户场景之上,轻轻地打一些偷拍的擦边球而已,绝非是什么专用偷拍设备。随着技术的进步,相信必然会有更多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偷拍手段与设备出现。在全民偷拍的时代,人人都可能借助手中的设备去偷拍别人,但同时也会被偷拍。就象现代诗人卞之琳在《断章》中写的那样:“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在大数据时代,一个社会化生存的个人,很难隐藏他的所有信息,哪怕你只是刷了次卡、点了个赞,甚至是叫了次出租车。这些服务背后的数据,足以还原你真实的生存轨迹,并有可能探知你的生活状态。“真善美”是人类一直在追求的永恒主题,而“求真”一直是被放在了第一位。除了在宏观层面对高大上真理的追求之外,当下这个时代,更赋予了“求真”以更现实的微观层面的意义,即每个人都要以一种真实的状态面对生活,不端着、不装着,因为你既端不住、也装不了。这是对所有人的要求,不论你是明星、大佬,还是普通人。当你真实地活着的时候,偷拍又有什么可怕?

视频摄像头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