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跟 Elon Musk 聊些什么?

我们该跟 Elon Musk 聊些什么?

“是 500 光年!”Elon Musk 和我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把彼此都逗乐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因为意识到整个屋子中真正在意这个数字的,估计没有几个人。

这个 500 光年的数字,是指最近被开普勒天文望远镜发现的一颗最接近地球大小和环境的地外行星——“开普勒 186f”。当时在晚宴上的张亚勤老师正在我边上与 Elon Musk 探讨未来什么时候人类可以登陆火星,顺带提到了“NASA 说最近似乎找到了一个距离地球 600 光年的孪生地球。”而 Elon Musk 反应比我更快,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出口纠正说:“嗯,是 500 光年”。

这条由 NASA 发布的新闻还非常新鲜,但是 Elon Musk 已经把它当成了一个“常识”放到了大脑皮层之中。而这个瞬间,也是他在中国公开亮相的第一天中,眼睛中最闪耀光亮的时刻之一。

这位科技创新领域最热门的新锐,从早上乘坐私人专机到达北京,马不停蹄的去了 Tesla 北京办公室,又做客极客公园的“奇点大会”,在会场参与了央视对话栏目 2 个半小时的艰难访谈,然后转场商务交流到 18 点半,最后又来到极客公园和时尚集团共同组织的欢迎晚宴。而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还是精力充沛的样子,让你不得不钦佩这个 Tesla 和 SpaceX 这两个世界上最酷公司的双料 CEO,果然有与众不同的能量。

只不过,Elon Musk 并不是个喜欢交际和擅长造势的商人,如他所说,他自己更像是个“有点疯狂的工程师”,不要指望他像那些熟悉公众情绪和充满语言天赋的商业精英那样去取悦和迎合别人,当你问出的问题让他不感兴趣或者因为过于无厘头而无法作答,他就会变成一个毫无语言亮点甚至在交互界面上瞬间走向“封闭”的人。而如果你正在通过正确的问题跟他的交流,你就可以看到他眼中、甚至肢体语言上的兴奋流露。

但 Musk 很清楚自己有时候需要不断的把同样的话说给不同的人听,他知道不能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可以与自己的心有灵犀的对象,所以有时候他的确会“蹲下身子”配合一下不同人群的视角和期望。所以如果你是第一次见到他,即便你在询问可以轻易的通过搜索引擎找到的、他已经表述过很多次的答案,他还是会耐心的再说一遍。

这并不是他因为他本性和善照顾你面子,更不是在意自己的商业利益而刻意迁就,这背后其实是一种极其强大的自我认知——他认为大部分人还没有看到正确的方向,是需要被引领的,所以他不介意对“迷途”人点拨一下。当然你要是执迷不悟甚至迷途不知返,他也会毫不介意的放出个让你尴尬无比的冷脸,甚至,干脆就是起身离席的背影。

对于极客公园的朋友们来说,那些原本就是留给大众的普及性问题就留给大众吧,各位极客们如果觉得不解渴,不妨跟我来了解一些 Elon Musk 在 4 月 21 日那一天公众视野之外的“极客专属”碰撞。

以下的交流发生在极客公园奇点大会场的暖场沟通、候场、离场、当然还有晚宴期间我坐在他边上进行的私下交流、以及帮助翻译的一些其他嘉宾的提问。由于大多数时候我只是见缝插针所以问题不是很连贯与体系,而且我完全凭借记忆有可能有不准确的描述。但是我相信大家还是可以由此体会这位传奇极客内心深处的思想。

“为什么当年你自己都说觉得 Tesla 很有可能失败,但是你却还要坚持做?”

Elon Musk:我觉得总要有人推动用新的思维架构去思考问题。我曾经期待也相信传统汽车行业内能生长出电动车的新潮流,但是我发现他们其实做不到。所以我相信我需要用 Tesla 来创造一个新的思维架构来告诉行业其实有不同的方法。这件事情能成功是我的幸运,但我真正希望实现的其实是一个行业的改变。现在我们其实在授权我们的技术给其他的汽车企业,我没有觉得我要取代他们,我只是希望他们走上正确的路径。

“为什么要你坚持选择做太阳能超级充电站?”

Elon Musk 说,成本是最重要的因素,但特别在中国这样的市场能降低煤炭转换成电力的能量消耗,也是意义重大的。不过他说最近在加州流传的一个玩笑他觉得很酷——如果出现电影中那种世界末日了,你其实还是可以继续开 Tesla,因为汽油没人开采会用光,但依靠阳光的超级充电站可以坚持很长时间(虽然他是开玩笑但我真心觉得这个逻辑才更符合他的风格)。

“今天你好像没有提到 Tesla model S 最与传统汽车不同的优势其实是可以系统远程升级,变得越来越好用。这其实是我们很喜欢的特性啊?”

