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和他的70载世界

柳传志和他的70载世界

本文来源:商业价值 作者:张思

70岁的柳传志已经到了可以领任何终身成就奖的年纪,在中国商业界被称为教父级的人物,不过显然他并没打算就此“退休”,70岁并不妨碍他寻找自己的新战场,譬如科技农业;70岁也不妨碍他跟马云这样的后辈同场论道。

柳传志是个极好的采访对象,哪怕你的采访技巧再拙劣,他也能够旁征博引、谈古论今令谈话完全不会枯燥,段子自然从来不会少,记忆力更是超群,即使一口气问三个问题他也可以一一记住并且有条理的回答,让你很难想象眼前这位已经是古稀之年。

听他用一下午的时间回顾自己的70载世界其实是很难得的,虽然他有足够多的理由回顾过去,但是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他在筹划未来。

学习委员的政治课


图为80年代的柳传志和妻女

柳传志用亲身经历证明学不好政治课的学习委员不是好企业家。大学时代的柳传志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不过一般学习委员的形象很难套用在柳传志身上:首先他不够低调,没有那个年代颇具代表性的瓶子底大边框眼镜,其次在攻克数理化难题的同时他竟然还对政治感兴趣且能言善辩。

在文革期间柳传志曾经非常疑惑:为什么很多人学习好却不能上好大学?成分不好这个答案并没有令这个疑惑画上句号,反而让他开始思考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巨大影响。或许正是因为学生时代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以至于历经文革、改革开放等一系列巨大社会变迁仍能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并且把一线希望变成了今年的联想集团。

 

现在,大家喜欢叫柳传志老柳或者柳老爷子,跟所有人一样老爷子也是有曾经激荡懵懂的青春的,一向敢说敢做的作风在年轻时代更为突出。

老柳说自己这辈子太值,因为生活在了中国历史时代的拐点上。很多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对于外部环境的审时度势往往不如老柳这一代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改革开放的环境,我特别的珍惜,特别的重视,特别的小心,因为经历过那个环境,我才知道这个环境来得多么的不容易。有人说老柳总把感谢改革开放挂在嘴边没必要,似乎有些太官方,但这却是他亲身体验。

看似老柳爱上政治课,事实上对于环境的洞察和把握被他完全平移到了企业治理中,联想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正是联想集团执行力超强的基础,在制造业普遍被看衰、操盘难度极大的今天,联想集团仍然能够在业界屹立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得益于这套管理方法。

柳传志的终极目标


老柳说他不惧怕死亡,这辈子已经值了,但是也要注重健康,要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欢乐。

说柳传志是教父绝对不为过,企业家的终极目标有时候是财富的聚集,有时候是企业的规模。而老柳的终极目标是:培养一批领军人物,能在若干年后有几个联想系的企业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得益于改革开放,过去的70年令他的中国梦超出了预期: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创办联想时做着汉卡生意的他从来就没想过联想会成为全球第一大PC厂商,只要能实现人生价值干点实事就行了;当联想成为了一门成功的生意之后,柳传志又打算创造一个中国品牌电脑,能够跟外国人竞争,今天的联想应该已经实现了柳传志的这个预期。
而他的最终目标,现在来看也已颇具雏形:联想集团已经在第二代领导人杨元庆的带领下健康稳健的发展着;郭为的神州数码也从分销商成功的摸索出了一条IT服务的道路,甚至成为了IBM智能城市的中国版本;佳沃农业虽然初创伊始,但是曾经把电脑卖到各种亚非拉国家的陈绍鹏正在把自己的优势用在农业上,或许用不了多久出自佳沃的产品就会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中国企业与其它外企的根本区别就是人的因素,在制度治理的世界里,规则严密,人更多是“零部件”。但是在老柳的管理哲学里人是关键,一旦他们拥有主人翁意识发挥主观能动性,所创造的生产力是胜过一切机器的。

说到此老柳或许还会反驳你:“这套三要素在欧洲,在很多地方照样行得通。”如果你没亲耳听到说英语都有口音的捷克人(联想集团员工)清楚的用中文说“复盘”的时候,很可能也会觉得老柳是在忽悠人。

 

 

如果有时间老柳说得努力练好高尔夫球,学太极拳,还得学学唱歌,演讲可以抑扬顿挫但唱歌却像念经这件事令他很不爽。

这就是柳传志的70载世界,生逢其时或生不逢时,有时候不取决于时而取决于人,柳传志的70年人生就是不断的演绎把时变为机。你很难不去尊敬他,因为他自己的不好为人师反倒让人总想从他身上学些什么;你也很难不知道他,联想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而他正是联想集团的缔造者;你更没办法说他已经过时了,在论资排辈的中国,不介意同后辈同场探讨时下的热门话题,这样的企业家全中国恐怕就只有他了。 

柳传志联想传记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