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 ——造物者相聚何须狂欢

CES ——造物者相聚何须狂欢

带着期待辗转两天从北京飞来拉斯维加斯,参加 2014 年 CES(国际消费电子展)。期待能有机会亲历一次突破性技术的发布,或可以与一款革命性产品的首发相遇,抑或在某个展位上被激动人心的创新激发出灵感。没有,完全没有期待中的一切,以至于除了认为自己误入了车展现场,就是对大量同质手环、腕表的乏味和疲惫。原以为在智能电子产品基础框架已定的大环境下,今年的 CES 将会是一场造物者的狂欢,将会出现一个智能产品的大爆发。如同现代计算机的设计框架初显后,逐渐成熟的产业结构带来了众多计算机厂商的出现,进而有无数软件公司涌现。

正是这一巨大的数字化浪潮将人类卷入了长达数十年的现代信息化历程。今天为移动运算而设计的处理器性能越来越高,体积和功耗越来越小。安卓操作系统的开放和普及,以及各种专用传感器和显示交互技术的成熟和应用,正在把我们带入一个全新的造物时代。反观这届 CES,虽然不太满足观众的预期,但它也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和思考。 

工业时代生产与信息时代造物

这届 CES 的一大特点是汽车厂商的空前投入。全球市场上的主要玩家携自己最有影响力的品牌悉数到齐,几乎占据了半个北展馆。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智能互联在汽车行业已经不再停留在概念阶段,它正实实在在地发生并在实现中成长。汽车厂商是最具代表性的工业时代的造物者,当这个行业中的鼻祖福特推出了开放战略时,我们不难看到工具思维、产品思维正在被服务思维、运营思维所取代。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面对的将是不同于以往工业时代的大规模商品生产的造物模式。一个通过市场细分来前置产品定义,一切服务于销售的量产商品模式已经在衰退。

信息时代的造物将是面向客户聚类中的个体,前置服务价值定义,通过智能硬件背后的在线资源追求服务网络的规模价值。可以想象同一量级的汽车厂商,很难以车辆配置和功能来拉开差距,而以量产规模来追求成本优势,在利润区偏移到服务的时代也无明显意义。但消费者会因为自动驾驶的在线服务不同,选择更加聪明很少堵车的车辆。就像 iPod 不是重新发明 MP3 播放器,而是以一款面向互联网内容服务的硬件,重新定义了在线音乐服务和发行。

互联网汽车不是简单地让汽车(当然将来是电车)联网,获取信息和自动驾驶,而是让人与驾驶分离,让交通更有效率和更节省能源。在一个运动空间中被解放了的人,将会因此重新思考"出行"的概念。出行是一种状态,和在家、在餐厅、在办公室一样,不再是个动作。当然由此被重新定义的交通、保险、能源等行业都很值得深入思考。从比较工业时代生产与信息时代造物的角度来看,后者的模式已经明显进化了。 

硬件的复兴不是制造升级或设备智能化

如果说这届 CES 的主展馆最赚眼球的当属 LG 的超大曲面 3D 显示墙。由多块 OLED 屏组成的巨大舒展的显示空间中,长达 15 分钟的 3D 影片让人震撼、留恋。既 3D、4K 之后,曲面、超大(110 英寸)成为了目前显示技术的新亮点。当然透明屏幕、水幕 3D 等也都在本届展会上有所展示。但曲面显示在几大主流厂商中的集体亮相(三星、LG 之外,中国的 TCL、海尔也有展出),显然使“弯曲”将成为了新的行业趋势。

弯曲正像以往的平板一样,将会通过改变显示出现的形态,进而把交互带入更多的领域。没有平板液晶技术的发展,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将会因为没有便携和低功耗的交互界面,而推后应用很多年。弯曲让自然的形态和优美的外观不会被技术拆迁、削平,虽然它没有全息立体成像那么颠覆,但这种让视觉在更多实物表面上蜿蜒连续呈现的技术,将会帮助重新定义更多的智能产品。这种制造技术的提升显然对硬件的复兴有很大帮助,但仅是制造水平提升,以及将设备增加上操作系统、联网实现所谓的智能化,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息时代造物。就像我们在南展馆看到的数量众多、功能雷同、价值有限的各种手环、腕表一样。我们如果内心里没有真正想过要去创造什么,没深入思考过硬件背后的真正意义,那么这么多盲从的产品就是智力和资源的浪费。 

那么信息时代的硬件复兴的核心是什么?是重新定义和创造硬件!是以广义的信息技术来延伸人的能力,以解放人的自由时空为目的的创造和改造,是信息时代的造物。可以说在今天,任何一个业已存在的工业产品都可能被重新思考,其功能、定位、甚至存在的形态都有可能被重造。我们无法简地,再以单一工具的视角去看待未来的智能硬件,而它们的角色也将被重新赋予。当 Google Glass 问世时,谁会以传统的眼镜去定义这个产品。当我们看到现在的各种腕表和手环时,是否需要反思一下可穿戴设备要满足人们怎样的本性?首先,当然是解放人的双手,释放人的注意力,让人的脑负荷减轻变得更自由,或让人可以并行做更多的事。

如果在腕表的小屏上操作,还是要占用我的两只手,那么这并不比用手机的大屏更好。其次,是随身的感知和量化,记录我们自身无法在进化中有能力感知的数据。但如果佩戴手环让人不舒服或感到不方便,那么置入内衣或鞋里是否会更让人接受。甚至这些传感器不需要被穿戴,而以更自然的方式融入生活,被用户无知觉地使用将会更好。重力传感器做到瓷砖里,装在洗手池前的地面上是否更会使称体重更自然些。在床垫里置入感应器,是否会更方便监控睡眠。再次,可穿戴设备还在延展我们的能力,实现我们自身物理和认知上局限的突破。如果穿戴式的机械高跷可以帮人们安全地行走,那么梯子就已经被重新发明。如果手语的视频翻译器可以穿戴,直接输出声音或文字,那么对聋哑人和社会都是福音。现在人们对可穿戴设备的尝试才刚刚迈出一小步,信息时代的造物将不只简单的功能创新,而是真正的深层价值的创造。

信息造物,理性而耐心的历史重演

本届 CES 虽然平淡,没有突出的明星产品,没有突破性技术的应用,尤其是对新技术难受度已经很高的年轻人,这是一届无法留下深刻印象的展会。但技术进步在人类历史上就是一种很理性地蔓延过程,中间不总是高潮,没有多少次狂欢。在上世纪 60 年代计算机科学还在幼年中,人们就已经开始探索将信息技术在生活中应用。原本应用于科学研究和军备竞赛的计算机,最开始的民用领域竟然与今天信息造物的初始领域惊人的相似:是汽车和医疗!这就是今天已经广泛应用的汽车 ABS 和心脏起搏器的发端。技术发展的进程正在加速,以信息造物为核心的硬件复兴也许会可快来临,但历史的进程需要我们的耐心和执着努力。这届展会理性务实,可以说在 2014 年 CES 上的造物者相聚,无须狂欢。

汽车CES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