Elon Musk 的回答是:我不喜欢提及细节,是因为我认为 Tesla 的车是一个体系性的创新,并不是因为某一点来当卖点。但是你的确可以通过无线网络随时升级和更新你的汽车,可以让他变成了一个辆更好用、更符合你的需求的交通工具。他相信,今天我们已经看到的和即将看到的所有跟驾驭和操控相关的细节优化问题,其实有了这样的机制,都可以用更快的速度优化和解决。

“但是你的汽车这种云+端的布局。你担忧过未来云端的安全性问题吗?”

Elon Musk:你说的只有理论上的可能性,但目前没有任何人成功过,一个例子都没有。而且我们对此早有预防,也做过很多次测试没有发现有这方面的潜在漏洞。实际上,我不理解你为何认为有人会这样做。(要黑脸了……实际上从我的理解上看,Elon 同学对电池安全性等问题也是类似的态度——拿一个有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去影响大方向的推进,他会认为属于恶意抬杠一点都不建设性——注:此分析仅代表我个人理解,并非 Musk 的明确表达。)

“你为什么要做两个公司的 CEO?”

Elon Musk 的回答是:我其实一个 CEO 都不想当。我真正向往的是一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设计和实现产品的工程师。实际上我曾经尝试过两次寻找 CEO 来运营公司,但是我发现这是行不通的。我意识到如果不自己亲自参与其中,很多事情都会出大问题。但显然,如果你想要做一个只有你最相信的事情,你确实很难找到陌生人来帮你实现它。

“为什么你那么执着的要做 SpaceX 这种高风险的事情?”

Elon Musk:我小时候很爱看科幻小说,我一直觉得探索太空是一件极其有趣和有意义的事情。我做火箭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因为我自己想要上太空,我想要上去是很简单的事情,(好霸气!)但我觉得如果不能让普通人都进入太空,人类就还是永远被锁定在地球之上,而无法去探索宇宙,也无法真正成为一个基于多个星球的文明。我们必须相信这才是正确的方向,因为不能做到这一点,人类的文明就是脆弱的。

我们必须大幅度推进进入太空的到成本下降,而真正促进成本下降的路径不是等待科幻小说中的那些技术从天而降,我们需要在已经成熟的火箭技术上通过可回收的方式来降低成本。我认为这个成本的降低至少是 100 倍的水平。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值得做的事情吗?(一说到火箭的事情他的话就开始变多……)

“你开发 SpaceX 是为了人类走向宇宙,你创立 Tesla 也说过是希望所有人都用上电动车而不是自己要自己去统治一个行业。但是你这两个事情都曾经面临失败并押上了你全部的财富,很多人估计无法理解你的想法。”

Elon Musk:所以我说过这些事情很难让别人帮我做,我只能自己来。我说过我其实不一定会成功,但有些事情必须有人站出来开始行动。

“你想过去从政吗?万一你成了总统不是更能推进你的一些环保和太空探索的理想?”

Elon Musk: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想我也不会这么做。我能推进的是用产品和技术推动一个好的方向,而不是从政然后通过法令让世界转变成我要的模样。比如 Tesla 的这个车,我希望我的用户选择它不仅仅是因为选择电动车是一个对未来世界负有责任的行为模式,更是因为它本身还是一个真正的好产品,所以你才会选择它。我不认为我做了总统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做个工程师和设计师更合适些。

“你竟然能说服 NASA 和美国政府允许你做火箭的生意,你怎么做到的。“

Elon Musk:我也是一步步赢得的信任啊。我之前自己花钱做的研究都是他们不做的。然后他们看你都花钱花了这么多,这么认真和投入,也有了成果,他们才会给你机会做进一步的尝试。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过程,你说服别人最主要的不是去游说,而是你需要真的相信这件事情,并做到一个临界点让大家能看到希望。

“降低发射成本这个事情,为什么 NASA 那么多专家和资源都没做到而你的 SpaceX 却做到了?”

Elon Musk:“嗯,我想 NASA 做不到的真正原因恰恰是因为他们资源太多了。

“你怎么看最近那些提供亚轨道旅游飞行服务的公司?”

Elon Musk:“切!”(此处纯属配音,实际的镜头是他耸肩,摇头,然后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能想到的中文描述唯一合适的词就是这个了。他对这种不解决实际问题的旅游项目似乎毫无兴趣。)

更多 Elon 访华的细节,请继续关注极客公园的报道。

(本文作者张鹏为极客公园创始人)

Elon MuskTeslaSpaceX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