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曾经没看懂的美国 Startup

那些我曾经没看懂的美国 Startup

本文来源:Fay的二次学习日记(微信公众号 ID:faydiary) 作者为前百度地图 PM

根据上次大家的投票结果,今天来说说来美国之后发现自己曾经其实没懂的美国 startup 们——Square, Instagram, Lyft.
当然,以下只是一家之言,旨在提供一个不同视角。

第一个产品是 Square

在中国做互联网产品的 PM,总少不了关注硅谷的各种新产品。调研,讨论,最后下一个结论,这个模式在中国能不能 work,能不能借鉴。
Square 绝对是当年很多人都调研过的产品,包括我自己。
它是一个“小方块”,插到商家的智能手机上,商家就可以让顾客使用信用卡支付了。
当年我们调研的时候问自己,为什么商家会选择 Square 的刷卡器呢?于是我们认为 Square 的主要核心竞争力是收的手续费比正常刷卡机低一个(或者几个,记不清了)百分点。

故事场景切换到美国。

刚到美国的时候,我的钱包里放了 200 块现金和一张信用卡。
两个星期以后,我的钱包里放了 20 块现金和一张信用卡。
而那 20 美刀现金的主要作用是——防身。美国同学告诉我说,如果路上有人打劫,你就乖乖给他 20 块,然后走掉。不用给太多,也不能给太少,20 块正合适。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美国人民出门根本不怎么带现金好吗!不管是街边买奶茶,便利店里买包餐巾纸,还是地铁站买票,打车付钱,一切都是刷卡搞定。

于是我突然明白自己当年对 Square 的分析完全没抓到重点。

Square 最重要的是让商家“能”接受信用卡——这个从 0 到 1 的过程在这样强大的信用卡消费习惯下是个重要的质变——其次才是手续费问题。
申请传统刷卡器的过程冗长、麻烦,安装费高,而搞个 Square 只需要花 2 分钟在网站上提交申请,一两天内小方块迅速寄到,并且免费!
最喜欢 Square 的应该是那些大量的小“家庭作坊”/独立工作者——发型师,汽车修理工,裁缝,艺术家……现在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接受刷卡付款了:
想象一下你在某广场喂鸽子的时候,看到旁边的画家一副画不错,一摸口袋没有现金——于是画家掏出 Square,你潇洒的刷了卡抱着画满足的回家了——皆大欢喜!

第二个产品是 Instagram

这个迅速火遍全球的产品要是没关注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互联网的。
可是,当年我试用了一阵子之后,热情就迅速下降了。心里暗自嘀咕,这个产品除了滤镜还有哪里特别出色吗?
于是我一边看着 Instagram 继续火遍全球一统江湖,还十个亿美刀被买了,一边惭愧地嘀咕真的没有特别领悟到它的核心竞争力啊……
当时在中国,大家都在微博和微信上发照片发的很 high,因为点赞和评论的人多嘛!
我就想不明白了,滤镜要做的多好才能让大家不去 Facebook 发照片而跑到 Instagram 发照片?
结果我错了。

Because Facebook sucks at mobile.

Facebook 先是赌错了 Web App,体验惨不忍睹。就算是现在的 Facebook App,我也还是觉得很难用。
两个硬伤:

第一个就是图片相关体验。发图步骤比 Instagram 多好多步,上传速度,图片展示都不怎么样且经常出错。
第二个硬伤是加一个新朋友。Facebook app 的“加朋友”设计完全还是 PC 场景下的设计。

假设你今天碰到了一个朋友,你说我们加一下 Facebook 吧——
首先,你必须输入他的全名。我有一个朋友叫 Akracha Phraprasert。这都还不算特别长的。
其次,你们必须有共同的好友你才能搜出来 ta。假如你认识的是个新朋友,我一直没有搞明白怎么加。我后来的解决方案是留下邮箱,回头查了我的 Facebook page 地址发给 ta 让 ta 加我。
对比微信的摇一摇扫一扫,简直就是弱爆了。还不如 Instagram 搜个 id 来的痛快。

大平台的失误给了手机上新的分享网络很好的时间窗。因为你的体验可以到足够好,从而让用户选择使用你的产品来分享。然后赶紧开始滚雪球,达到 critical math。

结果就是:
虽然我现在在 Facebook 上有三四百个好友,Instagram 上只有 63 个 follower(更晚开始用),但是每次我两边同时发图,Instagram 收到赞的速度明显比 FB 快很多,赞的最终数量两边差不多。
Hey,赞的速度和数量可不就是你选择去微信而不是微博发图的原因吗?

第三个产品是 Lyft

它是 Uber 的竞争对手。Icon 是个粉红色的小气球,Slogan 叫 Your friend with a car. 没说我们便宜快速覆盖广。招聘 Driver 的网页上说我们是个 happy community。放了一顿人笑呵呵抱着粉红色胡子(Lyft 的标志)的照片。
真不像个打车应用啊。
去三藩玩之前,听到好几个朋友推荐 Lyft,说比 Uber 便宜一点,而且司机更 friendly 和活泼。
我想司机活泼算个啥优势,打车应用嘛,便宜快速可靠就好。
结果有一天在 Silicon Valley 这个大农村(就是目的地与目的地之间离的很远,没有车会 shi 的意思)无奈下被朋友拉着坐了一次 Lyft。

一上车,就被车内环境震到。车内整洁干净就不说了,座位上都铺着粉红色毛绒绒的坐垫和靠垫,车窗前摆着一个巨大的粉红色毛绒绒胡子。瞬间心情大好。年轻的司机姐姐轻松地说,嘿,你们座位前面有饮料,自己看看想喝什么。还有,吃糖吗?说着递过来一大筐糖果。
我心里想,啊,这饮料收钱吗。于是礼貌地说,谢谢,我带了水。不过来块巧克力吧。

在杯具地缓慢挪动(硅谷的交通太烂了)的一路上,我们开始跟司机姐姐聊天。
我问这些车里的装饰和糖果什么的是 Lyft 标准的服务吗?还是你主动做的?
她说,每辆车都不一样,我们都是自己想的主意。不过我们有个社区,大家会交流。像提供糖果这个主意就是我在社区上看到别人这么做,我觉得挺好的就也做啦。我还看到有个人把车里装饰成星空的样子呢!太酷了!

愉快地聊了一路之后,我得知她就住在附近某个镇里,是某个 VC 的私人助理,家里开高级自行车店(主要客户是没事喜欢骑着意大利产自行车到处晃荡的 VC 们),没事的时候就接个 Lyft 的活儿开开车聊聊天赚点钱,或者上 Lyft 的社区跟其他 driver 讨论交流。

It’s fun! 她说。
我这下明白什么叫 happy driver 和 your friend with a car 了。
对这家让员工开心地工作,开心地互助和自我改进,并提供开心的服务的公司心生敬意。

三个故事讲完了。
所以,在不了解用户习惯(Square),竞争格局(Instagram)和产品真实体验(Lyft)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假设和结论
难怪这么多巨头在中国市场都倒下了。而中国公司到要走出去的那一天,会不会也碰上同样的问题呢?

SquareInstagramLyftUb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